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章七七四十九
    女人们想要在刘双喜面前表现她们的能力,就不能让刘双喜一个人做事,纷纷上前表现,可过来一搭手,一个个都叫起了苦,那么大的麻袋,别说六袋,一袋她们也接不住,还真不是棉花!



    最后还是刘双喜让她们都闪一边别挡着路,她将米袋先扔到地上,才一袋袋扔到车里。



    看刘双喜扔米袋跟扔棉花包似的,女人们都觉得,这个新东家,太牲口了!



    虽然女人们力气不济,好歹还知道过来搭手,刘双喜觉得好好管一管,这些女人也不是都不能用。



    刘双喜道:“这六袋粮你们先运回去吃,往后留下的人不但饭管够吃,菜也不会亏了你们。不过,不愿留下的我也不强求,今天这两顿算我送大家的,等过了今日,身强体壮的我也不白养,不肯种地又想留下的,一天十文钱饭钱,不然就早点给别人腾房子。”



    女人们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刘双喜让宋冷珍留下,其余人推着车离开。



    出门走了很远,几个女人才敢大声说话,可围绕的话题都是院子里那股子香味到底是什么?若是留下来做事,是否也能吃上那么香的美味?



    最后,得出的结论有饭吃就不错了,梦还得少做!



    眼看要到午时了,刘双喜到厨房里吩咐彩云彩月午饭加两个菜、再做个汤,下午再做一大桶卤肠、卤肚和炖白菜豆腐,等那些女人把车送回来时再让她们拎回去,就当是晚上给她们加的菜。闪舞网



    又与杨木头就细节上再提出几个改进方案,虽然不斤斤计较,好歹也不能让客人因外在原因挑出毛病。



    这一忙起来就没时间管留下来的宋冷珍,宋冷珍不知刘双喜唯独留下她的用意,目光随着刘双喜转来转去,忐忑地揪着自己的衣角,既怕刘双喜让她写卖身契,又怕刘双喜不让她写卖身契过后再把她赶走。



    她也就会写几个字,会记个账,若是连刘双喜认为她这点本事无用,难道她也要跟那些女人一样去种地吗?若真是那样,她可坚持不下去!



    刘双喜安排好一切,回头就见宋冷珍站在院子里,一脸彷徨不安。刘双喜皱了皱眉,虽说她留下宋冷珍是有话要对她说,可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在忙,就是刘四喜和云珞都在一人撑袋,一人往袋子里装杨木头他们刨下的刨花,再扛到柴房里留着生火用。



    只有她一个站在那里很突兀,按说这种时候她就是随便找点什么事情做,也不该站在那里不动。



    刘双喜对之前给宋冷珍的定位有些动摇了,这样一个没眼力见儿的人,真能胜任她交给的任务吗?



    走到宋冷珍面前,刘双喜道:“宋冷珍,之前你说你会算账,你给我算算那堆方子大概有多少根。”



    刘双喜指的那堆方子是杨木头带来的,齐齐整整大小差不多的方木,堆得也是齐齐整整的一个四方堆。在刘双喜的前世,这就是最简单的乘法题了,横竖的根数相乘,二年级的小学生都能算上来。



    虽然这个时代的计算方法或许很落后,但这个题目也是记账最常用的手法,按说宋冷珍既然说会算账,算这个不难。



    宋冷珍对着那堆方木看了又看,最后直接走到方木前,伸出手指,一根一根地数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东家,共有四十九根!”



    刘双喜捂额,她应该庆幸宋冷珍会数数吗?横七根,竖七根,用得着这么费力的数吗?



    见刘双喜好像不太满意,杨木头他们也忍着笑,宋冷珍一脸尴尬,难道是数错了?宋冷珍决定再数一遍!



    可连着数了三遍,四十九根一根都没差,宋冷珍不解地看着刘双喜。



    刘双喜无奈道:“行了,你先别数了,记账这种事,能力不足就算了,我再交给你别的事情做。”



    “请东家示下!”宋冷珍又紧咬着嘴唇,虽然模样不好看,但她一向自恃识文断字,在女人之中颇为自傲,想不到她引以为傲的才学竟然在新东家这里受到鄙视。



    可新东家鄙视她也就算了,那些木匠凭什么也嘲笑她?



    刘双喜道:“这次除了留下你们这些人之外,我还招了一些女人种地,人一多事情就多,我平常又不能总到地里去盯着,就想让你盯着她们点,若是有偷懒或是做事糊弄的,你同我说一声。”



    宋冷珍偷偷瞪了杨木头一眼,刚刚她数木头时,就他笑得最欢了,刘双喜说了什么她真没注意听。



    宋冷珍这一眼被杨木头看个正着,他也不恼,只是笑道:“小娘子,你也别瞪我,这才四十九根方子,你这般数法倒也成了,可像大的库里放了上千根好方子,你这么数得数到什么时候?”



    宋冷珍不甘地道:“那你们不数又怎么知道有多少?”



    杨木头笑得发出‘桀桀’的声音,却只是看着宋冷珍笑,旁边一个小工忍不住道:“我们做木匠的打小就背小九九。”



    宋冷珍讶然道:“小九九?我也背过!可背小九九跟数方子有何关联?”



    杨木头直接走到方子堆前,横着数了七根,竖着也数了七根,最后看了宋冷珍一眼并没说话,宋冷珍才恍然:七七四十九,原来是这么用的。



    刘双喜已经无话可说,合着她说了一气,宋冷珍压根就没听到是吧?虽然宋冷珍是念过书,也背过小九九,可这不会学以致用真是让人头疼,不会可以教,但人太笨了可怎么办?



    尤其还是一个没眼力见,不会察言观色,又有点不知从哪里来的盲目自信,这样的人真能用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