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章差点吓尿了
    刘四喜推门进来时,云珞正坐要桌边想事情,手里端着一碗茶水,要喝不喝的。



    他身上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要走随时都可以走,可不知为何他却没有要走的心思。



    难道是如今天下太平,没了他的用武之地,突然就生出想要过平静生活的念头?



    是因为习惯了如今悠闲无争的日子?



    还是享受着刘双喜做的美食舍不得走?



    想到刘双喜笑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云珞突然觉得肝有点疼。



    那女人虽然力大无穷块头大,可心眼却连刘四喜那么个孩子都比不过,他不在一旁看着,早晚让人卖了还得帮人数钱,他想走都走得不安心。



    可想到刘双喜和刘四喜张嘴闭嘴就是生娃,总觉得刘双喜买他回来就是为了生娃,完全不是喜欢他这个人,而‘被买回来的男人’……真是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称呼!



    正胡思乱想,听到房门声响,接着就看到刘四喜从外面探头,见云珞看到自己,大方地走进来。



    看了眼被他抱在怀里的被子,云珞道:“一个人不敢睡?”



    “瞧不起人是不?谁不敢睡了?”刘四喜把被子放到床上,“我是怕你半夜跑了,过来看着点!”



    “我若想走,你看得住?”



    云珞鄙夷着刘四喜,手指在茶杯里沾了沾,用力一弹,眼看一滴水珠从眼前划过,刘四喜就听到耳边‘噗’的一声闷响,扭头就看到他脸边挨着的床柱上多了个洞,黄豆大小的洞上水渍快速地被没了漆的木色吸收了。



    刘四喜想让自己相信,那个洞之前就存在的,而不是被云珞刚刚弹出来的,毕竟用一颗水在木头上砸个洞,听起来就匪夷所思,他真有那个本事,至于被平爷抓起来卖掉,还差点做了倚红楼的头牌?



    可事实却是,他看着云珞微微扬起、似笑非笑般的嘴角,浑身不争气地哆嗦起来,非常非常想尿尿。



    云珞道:“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扔你出去?”



    话音刚落,刘四喜‘嗷’的叫了一声,比兔子跑得都快。



    云珞摇了摇头,虽然刘四喜这小子有时讨人嫌了些,倒是不装假,遇到危险比谁跑的都快。



    看床上多出的那床被子,云珞很好心地给刘四喜扔了出去。



    本来搬家时被子就不多,总不能让刘四喜夜里没被子盖吧?虽说新家房间多,院子大,屋子里却没有那么多炉子,夜里可是要冷许多,不盖被明早一准会受寒。



    刘四喜病了,受苦受累的还不是刘双喜?那丫头撑起这个家已经够累了,能替她分忧就分忧一下嘛。



    本来还犹豫要不要再敲门进去拿被子的刘四喜,被被子兜头盖脸盖住,却连声都没敢吭,扛着被子就跑回自己的房间。一宿都没敢出门,就怕夜里出来撞见云珞要走,他拦不拦都为难。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刘四喜想要去跟刘双喜告状,赶紧把云珞那个瘟神送走。



    此时他半点都不记得云珞吃掉多少人参了,只担心万一哪天惹到云珞,他把自己的脑袋当成床柱也弹那么一滴水,那真是吃什么都不香了。



    结果到了刘双喜的门前,被彩云彩月告知,刘双喜没在家,天不亮就出了门。



    刘四喜不知刘双喜去做什么,问道:“她天不亮就出门可是有急事儿?”



    彩云摇头,“没有,小姐说是要去请工匠回来把前面院子收拾一下用来开店,我们过些日子就都搬到后面去住。”



    新家是两进的院子,一进门有个花开富贵的照壁,两边是各三间的倒座房,冯家当初是做为下人房和厨房用的。



    过了照壁墙就可以看到两边各三间厢房和三间正房,是冯老大夫妻和孩子们居住的,如今刘双喜几人就住在这几间房里。



    通往后院的门开在一侧,只要将院门锁上,前后院就被分开,也不怕有人会乱闯进去。



    而后院虽然也有六间房,但因主人都住在前院,后院也就闲了下来,大多被用来堆放杂物。



    后院比起前院还要大上一些,刘双喜买宅子之前就看过了,后院的房子都不错,并不比前院的几间房差,还种了不少的花草树木,最让刘双喜喜欢的就是院子的东墙下有一口井。



    虽然天刚刚有些转暖,日头能照到的地方已经能见到绿草发芽,待到春暖花开后,这里可比前院美多了。



    只是因为冯家的人口多,后院房屋少住不下,索性就都住到前院,把后院空出来放杂物。



    但刘双喜他们如今也只有五个人,一人一间还能剩下一间放杂物和粮,若是实在不够用,挨着东墙那边还有一大块空地,建几间简单的杂物房也不是不可以。



    刘双喜就想着请人来把后院的几间房都收拾一下,等他们搬到后院以后,再把前面的院子也腾出来,他们也不能总是坐吃山空,到时铺子还是要开,家里人口也简单,前店后屋总比梅西镇时的铺子好。



    等刘双喜带着请来的木匠回来时,彩云彩月已经做好早饭,熬的一大锅肉粥,一进院子木匠就直吸鼻子,“刘小姐,家里吃的真好。”



    刘双喜闻言笑着请木匠进屋吃饭,她去找木匠的时辰太早,木匠家里还没吃饭,刘双喜急三火四把人请来,总不能不让吃饭吧?



    但东楚的礼教虽不是太森严,却也没有女子与外男一起吃饭的道理。



    木匠姓杨,人称杨木头,为人却甚是圆滑,不像根木头。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