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不可描述的长相
    喜悦是丫头,不能做书僮,刘四喜还想再选个书僮,刘双喜道:“我们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一个书僮还不够?没得养那么多闲人。闪舞网”



    想到刘家的刘三石身边光是书僮就有四个,算上围绕在身旁的几个丫鬟,光侍候他一个的人就有十多个,刘四喜就扁起了嘴,总觉着做人的差距有点大。



    当初他在刘府时好歹还有两个婆子侍候,如今只混到一个书僮,却不敢跟刘双喜顶。



    又听刘双喜道:“喜悦虽然小了点,看起来倒是机灵,往后就留在你身边做丫鬟好了,端茶倒水,铺床叠被,你看如何?”



    “好!好!就留下做丫鬟吧!”刘四喜虽然更喜欢能陪他玩的小子,可知道刘双喜的脾气,若是不要丫鬟,这个也没了,赶紧答应下来。



    可他答应的太快,刘双喜总觉得他有些迫不及待,加了一句:“她还是个孩子,你可不许欺负她!”



    刘四喜翻了个白眼,他像那种会欺负小姑娘的人吗?又不是彩云彩月那两个得罪过他的死丫头。



    见刘双喜收下孩子们,那些女人似乎看到了希望,纷纷跑到刘双喜面前一跪,“东家,求你发发善心收下我们吧,我们也愿写下卖身契,只求东家赏口饭吃。”



    刘双喜却似笑非笑地道:“赏你们一口饭吃也得有赏的理由,还是那句话,有本事就都亮出来吧!”



    女人们还是七嘴八舌地说自己会洗衣做饭,会缝缝补补,刘双喜被吵的脑瓜仁疼,摆手制止道:“你们若是认为自己做饭比王梅好,那就站出来,我也给你们这个机会。若是没有,就别怪我不讲情面,除了种地,这里没有别的活给你们做,我也没理由要白养你们这些人。能种地的站出来,不能种地的,我这里就不留了。”



    女人们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她们这些被扔下的女人,除了有几个实在是病的起不来,剩下的都长得丑,若是被刘双喜赶出去,不管是想找工,还是找男人都不容易。



    最后慢吞吞地走出十几个,其中还有几个是硬撑着病体的,剩下的原地不动,看刘双喜的眼神怨毒无比,只是被刘双喜那日倒拔柳树的气势吓着,不敢恶语相向。



    刘双喜对站出来的女人说道:“既然你们选择留下来种地,我也不会亏待了你们,可有一样,我要的是能干活的,想要在我的眼皮子下面偷奸耍滑,别怪我不讲情面,爱去哪儿去哪儿,我这里可不留。”



    女人们七嘴八舌地应着,可声音低落得像打败了仗似的,刘双喜把眼一瞪,“都没吃饭吗?”



    有女人苦笑,“东家,我们还真没吃饭!他们走的时候把粮食都带走了,这几天我们吃的都是在地里捡的豆粒子。”



    刘双喜听后叹了口气,就是好好的人也得饿坏了,更别说那几个病的起不来的。



    “行了,先别管谁想留下还是走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女人们松了口气,都看出刘双喜还是心存善念,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实在不行就只能留下来种地了,如今外面能吃上饱饭的都是好人家,种地虽然累点,总比出去饿死强。



    刘双喜带了几个身体强壮的女人回到临县的新家里,其中就包括宋冷珍。



    难得有个能写会算的,刘双喜决定,只要人品不是太差,往后就让她做这些女人中的工头,她不能总在田地里看着,怎么也得有个能管事,又能协调的人来管着那些女人。



    杨木头等人还在忙着做工,按着刘双喜的意思,前院的屋子都弄的差不多了,正在做的就是桌子和凳子了。



    彩云彩月有厨房里做午饭,院子里飘着卤猪肠的香味。



    自从前几日吃过彩月做的各种猪下水菜,杨木头和他手底下这些大工小工都爱上那个味道,商量着每天都能吃上几口,刘双喜当然是乐不得了。



    在临县买一副猪下水也不过十文钱,做成菜足够这些人恶狠狠地吃一顿了,可比吃肉划算多了。



    见刘双喜带着几个女人进来,都停下手里的活,可在看了这几个女人的模样后,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前几日刘双喜招了一些女工,虽然大多数都五大三粗,比爷们还爷们,可好歹也有几个好看的,他们偷偷瞄两眼,干活也有点力气。



    可今日这几个都是从哪里掏弄来的?真是一个赛一个的丑,看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了。



    就是那个因为才情被刘双喜留下的宋冷珍虽然不至于丑的让人想洗眼,但模样也不敢恭维,不然身子健健康康的,也不会被男人丢下。



    虽然没有其他几个女人长得那么不可描述,但宋冷珍身上一股子孤傲和自命不凡,让男人看了就乏味得很。



    刘双喜同杨木头打了个招呼,又跟他借了一辆拉木头的车,把木头都搬到院子里,刘双喜去库房里翻了六袋百斤重的高粱米,摞成一摞就扛了出来。



    虽然她的库房里放了不少米面,但在这个时代还真没有给雇工吃细米细面的,就是自己家里,一年到头吃粗粮能吃饱都是好日子了,也就是逢年过节尝尝米面的味道。



    刘双喜虽然不是欺压穷苦的恶霸,也不想太特立独行,免得让人觉得她好欺负。



    女人们正站在院子里使劲儿地闻,虽然闻不出锅里做的啥,可这也太香了,难道东家这是打算开食铺子?



    只是没人敢多问一句,见刘双喜一下子就扛了六袋米,即使知道她能把柳树从地里连根拔出来,女人们还是不免怀疑麻袋里装的不是棉花吧?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