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章同意呢?还是同意呢?
    刘双喜并不是为了压价而故作为难,她是真的为难。虽然和刘四喜年前卖蒸糕卖糖赚了不少,但也没赚几日好钱。



    后来给云珞吃人参、喝补汤更是没少花,昨日买下冯家的宅子又花了一笔,过了年后生意一直不是太好,手里没剩下多少银子。



    虽说这个时代百废待兴,田地比不得盛世那么可观,但良田也要三两银子一亩,冯老大刚刚已经说了是几百亩良田,对于动辄千顷良田的大地主来说不多,可对于此时的刘双喜来说却不是小数,那可是上千两的银子,她还真拿不出来。



    冯老大道:“我手里有上田三百八十亩,中田二百七十亩,水田一百一十亩,因急着出手,我也不按上田来算了,所有田算在一处,都按一两银子一亩,刘小姐给我七百六十两好了。”



    “冯老爷,你说真的?”



    刘双喜惊呆了,没想到冯老大这么敞亮,单就三百八十亩上田就是一千多两银子,还有二百七十亩中田和一百一十亩水田,这不就是半卖半送吗?若是不买那才是傻子。



    而且,若是昨日她手里还没有这么多银子,但把糖半价卖给猪肉张后,她手里已经有了九百多两银子,买下这些地后还能剩下一百多两,添置家用还是修整房屋也都够了。



    见冯老大笑着点头,刘双喜哪里会错过这好机会,一把拉住冯老大的袖子,“走,我们这就去县衙把地契换了。”



    “好好,这就去!”冯老大看着刘双喜笑,他被刘双喜拉着袖子倒没什么想法,他的两个女儿都比刘双喜年纪大,而且刘双喜拉的是他的袖子,碰都没碰着手,他只是觉得刘双喜这孩子长得白白嫩嫩,虽然胖乎乎的,倒也满可爱顺眼,最重要的是做事不拖泥带水,是个做大事的料子。



    云珞手里提着一只布包从旁边经过,看了眼刘双喜拉着冯老大袖子手,将手放在唇边用力地清了清嗓子,之后就扬长而去。



    刘双喜没有多想,她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地,大片大片的地,她就要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地主婆了。



    可冯老大却精得很,刚刚看到云珞铁青铁青的脸就觉得好笑,对刘双喜低声道:“快松开,你相公生气了。”



    刘双喜诧异地回头看了眼云珞的背景,不明白他又生什么气,可冯老大也不是无的放矢的人,归根结底就是,这人太矫情了。



    想到冯老大所说的相公,刘双喜解释道:“冯老爷误会了,他不是我相公,就是在我家里养伤的一个人,伤好了就走。”



    冯老大笑眯眯地也不反驳,只是等刘双喜说完,点了点头,“你们看起来很般配!”



    般配……她和云珞般配?刘双喜怀疑这个冯老大如果不是挑着好听的说,那就是个大近视眼,竟然说她和云珞般配,但凡长眼睛的人都说不出这话来。



    此时,冯家的东西都搬完了,刘双喜让刘四喜带着人按着当地搬家的风俗,用松柏枝蘸盐水挨个屋子洒一遍,寓意把不干净的东西都清出去,之后再把车上的东西往里面搬。



    而她则同冯家老大老二去县衙,将七百六十亩地的地契都换成了她的名字。



    怀里揣着七百六十亩地的地契,刘双喜心里那叫一个踏实,从今往后她也是有房有地的有钱人了,就缺一个孩子就完美了。



    冯老大和冯老二卖了田地也去了一块心病,虽然卖得便宜也强过离得山重水远收不上租子强,而且,有了这笔银子,他们兄弟俩也能东山再起。



    如今东楚局世初定,最不缺的就是机遇,他们一个正值壮年,一个还不到而立之年,只要肯吃苦,还怕日子不会重新起色?



    这次搬家带来的多是从郑三娘那里买来的粮,都是能做麦芽糖的原料,随车来的人帮着都送到粮仓里,彩云彩月只管收拾屋里的东西,等刘双喜回来时新家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云珞的伤还没好利索,也帮着做一些轻便的活。



    搬入新家,刘四喜比谁都兴奋,知道刘双喜买下冯家的田地后催着刘双喜明日一早就去看地,虽然地契上都写得清清楚楚,哪里是上田,哪里是中田,刘四喜不亲眼看过总觉得不放心,埋怨刘双喜做事欠考虑,怎么就那么相信冯家兄弟?都不去看看就把银子给人家了。



    虽说他们的银子赚的容易,可也不是那么败的,若是等看了地,发现都是些下田,到时他们想去找冯家兄弟都找不到人。



    刘双喜的回答就是:“就你小子心眼多,我还是相信人心都是好的。”



    而这次,明显云珞是站刘四喜一边,看刘双喜的目光里都是不赞同,”防人之心不可无!“



    晚上,吃了一顿入伙饭,刘双喜亲自下厨,彩云彩月打下手,一桌子色香味俱全,刘四喜敞开肚皮吃。



    刘双喜浅尝即止,为了能减肥成功,她的意志力还是满惊人的。



    云珞不动声色地看刘双喜只吃了一碗粥、几口菜,觉得女人有时对自己真挺狠的,这一大桌子美味她竟然能忍得住不吃?换了他可没这毅力。



    给刘双喜夹了一块烧鱼段,见刘双喜一脸错愕,赶紧扒了几口饭,懊恼自己怎么脑子一抽,就把鱼段夹进了刘双喜的碗里?



    下回可得长点心,万一让刘双喜误会他对她有意思,提出以身相许的要求,他是同意呢?同意呢?还是同意呢?



    吃过饭,刘四喜回自己的房间去折腾,终于又有自己的房间睡,不用担心因为夜里打鼾被云珞踹下床,这日子真是美啊。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