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5章胳膊肘朝外拐
    郑玉和便没了之前的硬气,低声说了什么,只是声音太小听不清,显然不是给郑三娘陪不是,就是劝她消气。

    刘四喜握紧了拳头,想要冲进去给郑三娘撑腰,被刘双喜按住,“你进去了只会让三娘为难,她不是会吃亏的主儿。”

    刘双喜清楚,这时候刘四喜冲进去,郑玉和为了缓解尴尬,定会把矛头指向刘四喜,刘四喜认郑三娘做干娘是为了谋夺家产的名声都会坐实。

    刘四喜红着眼眶道:“他们太欺负人了!若我还是刘家的少爷,认三娘做干娘,他们还会有这么多话说吗?”

    刘双喜笑得有些无奈,“这世道就是如此,三娘待你好,你要也待她好,别人怎么说就由他们说去,你还能堵住别人的嘴?世上本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能成为母子,那是前世修来的缘分。你记着今日这些人的嘴脸,将来一一把他们的脸都打回去,让他们看看,我们四喜认三娘做干娘,并不是图她的家产。”

    刘四喜用力点头,他想到爹还在时,大夫人表面很和善,使坏也是暗戳戳的坏。

    爹没了还有刘双喜,姐弟俩整日斗嘴,刘双喜也会盯着不让他多吃,但他心里清楚,刘双喜对他的好,有刘双喜护着,他很多事情都不必去想。

    而郑三娘没了男人,婆家欺她孤苦,娘家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若是他再不对她好,三娘也太可怜了。

    别人不是说他图了郑三娘的家产吗?那他就争口气,让这些人都瞧着,三娘认他这个儿子,就等着享福了。

    一直默默地吃着喝着仿佛远离了是非纷扰的云珞,突然抬头望向刘双喜,这一刻他好像明白刘双喜为何想要找男人生娃而不愿成亲的心情了。

    云家人口简单,到了他这辈更是就剩下他一根独苗。他从未体会过升斗小民为了家产鸡飞狗跳的生活,更没想过为了争不属于自己的家产,有些人竟然连脸都不要了!

    刘双喜更是连娘家都没有的孤女,一个没有靠山没有背景又很能干的女人,与其嫁人后要养一大家子白眼狼,还真不如单纯赚钱养娃的日子逍遥快活!

    郑玉和耷拉着脑袋出来,看了眼自家老婆孩子坐的那桌,什么话没说转身出了郑三娘家,可那眼神却带着怒火,尤其是看向自家老婆时,似乎在说她教出的好儿子!

    随着郑玉和的离开,很多人都议论纷纷,有替郑三娘不平的,也有看郑玉和家笑话的,好似少说一句就显不出他们刚刚看了一出好戏。

    郑玉和的老婆听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菜也不吃了,酒也不喝了,指着郑三娘待的屋子,跳着脚骂了几句,扯着儿子们就往大门外走,诅咒发誓这辈子都不登郑三娘家的门。

    路过刘四喜身边时,故意偏了几步朝刘四喜撞去,刘双喜手急眼快把刘四喜拉到身后,郑玉和老婆没撞到刘四喜,反而撞到了刘双喜的肩上,好似撞到一堵墙,没把人撞倒,自己却退了几步差点坐到地上。

    扶着身后的桌子站好,郑玉和老婆狠狠地瞪着刘双喜:“夭寿哦,年纪不小了嫁不出去,就想图谋别人的家产,还打算做一辈子老姑娘,让郑三娘养你们姐弟俩?”

    郑三娘从屋子里出来,眼圈有些红,对自家大嫂道:“大嫂,不关双喜的事,你别到处乱咬!”

    郑玉和老婆‘嗤’地笑道:“弟弟都是她教的,还不关她的事?你啊,就是被人几句话哄住了,都分不清胳膊肘该往哪边拐了。”

    郑三娘往前几步,拉住跑过来的刘四喜的小胖手,在他的头顶轻抚过,对刘四喜安慰地笑了笑,才对郑玉和老婆道:“谁对我好,我胳膊肘就往哪边拐,那些就惦记着我死了好霸占我家产的,我心里都明镜似的。来四喜,当着街坊邻居的面,喊声干娘听听,往后你就跟我亲儿一样。”

    刘四喜甜甜脆脆地叫了声:“干娘,四喜孝顺你,往后不会再让你给人欺负了!等四喜长大了,赚好多好多钱,让你跟着四喜享福!”

    本来听着很平常的话,郑三娘的眼圈却更红了,抱着刘四喜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嘴里不住地道:“好孩子,干娘没看错你!”

    靠在郑三娘的身上,刘四喜对着郑玉和老婆做了个鬼脸,气得郑玉和老婆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噎得难受。

    最后还是被两个大点的儿子拖出了郑三娘家,只是临出门时,不知是精神恍惚,还是没注意脚下,好好的突然摔了个大马趴,鼻子脸抢在地上又是泥又是血的糊了一脸。

    刘双喜眨着眼,看着没事儿人似的云珞暗自好笑,别人或许没看到云珞的脚怎么动作的,刘双喜却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脚尖轻轻一勾,一块小石子就朝着郑玉和老婆飞去,还用问吗?人趴下是他的功劳。

    眼看桌上已杯盘狼藉,闹了这么一场大家也不好再留,那些或多或少都想打郑三娘主意的亲戚们也没脸再留下,与郑三娘告辞后就匆匆离开。

    亲戚们走了,邻里们也不好再留,临走时对刘双喜说了些铺子开张会去捧场和祝生意兴隆的客套话,刘双喜都一一笑着谢过。

    仿佛一瞬间,院子里就只剩下刘双喜一家、郑三娘和郑三娘家的丫鬟婆子了。

    郑三娘对刘双喜笑得有些无奈,认识这么久了,在刘双喜的眼里,郑三娘一向是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性子,倒显得此时的柔软让人分外心疼。

    云珞同刘双喜说了一声,便从大门出去回了隔壁。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