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1章威胁
    刘双喜前世就知道,甜菜和甜高粱都不挑地,既能用来做糖,剩下的残渣还能养猪养牛养羊,都是的宝贝。闪舞网



    刘双喜就想,哪怕不能大量地做糖,少种一些她也得把糖弄出来,好多菜没有白糖都做不出正宗的味儿,想想就觉得馋,等瘦到满意的体重之后,她一定要吃个够。



    种甜菜和甜高粱就用下田,反正下田种粮收成也不好,种甜菜和甜高粱有些收成就够用了。



    正想着,见远处有人往这边急匆匆的跑来,等人跑得近了,刘双喜看出来这是几个农户打扮的男子,跑在前面的二十多人多是三十四岁的年纪,还有两个六十多岁的,在他们后面则是十几到二十几岁不等的青年人,一眼看去大概也有四五十人了。



    刘双喜心里一惊,虽然她力大无穷,可毕竟还是女人,遇到危险下意识就想跑,而刘四喜已经躲到了刘双喜身后,露个脑袋小声问:“刘双喜,这些人不是要打劫吧?”



    刘双喜摇着头,示意刘四喜别说话。而云珞却上前两步,挡在刘双喜和刘四喜面前。动作潇洒帅气的让刘双喜两眼闪着星星。



    真没看出来,这个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关键时刻还挺爷们儿的。



    见刘双喜的两眼都要冒出桃心了,刘四喜‘呸呸’两声,低声道:“刘双喜,你可得把持住了,这男人危险,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这是为了咱们的家产。”



    刘双喜鄙夷,“你这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难道不知道紧要关头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吗?你都躲到我身后藏着了,还有啥脸说别人是非?”



    见刘四喜还是不甘心地想要张嘴,刘双喜哼道:“我不想跟你吵,再不闭嘴小心我把你舍出去套狼!”



    刘四喜识实务地把嘴闭上,瞪了云珞一眼,却不得不承认,云珞挡在前面的身姿真是帅呆了。



    那群人很快就到了近前,其中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喘着粗气举手,示意身后的人都停下。之后就被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扶着走向云珞,脸上堆着尴尬的笑,“老爷就是这片地的新主人?”



    见这群人都以老者马首是瞻,而这老者也不像是来打劫的,云珞朝旁让了一步,指着刘双喜道:“地是她买下的。闪舞网”



    老者看了眼刘双喜,嘴角抽了抽,“小姐真富态!”



    刘双喜还没说话,见没危险的刘四喜已经从她身后跳了出来,对老者道:“会不会说话?富态咋了?吃你家饭了?”



    老者被刘四喜怼的无言以对,刘双喜道:“刘四喜,对待老人家不可无礼!”



    刘四喜哼了声,背过身子不理这边,心里却长出一口气,刚刚真是把他吓坏了,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暴民。



    说起暴民,他们临县还能好一些,听说在别处吃不饱饭的地方,出个门都得提心吊胆,生怕遇到成群结队的暴民。那些人不但抢东西还杀人,若是这伙人是暴民,就算刘双喜一身蛮力,云珞身手不凡,也得被人给抓了。



    云珞那小子长得好,卖了还能换不少钱,或许这些人不会杀他,可他和刘双喜这一身肥肉就刚好下锅了。



    心里想着这样的差别对待,刘四喜第一次深深地觉得,刘双喜不给他吃饱饭,让他减肥是为了他好。



    老者清了清嗓子,对刘双喜道:“小老儿姓李,是冯家雇的长工,今日过来的这些也都是世代种着这片田的长工,前些日子听说冯老爷生意垮了要卖房卖地,我们就一直琢磨着新东家还愿不愿意雇我们。刚好见小姐几人过来,就来问问小姐,虽东家换了几家,但我们从祖上起就一直给东家耕种这块地,若小姐不嫌弃,往后小老儿还替小姐守着这块地,若是小姐不愿用我们,我们也好自寻出路。”



    说着,李老汉顿了下,语重心长地道:“这眼看就要开春了,一下子想要找那么多人来种地也不容易,小姐还是好好想想。”



    刘双喜看着李老汉,想到昨日看了冯老大给她的这些年地里的收成,甚至还有再往前的主家的收成账本。



    虽然当时看过后觉得地里的收成有点差,完全不像是上田的收成,可想到这是古时,不但劳动力低下,种子也不可能是前世那种改良过的种子,收成少些也有情可原。



    可在她听了李老汉的话后,刘双喜就明白,这老家伙在倚老卖老。话里的意思不就是说,无论地的主人换了多少,这些地都是由他们世代在种着,这种把自己当成主人翁的感觉让刘双喜喜欢不起来。



    谁愿意买块地,地的所有权好像都是别人的,自己却成了二主人?



    而李老汉的话让刘双喜认为冯老大家,甚至冯老大之前的主家,收成差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放着这样一群把自己当成主人的长工管着这片地,收成好了才怪。



    而李老汉的倚仗是什么?无非就是东楚国如今男少女多,劳动力不足呗,放着他们这几十人不用,一下子想要找到这么多劳动力还真不容易。



    可刘双喜知道,若是她被李老汉的话给唬住了,往后地里的收成也得像冯家一样,或许冯家也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只是拿李老汉这些长工没有办法,谁让如今男人太少呢。



    可刘双喜怕吗?她一点都不怕,男人少不是还有女人吗?很多女人做起事比男人还卖力气,就像前世,很多乡下都是男人出去打工,女人在家务农,哪个没把田地种的妥妥的?



    刘双喜望着李老汉许久没有说话,最后突然笑了,“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