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抱一辈子也不会腻
    见云珞翻身倒回床上,刘双喜松了口气,却也有着淡淡的失落,所以在云珞伸手将她的头搂进他的臂弯时,只是愣了下却没拒绝。

    虽然知道这样放纵自己的心不对,若不能长长久久,又何必要让自己慢慢适应云珞带给她的温馨呢?可云珞的怀中真的很温暖,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要这样一直到老多好!

    刘双喜没动,云珞勾了勾唇角,他就不信刘双喜能拒绝得了他这种慢慢的浸透,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还想着和别的男人生娃,早晚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男人。

    不过现在却不能逼得太紧,刘双喜原本就与一般女子不同,真拧巴起来他也很头疼。

    云珞的怀里很温暖,刘双喜却怎么也睡不着,突然想到上次想要问云珞年纪的事儿来。平爷给的卖身契上写方宏远二十有一,可如今知道名字都是乱写的,年纪这东西就更不靠谱了。

    云珞这人气场有时太强大了,不像个少年人该有的。可有时候又有点幼稚得让人无语,比如生她的气的时候,比刘四喜还幼稚。

    既然睡不着,刘双喜就挪了挪身子,脸对着云珞的脸,推了推闭着眼睛的云珞,问道:“云珞,你今年多大?”

    云珞一只手搂着刘双喜,一只手枕在脑后,不知是困了,还是刘双喜才想到问他的年纪让他有些不爽,声音就有些漫不经心,“十九。”

    刘双喜古怪地看着云珞几眼,心想:还好还好,比自己大两岁,也不算老牛吃嫩早。可十九岁在外人面前就如此能沉得住气,可见与打小的教育有关,云珞的出身定是不凡。

    被刘双喜这样看着,云珞颇为不自在,“怎么?看我不像十九?”

    刘双喜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又顺嘴加了一句:“看着是有点着急。”

    说完刘双喜就后悔了,这话是她从前与好友打趣的时候常说的话,怎么今儿顺嘴吐露出来?就云珞那气性,还不得跟她急?

    悄悄打量云珞的反应,生怕云珞这回真的想掐死她。

    云珞回味了好一阵子才明白刘双喜说的着急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讽刺他长得老吗?真是给她脸了!

    见云珞脸色越来越黑,刘双喜吓得往后缩了缩身子,就怕云珞这回真要把他那修长的手指掐上她的脖子。

    “那个,你冷静点,我也不是说你老,就是……就是……就是你这人太沉稳了,不像个年轻人,再说你也不是太显老……”

    “不是太显老还是显老呗?”云珞咬牙切齿地说着,自从遇到刘双喜之后,他这牙就一直痒痒的,真想咬她一口。

    脑子里想着,云珞张嘴就咬住刘双喜的脖子,刘双喜一惊,更是动都不敢动了。却还试图说服云珞原谅她的口无遮拦,可嘴刚张开,就被云珞用嘴堵上,显然是不想听她再说一句话了。

    云珞的双手捧着刘双喜的脸颊,唇瓣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厮磨,温柔却像在点火。

    刘双喜被撩的头晕眼花,望着云珞的眼神都是迷离的,可当她听到云珞有些急的喘息,立马就恢复了神智,轻轻地道:“我……累了!”

    云珞捧着刘双喜脸颊的手一抖,抬起头,俯视着刘双喜不敢与他对视的双眼,突然觉得好无力,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前还那么热情洋溢地要跟他生娃,一次就被吓怕了?还是说他那晚的表现真的太差劲了?

    怕云珞发火,刘双喜的心跳得怦怦的,好在最后云珞还是翻身躺回床里,并没有一怒之下真要掐死她。

    刘双喜觉得她这时候真应该解释解释,可刚一张嘴,云珞便凶巴巴地道:“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

    刘双喜识趣地闭嘴,觉得小孩子嘛,长得再老成也还是小孩子,看吧,一着急就露出小孩子的本性了。好歹前世咱也活了二十多年,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盯着床顶的帷幔,想着千万不能睡,是不是该做些懊恼和悔恨的模样?那样或许云珞心里能好受些,也容易原谅她。

    可盯着盯着眼皮子就开始打架。

    来大姨妈的日子果然是苦逼的,坐,坐不舒服;躺,也躺不舒服;走个路还要担心姨妈布会不会掉出来,用了三个月的草木灰了,刘双喜甚是怀念上辈没怎么关注的姨妈巾。

    当听到身边的人发出均匀的呼吸,云珞侧过头看了看刘双喜那没心没肺的睡颜,突然觉得既无奈又好笑。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呢?当初说要同他生娃的是他,等他中意她了,也睡了她了,又开始躲着他,真以为这样躲着就能躲得了?

    挥出巴掌将床头的蜡烛扇灭,云珞躺好后再次将刘双喜往怀里挪了挪,淡淡的馨香、抱起来肉呼呼的还很暖和,抱一辈子似乎也不会腻。

    刘双喜醒来的时候云珞已经不在床上,屋上放着一个装粥的罐子,罐子口坐着个盘子,盘子里倒扣了只大碗,罐子旁边还有一碟腌酸黄瓜。

    刘双喜过去将大碗拿下,在盘子里扣着一个馒头,拿下盘子看罐子里是半罐白粥,看着简单,配着腌酸黄瓜早起吃着肠胃最舒服了。

    墙边的洗脸架上放着一盆水,刘双喜碰了碰盆边,还带着温度。洗了把脸,又用手指沾了青盐刷了牙,抬头就看到彩云由打外面进来,问道:“几时了?”

    彩云一边端起洗脸架上的盆,一边回道:“辰时末了,小姐这几日身上惫懒,昨晚可睡得好?”

    刘双喜一惊,“这么晚了?你们为何没喊我起床?”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