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章像个恶霸
    最后,刘双喜叹了口气,对这些女人和孩子们道:“你们也知道,我是生意人,赔本的买卖不能做,你们是否该让我知道留下你们有何用?”



    一个女人就眼前一亮,不卑不亢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刘双喜道:“东家,我虽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但我会算账、会做针钱,会洗洗涮涮,还请东家能留下我。”



    刘双喜惊讶地道:“你还会算账?那也会写字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轻轻点了点头,“我叫宋冷珍,父亲曾中过秀才,教我念过几天书,字还是认得一些的。”



    刘双喜道:“那边有树枝,你给我在地上写几个字吧!”



    女人去捡了根树枝,在地上写下: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字写得歪歪扭扭,又连个标点都没有,期间又混杂着刘双喜不大认得的繁体字,看了半天刘双喜才认出,写的竟是千字文开头的几句。



    不管字写得如何,在战乱的古时会认字的女子也算难得,刘双喜觉得捡到宝了,笑眯眯地对女人道:“很好!你被留下了,先到一边站着吧。”



    女人面露喜色,向刘双喜道了谢后就站到另一边,与那些眼巴巴看着的女人泾渭分明。



    刘双喜见第一个站出来的就是个‘才’女,对剩下的女人也有了些期待,她往后生意要渐渐做大,需要的各类人才不会少了,若是能从现在就开始培养,总比到时手忙脚乱的好。



    看着剩下的女人,刘双喜问道:“还有谁?也未必都要能写会算,别的本事也成,比如做饭好,或是绣工好,实在不成咱不是还有把子力气吗?我那边可是好几百亩的地,总得有人种不是?”



    见刘双喜似乎很好说话,原本因被遗弃而忐忑不安的女人们都觉得又有了希望,陆续又有人站出来,但显然没有一个是愿意去种地的。



    刘双喜又选出两个自称绣工好的,看了她们绣的荷包觉得满意,往后不管是给自家人做衣服,还是给铺子里缝糖袋都要用得到。



    而剩下的女人却都嚷着自己做饭好,希望刘双喜能留下她们,刘双喜笑道:“不说我家里有个做饭很好的丫头了,你们一个个都说要做饭,我也用不着这么多人。要不你们自己说说,谁做饭好我就留下谁。不过丑话可说在头里,我过后也是要试厨艺的,若是说的假话,可别怪我直接就把人赶出去!”



    女人们静默片刻,最后还是站出来十几个,刘双喜回头问宋冷珍,你来说说,她们几个谁做饭最好?”



    这明显是得罪人的事儿,不论宋冷珍说了谁,剩下的人都会记眼在心里,可刘双喜既然问了,她做为已经被刘双喜留下的自己人,自然不能不答。



    宋冷珍皱了皱眉,抬手指向一个远远孤立于人群之外的女人,“东家,王梅做饭是公认最好吃的。”



    刘双喜顺着宋冷珍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女人靠着站在一棵树前,眉目低垂着,看不清模样,但从额头看就是脸色腊黄如纸,一副随时就会倒下的模样,显然这是因病被男人遗弃的女人。



    刘双喜道:“你不会是因为她病成那个样子,想让我留下她而替她说好话吧?”



    宋冷珍摇头,“东家有所不知,王梅家里曾经是开酒楼的,后因战乱才流落至此,厨艺是公认的好。只是如今病得严重了,若是东家不肯收留她,她只有死路一条了。”



    见女人们都没有反驳宋冷珍的话,刘双喜就知道那个王梅的厨艺大概是真的不错,最重要的是这些女人没有在这时候落井下石,人品似乎也不是那么差,最多就是吃不得苦罢了。



    刘双喜走到王梅面前,微弯下腰道:“你是王梅?得的什么病?”



    王梅有些艰难地抬头看着刘双喜,气息微弱地道:“回东家的话,我没病,只是挨了打,又饿了几日,一时气力不济罢了。”



    随着王梅抬头,刘双喜看清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即使是脸色不好、气息微弱,还能看出几分姿色,而那病弱的模样更是我见犹怜。



    从她露在外面的手背上还能看到被抽出来的淤青,很难想像是谁那么狠的心把这样一个姑娘打得遍体鳞伤。



    刘双喜道:“宋冷珍说你厨艺好,是这么回事吗?”



    王梅惨然笑道:“我家几辈人都是厨子,自小我就是在后厨长大,看也看会了。”



    刘双喜笑:“那我答应把你的病治好,你可愿卖身给我?”



    王梅定定地看着刘双喜带笑的脸,虽然她没有上前,但刘双喜与那些女人的对话她都听的一清二楚,宋冷珍能写会算,东家留着有用,可也没让她卖身,而到了她这里为何就要卖身为奴?



    虽然日子过得苦,但她却总有一个信念支撑着,那就是重振王家的酒楼,可若是卖身为奴了,她还有那个机会吗?



    可人家凭什么救她?若不卖身,别说重振王家,她的命也熬不过几日。



    王梅闭目双眼,一滴泪从眼角划过,她知道以她的模样,只要肯委身于人,定能保得衣食无忧,可之前她宁可承受那个捡她回来的男人用麻绳抽打也不肯受辱,就是为了保住清白之身。



    如今却要为了活命卖身,她真是不甘心啊。



    刘双喜见了王梅的眼泪,虽然不想承认,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十足的恶霸,但若是没有好处,可怜的人多了,她凭什么就要救王梅呢?



    不免‘嗤’的笑出声,“不愿意就算了,我还能强买你不成?”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