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0章早晚被男人坑死
    安排好杨木头等人的伙食,又把要做的事情与他交待清楚,刘双喜就喊刘四喜去看地。



    刘四喜兴冲冲地跑出来,一看云珞也打开门往外走,刘四喜朝刘双喜挤眉弄眼,“他怎么也去?”



    刘双喜道:“有个男人跟着也好说话。”



    “我也是男人。”刘四喜嘟囔,可看刘双喜笑而不语的模样,他不得不承认,过了年才十一岁的他好像是弱了点。



    云珞穿着一身粗麻布的衣服,头发随意在脑后扎起,可往那儿一站,就是俊的让人移不开眼。



    刘双喜突然觉得,若是留他在家里,还真会引来一群莺莺燕燕,到时怕是不会缺劳力了。可一想到女人们争宠的模样,赶紧将这个主意甩掉,就算不被一群嫉妒心重的女人玩死,也可能会被吵死。



    突然想到刚刚杨木头喊他‘云公子’,刘双喜赶紧跑进屋,从床底下翻出云珞的卖身契,上面赫然写着:方氏宏远,年方二十一岁,家境贫寒,自愿卖身,立字为据……



    下面有籍贯、生平、父母亲人的名字,还有倚红楼平爷的大名和手印,旁边买主的位置刘双喜也印了手印签了名,若他是‘云公子’,那这方宏远是谁?



    刘双喜又有些脑袋不够用了,难道她用糖换回来的,又花钱买了不少人参救回来的人,不是卖身契上的人?那她不是受骗了?



    刘双喜默默地把卖身契收了起来,觉得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刘四喜知道,不然还不得跟她闹开了?



    刘四喜在院子里喊:“刘双喜,都等你一个了,磨磨蹭蹭的干嘛呢?”



    刘双喜应道:“就来,我想带个篮子装点吃的路上吃。”



    刘四喜喜滋滋地道:“带点你很久之前做过的卤煮吧,那个味儿好。”



    刘双喜提了个用蓝布蒙着的篮子出来,“卤煮凉了腻人,还要用罐子装,在家吃还行,出门吃不方便,不如带些腊肠和馒头吧。”



    刘四喜跑到厨房,把昨日挂在梁上的腊肠扯下来两串,又去抓了四个馒头,用当初包糖的油纸包好,塞到篮子里。



    云珞看了一眼,从刘双喜手里接过篮子。刘双喜愣住了,虽然男人和女人一起出门,男人提东西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可怎么想都觉得云珞不是个出门会提东西的人。



    三人一起往外走,刘双喜走在中间,刘四喜拉着她的袖子,暗暗地用手指戳着她的手,刘双喜假装不知道,刘四喜赌气用力戳了刘双喜一指,刘双喜吃疼,绕到云珞的另一边。



    云珞看了眼姐弟两个,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将手里的篮子交到刘四喜的手里,刘四喜想要推回来,可看云珞威胁的眼神,憋屈地把篮子接过来,也没敢再绕到刘双喜的那边。



    云珞道:“眼看就开春了,县里的学堂也该招生了,改天去看看,不能让四喜总跟在铺子里忙,读点书还是有用的。”



    “嗯!这几天我就去。”刘双喜点头,她之前就与刘四喜商量好了,就是云珞不说她等安顿好了也会去学堂看看,只是她没想到云珞对刘四喜的事情这么上心,有些疑惑。



    刘四喜一个劲儿地给刘双喜摇头,可见刘双喜看都不看他,赌着气脚步走的咚咚响。



    心想:刘双喜啊刘双喜,早晚有一天你得被这男人坑死!



    按着地契上面写的找到地头,一眼望去简直是望不到头,虽然地里还是荒芜一片,可想到这些地往后都是属于自己的,是她安身立命的根本,刘双喜的心都踏实下来。



    就是刘四喜也顾不得别扭,指着地道:“刘双喜,我昨晚就想好了,咱们种一大片稻子,我听人说稻子熟了就是吃的米,往后做糖就用自家的米。再种一大片麦子,咱们也是地主了。”



    刘双喜却摇头,“我不打算种那些,那才值几个钱?要种就种别人家里没有的。”



    刘四喜讶异道:“那你打算种啥?你又没种过地,可别亏了。”



    刘双喜道:“有糖铺子在那儿,亏了也饿不着你,若是赚了,可不比现在赚的少。”



    刘四喜便来了精神,还想再问下去,刘双喜却道:“你就别管了,好好地念你的书,回头不会少你花的用的。”



    刘四喜觉得自己被刘双喜鄙视了,这种意见不被重视的感觉真不好。



    见刘双喜还看着地拿手虚空比划着,赌气地从篮子里拿了一串肉肠出来,虽然有点凉却没冻上,咬一口肥瘦合适,愤愤地想:不用我就不用呗,我把吃的都吃光,一口都不给你们留。



    刘双喜大概测量了一下这些田地,与地契上写的差不多,看来冯家兄弟还是很实在的,上面又有官府的大印,也不用怕上当。



    至于种什么,她昨天就想好了,如今做麦芽糖虽好,可毕竟甜度有限,很多时候还是白糖的用处更多,有一些也需要用到白糖的菜,麦芽糖虽然也能对付,但毕竟口感味道都还差了许多,她就想把白糖也做出来,不管是自吃还是往外卖都很好。



    可她也有她的担忧,哪怕是力大无穷,她也只是个女人,对付恶霸还成,若是将来有身份更高的人觊觎她的糖,什么阴招损招都用出来,她肯定是无力招架的。



    要不就少做些白糖红糖黑糖,留着自吃?反正麦芽糖已经赚翻了,若是没人来抢麦芽糖的方子,她再考虑要不要把白糖做出来。



    而做白糖要用的原料就不是各种粮食了,南方用甘蔗做糖,北方用的最多的就是甜菜还有一种甜味的高粱。



    在刘双喜的记忆里,这里是有甜菜这种东西的,只是有钱人家吃的不多,只有穷人家用来填肚子或养猪,谁也没想到那种不起眼又耐活的东西会熬出糖这种好东西。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