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章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杨木头见刘双喜扛着半截还带根的树回来,先是一愣,也被刘双喜的大力给吓着了,虽然他也能扛起这么粗的一根木头,可那得是晾干了,这木头一看就是刚从地里挖出来的,里面都是水,扛着就像石头似的沉。闪舞网



    “小姐,木头我都带来了,你这棵新砍下来的还得晒晒才能用。”



    刘双喜把半截树往地上一戳,杨木头就感到地面晃了几晃,心里暗暗惊叹:女人这么大的力气他还是头一回见。



    刘双喜道:“回头杨叔在后院帮我建个马厩,这根木头就种到马厩前面,当栓马桩用!”



    “好咧!小姐就放心把活交给我就成了。”杨木头虽然觉得这根栓马桩有点粗,可既然是主人家吩咐的他照做就是,而且,以他的好手艺,就是根丑陋的木头,他也能给弄漂亮了。



    见刘双喜几人回来,大工小工都纷纷打招呼,虽然只在刘家吃了一顿午饭,可香辣美味的炒猪肠和管够的白面馒头已经把大家的胃收买了。



    手上活计不停,却都在回味刚刚的午饭,都觉得这次杨木头的活接的值了。



    刘双喜一一回应,进到屋后问云珞:“你可会写字?”



    云珞点头,刘双喜笑呵呵地道:“那你给我分别写个招长工和招短工的告示,长工每人每月五百文工钱,包吃包住。短工每天三十文工钱,只管中午一顿饭,其余吃住自理。”



    云珞答应一声站在那里看刘双喜,刘双喜不解地道:“还有事儿吗?”



    刘四喜朝刘双喜伸手,“家里没有文房四宝,你不给银子去买让他拿啥写?”



    刘双喜恍然,家里没有文房四宝,她让云珞写血书吗?想着过几日要送刘四喜去学堂念书,文房四宝这些是必不可少的,干脆就带着刘四喜上街去瞧瞧,除了文房四宝,还得给他和自己做几身开春穿的衣服,不然脱了冬装就没穿的了。



    出门回头,见云珞也在后面跟着,刘双喜叹口气:这人都要走了,还得搭身衣服,虽然有点不甘心,但也不能她和刘四喜做新衣,就少了云珞的。既然要做,大家就都做吧,也不能少了彩云彩月的。



    从成衣铺里里里外外做了几身衣服,虽然除了里衣都是粗布的,也花了刘双喜一两多银子,再看云珞怎么看都是个无底洞,刘双喜再次动了还是快些让云珞走的主意。



    见刘四喜揣着几个铜板东看看、西看看,刘双喜压低声音问云珞:“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云珞朝刘双喜挑眉,“你想我什么时候走?”



    刘双喜张了张嘴,想说希望他现在就走,可瞧着云珞那好像带着忧伤的眼神,话还是说得婉转了些,“我看你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留在这里也怪勉强的,虽说你吃了我们家那么多人参,为了救你,前前后后也搭了几百两银子,可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要走你就走吧,只要别让刘四喜看着,我就当从没见过你这人好了。”



    云珞瞪了刘双喜一眼,“你倒是想得开!”



    说完,云珞大步朝前走去,留下刘双喜一个人直犯合计,想不明白云珞说的想得开,是说她花了那么多银子救人,救好了不求回报想得开?还是说她在感情上想得开。



    可他都不肯跟她生孩子,她想不开还能怎样?总不能真把他再卖回倚红楼吧?估计以他这身手,她想卖也没那么容易,还不如吃点亏,做人留一线,日后也好相见!



    云珞走了几步便停下脚步,对着一个茶摊发呆。刘双喜不知他又看到了什么,慢慢地走到云珞身边,就听到茶摊上坐着的几个人正在高谈阔论,说的就是前不久的时候,定北王一家绝了后的事儿。



    说起定北王一家可不简单,从东楚开国之初就是军功赫赫的战神,带领着定北军所向披靡,被封为世袭定北王。近百年战乱不断,更是哪里都有定北军的影子。



    只是功勋人家的悲哀,祖祖辈辈的男子就没一个活得长久的。到了这代定北王更是父兄都战死沙场,只剩下他独苗一根。



    可就在两个多月前,定北王带着人马进京面圣,路上遇刺,定北王身受重伤跌落悬崖,两个多月过去连尸骨都没找到。而定北王年过二十,尚未娶妻,这就算是绝后了。



    这事儿刘双喜在镇子上时就听人说过了,倒不觉得新鲜,可见云珞盯着那几个人目光深沉,似乎是在替定北王哀伤。



    刘双喜忍不住叹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自古英魂多半都是这样的下场吧!”



    云珞身子一僵,转头看刘双喜,见她在那里似模似样地摇头叹息,突然脑中一片清明,眼神却犀利了起来。



    刘双喜以刘四喜要上学堂为由,买了不少纸墨笔砚,掌柜见刘双喜买的多,送了一只看上去还算漂亮的书包,让刘四喜背着回了家。



    到家后,刘双喜把纸铺在桌上,又研了磨,可等到一切准备就绪,见云珞站在窗前望着外面干活的杨木头发呆。



    刘双喜道:“喂,你到底是写还是不写了?不写我出去找别人写了。”



    云珞转过头,对刘双喜道:“我不叫喂。”



    提起这茬,刘双喜气就不打一处来,‘哼’了声道:“那我叫你什么?方宏远吗?”



    云珞愣了下,想到方宏远是平爷替他伪造卖身契时的名字,若之前还在恨平爷逼良为娼,如今想想平爷当初将他带到倚红楼,不能不说也阴差阳错救了他一命,心底的恨便少了许多。



    可见刘双喜撅着嘴的样子和刘四喜如出一辙,却比刘四喜可爱多了,心里的闷气似消散不少,不由得笑道:“我叫云珞。”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