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章恼羞成怒
    刘双喜的脸更红了,骂了句:“死小孩!”

    刚骂完就被云珞放到,见云珞已经做势在解腰带,挣扎着起身,“你要做什么?”

    云珞挑眉道:“你不是说要验验吗?不服怎么验?”

    刘双喜觉得虽然她说验验时挺认真的,事到临头却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但不好意思也得仔细地看!

    云珞见刘双喜没有因他解腰带的动作捂脸,反而瞪圆了双眼,生怕眨下眼就错过了什么似的,云珞再次弄不明白,刘双喜到底是害羞呢?还是不害羞呢?

    云珞道:“刘双喜,你该把眼睛闭上!”

    “眼睛闭上怎么验?”刘双喜不解地望着他,心里想的却是:不看着,难道真要用摸的?那才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云珞彻底被刘双喜打败了,其实他也不是真想脱,在他想来就算刘双喜再不在意名分,但至少也要简单地拜个堂什么的,不然他心里总觉得名不正、言不顺,睡刘双喜不像睡自己的女人,他又不是个随便的人。

    解腰带也只是想要吓吓刘双喜,让她知道女人不是什么话都能说,谁想刘双喜脸都红得跟猴似的了,竟然还瞪着一双大眼,这回被打败的真是他了。

    “你出去!”云珞气急败坏地把腰带甩到,拉着刘双喜就要往外扔,却被刘双喜扒着床柱口不择言地道:“喂喂,你都答应要验验了,怎么可以反悔?难不成……难不成……你不行吗?”

    云珞不如刘双喜力气大,正愁怎么把刘双喜怎么赶出去,闻言手一顿,危险地眯起双眼,“你说谁不行?”

    刘双喜被云珞阴沉的表情吓到,自知说错了话,很识时务地闭嘴,望着脚下不吭声。可云珞哪能让她这么轻易就蒙混过去?对于男人来说,不行,可是很严重的污蔑。

    哪怕刘双喜又习惯性地装乌龟也别想蒙混过去!

    云珞伸手一推,用了八成力把刘双喜推倒在,刘双喜瞪大了眼睛,不解地仰望着云珞,暗自琢磨:莫不是被她说中了,云珞恼羞成怒要灭口?

    可下一秒就被云珞用被子蒙在头上,刘双喜呜呜地叫着,好不容易将带着云珞味道的被子,刚喘了口气,就被云珞扑在。

    已将上衣甩开,露出精壮上身的云珞隔着被子刘双喜的身上,威胁道:“女人,你要为你的胡言乱语付出代价!”

    “你这是要用强的吗?何必呢?说好了要跟你生娃,我又不会拒绝你!”

    本来紧张的气愤,却被刘双喜蓦然睁大的双眼和羞涩中带着坏笑的语调破坏了气氛,云珞也是被刘双喜给打败了,他能说到了此时他也只是想听刘双喜求饶吗?

    可事到临头,他再跟刘双喜说他其实是闹着玩,就是刘双喜什么都不说,那种怀疑的目光也会让他很伤自尊。

    云珞觉得今日若是不把刘双喜睡了,他这辈子在刘双喜面前都抬不起头,一咬牙,阴阳怪气地道:“这不是你说的要验验?何必验呢?左右也是要生娃,早一天晚一天也没差,不如今们就把房圆了。”

    刘双喜突然觉得这样怄气的云珞比刘四喜还要孩子气,可偏偏让她喜欢的不得了,可要不要告诉他今天是她的安全期,早一天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云珞的手伸向刘双喜的衣襟时,刘双喜不由自主地浑身抖个不停,可当她看到云珞的手更是抖的连衣襟上的襻扣都解不开,刘双喜反而镇定下来。

    大家都是头一回,凭什么害羞的要是她?

    伸手拍开云珞的手,声音极柔媚地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云珞被刘双喜难得娇羞的语气激的打个哆嗦,总觉得这样嗓子说话的刘双喜假得很,可看她三两下已将扣子,露出细嫩白皙的脖颈,云珞知道这时候若是还能忍,他就真不是男人了……

    云珞出去时关门的声音很轻,刘双喜还是从被子里偷偷探出头,直到确认云珞已经出去,才将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大口大口地喘了半天才摇头苦笑,昨晚跟云珞说要验验时的大气跑哪儿去了?

    想到整晚都被云珞翻过来调过去的吃了一遍又一遍,刘双喜深深为头一天的失言而后悔,早知云珞如此强大,她绝不会冲口说出怀疑他行不行的话。

    可是谁说这种事很美妙的?为什么她浑身都像散架似的难受?也亏着她这副强壮的体魄,换了一般女人怕是命都得去了半条。

    趁云珞出去没回房,刘双喜赶紧拿起床边放的衣服穿了起来,当看到胳膊上和身上的一个个草莓印时,刘双喜再次感慨平时看云珞人模人样的,到了是真粗暴,就算是她怀疑他不行,也不必为了证明他很行就弄得她像受了刑似的吧?

    穿好衣服,刘双喜穿鞋下床,迈着奇怪的步子朝门前挪去,身上怪异的感觉提醒她昨晚已经完成了两辈子以来首次从少女变成了女人的转变。

    想到没准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她的肚子里酝酿着,刘双喜就忍不住偷笑。

    刚笑了两声,就听头顶传来调侃的声音:“心情这么好?笑什么说出来我也乐乐。”

    刘双喜一惊,小嘴微张,抬头就看到面前站着一个端着铜脸盘的云珞,刘双喜冲口而出:“你没出去?”

    云珞皱了皱眉,“你很不想看到我?娘子?”

    听‘娘子’二字被云珞咬得重重的,刘双喜哪敢承认她此时真不想见到云珞,虽然不是因为什么害羞之类的原因,可想到两人刚刚进行过最亲密的活动,刘双喜就忍不住想逃,生怕云珞食髓知味,再把她拉回吃一遍,那样她真会散架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