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4章别太过分了!
    刘双喜请肉张进屋,指着已经打包准备带走的糖道:“糖都在这里了,你要买多少?我给你算一半价。”



    肉张闻言大喜,“你这里有多少?半价得多少银子?我都买了还能再让点吗?”



    刘双喜一听就知道肉张所说的便宜买糖,大概不是打算买回去自己吃,这人还是挺有脑子的,难怪肉生意做的那么好。



    而且,肉张的想法也给刘双喜开了一扇窗,若是指望着她和刘四喜卖糖,毕竟糖这东西价摆在那里,累死累活也又能卖多少?若是做个批发商,将糖往远了卖,赚钱的速度不得跟坐火箭似的?



    刘双喜道:“我这里剩的不多,各种糖果我没称,但少说也能有二百多斤,我也不同你说十几文几块,就按一两银子二斤糖算,到时我再教你蒸糕的做法,回头你怎么卖我都不管,你看成不成?”



    肉张有些算不明白,“那一斤糖能做几块蒸糕?”



    刘双喜道:“就按我们卖的那么大一块,一半还是赚得上的。”



    肉张想到如今一斤蜜糖一两银子,刘双喜的糖只要半两银子一斤,虽说可能是蜜糖加了什么,但吃起来花样多,如今梅西镇上就认这个,光是倚红楼每天就能买少说十几两银子的,一天赚个几两银子不算事儿,立马点头,“成成,多谢二小姐,不过,往后糖卖没了还能跟二小姐买不?”



    刘双喜笑道:“可以啊,不过我们搬到县城后,你要买糖就得自己去,我们可没人手给送。”



    肉张连连点头,这些糖便都给买下了。只是刘双喜家没有大称,还是肉张回肉铺里取了秤过来称的,顺便也带了银子。



    买完了糖,肉张看着刘双喜的家,虽说简陋了些,可卖糖卖出了名,地点也还不错,想着刘双喜他们去了县城,这里怕是要卖的,便问刘双喜,“二小姐,你家这院子卖不?要是卖我就买了,明儿换个幌就能直接做生意了。”



    刘双喜和郑三娘要搬到县城了,梅西镇的房子自然是要卖的,既然肉张要买,她也乐得省事,只是买卖房屋的契书要到县城衙门里倒换,刘双喜与肉张约好,明日随着搬家的车一起去县城,换了契约再给房子的钱。



    下午没什么事儿了,刘双喜就教肉张做蒸糕,肉张脑子笨,学了半天也没学会,最后还是回家去把他婆娘找来,又跟着刘双喜学了一会才算学会了。



    晚上,和彩云彩月挤在,想着明天就能自己睡一张大床,三个人都兴奋的半宿没睡。早起从车行雇的马车过来装东西时,竟难得的都精神百倍。



    虽然东西不多,还是雇了四辆车,两辆平板的,一车装着这些时候买的被褥衣服和杂七杂八的,一车装着腌好的肉菜和昨天洗好的下水。



    两辆带棚的,一车坐着刘四喜和云珞,一车坐着刘双喜和彩云彩月。



    郑三娘的铺子大,搬起来也费事,郑三娘干脆就在米粮铺门前贴了个告示,铺子里的米粮都贱价出售,估计要把米粮腾空还得几日,就不能同他们一起搬家了。



    彩云彩月往车上搬东西时,刘双喜来跟郑三娘打招呼,见她铺子里的米粮卖的便宜,干脆又让车行的人回去赶了五辆车平板车过来,除了把五辆车装满,坐人的两辆带棚的车里也都堆得满满的,只留下人能蹲着的地儿。



    刘四喜一边埋怨刘双喜节省的不是地儿,就不能再多雇一辆平板车,一边招呼何大、何二往车里再多塞几袋,挤的已经坐在车厢里的云珞直皱眉,“刘四喜,够了啊,你再往车里塞,车我就不坐了。”



    刘四喜道:“行了行了,马上就好了,哪有那么多废话?”



    说完,又让何大何二又往里面塞了两袋,反正天也不冷了,他待会儿就同车夫一起坐在外面算了,就他这体格,车里面至少还能多放六袋。郑三娘家的粮都卖得便宜,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儿,若不趁着此时多装些,等梅西镇的人都知道了,再想买都抢不着。



    见云珞已经从车厢里爬出来,刘四喜又让赶紧在里面又填了六袋。



    云珞见车里真没他的位置了,想着待会儿大不了就坐到平板车的粮食堆上,反正打小也不是没坐过,天高地广的还自在。



    刘四喜挤走了云珞,转头去找刘双喜,想要同她商量一下,她那体格就别往车厢里坐了,都坐在车辕上还能多填最少十袋,反正车雇的也多,一辆车有两个车辕,赶车的坐一个,剩下一人坐一个也够坐了。



    见刘双喜与郑三娘在说话,刘四喜跑过来,“刘双喜,你男人不坐车了。”



    刘双喜回头,就看到云珞寒着脸站在车旁,车里塞的满满当当,哪是他不坐车,想坐里面也没他的位置。



    刘双喜对刘四喜道:“你差不多就行了,我知道你看他不顺眼,过些日子他伤养好就走,你也别太欺负他。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刘四喜不满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他了?偏心也得有个度。我不就是觉得三娘家的粮便宜,想再多装几袋。再说他吃了我们那么多参,咋能让他说走就走?”



    刘双喜道:“不然能怎样?他会功夫,伤养好了咱们留得住他?”



    刘四喜想想也是这个理,他自认被云珞像砍癞癞头那么砍一手刀,未必比癞癞头的下场好,可一想到被云珞吃掉的人参和这些日子刘双喜的差别对待,回头狠狠瞪了云珞一眼,又回去指挥何大何二往车上搬粮。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