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3章怎么做人
    来到这一排房屋前,刘双喜便不由得眉头皱起。



    虽然房屋看起来还新,环境却说不上好,门前宽敞的场地上搭满了竹架子,上面晾晒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有洗过的衣裤、孩子的尿布、一条条的咸菜、甚至还有一些带着臭味的鱼虾,味道混杂在一起,冲得人鼻子发酸。



    人想要穿过这些架子必须要侧身而行,而刘双喜和刘四喜的身材,即便是侧身也很难穿过。



    再看挤满了女人和孩子的空地,少说也有四百人之多,其中衣着破烂的妇女和孩子各占一半。



    大多数女人都懒洋洋的靠在石头上或是树后、墙边晒太阳,活生生就是一个贫民窟的景象。



    孩子们则围着场地上跑着玩,看到刘双喜他们过来一个个都停了下来,用好奇的眼神盯着他们看。



    这些女人中,过了十四五岁的都做妇人妆,少说也有二百人了,而长工却只有四五十人,怕是每个人最少也得有四个老婆。



    刘双喜也终于明白为何几百亩地都没什么收成了,养了这么多的人,还能给冯家兄弟剩下一些,她是否该说这些长工不算太心黑?



    可如今地是她的了,凭什么要她养一群不知感恩的人?而且,国情是国情,做为男人愿意三妻四妾谁也不能说三道四。



    但自己都没能力养家糊口,又凭什么要让东家替他们养活成群的妻妾和儿女?



    何况之前李老汉若是好话哀求,把情况同她说明,刘双喜不是恶人,或许还会想着怎么改变这些人的生活,总能替这些妇人找到养活自己的出路。



    可李老汉一来就用威胁,已经让刘双喜对他深恶痛绝,这种人既有一定领导别人的能力,又是个不能安分的刺头,留下只会让自己将来难做。



    刘双喜对随后跟来的李老汉道:“这些女人和孩子都是你们的家眷?”



    李老汉点头道:“世道不好,他们有很多是逃难来的,我们见他们可怜就收留了,有的为了感恩就嫁给后生们了,又生了崽。”



    刘双喜点头,“老人家倒是好心,只是不知老人家用什么来养活他们?”



    李老汉尴尬地道:“不过是些粗糠野菜,不挑的,都很好养活。”



    刘双喜点头,“是很好养活。”



    李老汉不知刘双喜这话是气话,还是赞同的话,心里忐忑地跟在刘双喜身后。刘双喜避开竹架子,绕了一圈心里大概有数。



    在远处瞧着,只能看到这里有一排房子,真正到了近前才能看出,这里的房子有三排之多,每排有二十五间不大的房屋,这就是七十多间房,住着四百多人也确实是够挤了,也难怪一眼看去就觉得像贫民窟。



    看完之后,刘双喜对李老汉问道:“老人家,这里的情况我也看过了,看看什么时候搬,你们就尽快吧,回头我招了人也不能没地儿住。”



    “东家小姐,你这是真要赶我们走?”李老汉浑浊的老眼里闪了泪光。



    他只当刘双喜自己就是个姑娘,在见到这些女人孩子后会心生怜悯,之前那些赶人走的话会收回,却不想刘双喜竟是个铁石心肠的,他们这些人若是从这里搬出去,且不说风餐露宿的日子不好过,就是拖家带口的也不好找活做。



    虽然如今哪里都缺壮劳力,可谁也不傻,留下五十来个壮劳力,却要替他们养四百多的家人,不给工钱,吃都能把人吃穷了。



    刘双喜笑道:“老人家,这哪是我要赶你们走,明明是你们自己说要自寻出路,我这人最不爱做强迫别人的事儿,而且,也不能挡了大家发财的路。”



    李老汉放轻声音道:“小姐,千错万错都是老头子的错,还请小姐收回成命。我们世代都住在这里,若是离开了一家老小都得饿死在外面。”



    “老人家,出而反尔不是大丈夫所为。何况我这庙小,真容不下这么多的大神。”



    刘双喜说着,目光转向还在空地上以不同姿势晒着太阳的女人们,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们竟然还能无动于衷,总觉得这哪里是雇长工,明明是在养大爷大奶奶。



    何况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长工有本事娶那么多老婆,凭什么要她替他们养老婆孩子?



    话说回来若不是吃定了东家,他们敢娶这么多女人回来,再生那么多孩子吗?就是以往东家的软弱,才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李老汉还想再求,旁边另一个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老汉说话了,“李哥,这妮子心是黑的,你还求她做什么?不就是走吗?大不了大家一起走,等没人给她种地,她的地都荒了,她就会明白该怎么做人了。”



    见随着老汉的话音一落,在他身后的青壮年们都面色不善地看着刘双喜,好像一言不合就会动手,李老汉一脸为难地想劝,刘双喜却笑得胖脸上小眼眯眯,“多谢这位老人家提醒,不过这地我买的便宜,回头真种不了,倒手一卖就是了,不劳老人家操心。大家还是快点回去收拾东西吧,三日后我会带人来收房,别落下什么。”



    说完,刘双喜看了眼空地上种的一棵有海碗口粗的柳树,对刘四喜道:“四喜,过几们家也要买驾马车,后院似乎没有拴马的桩子,你看这棵柳树如何?拔回去拴马可好?”



    刘四喜不明白刘双喜为何突然会提起这茬,但还是认真地看了几眼柳树,为了不拆刘双喜的台,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就见刘双喜大步走到柳树旁,在众人包括刘四喜的目瞪口呆中,低头弯腰抱住树干,用力一拔,柳树便缓缓地被她从土里拔了出来……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