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1章有辱斯文
    彩云道:“姑爷说小姐这几日太乏累了,没让奴婢喊小姐起床。姑爷还说,待会儿他送了少爷去学堂就去田里看看,让小姐先在家歇着,有什么事儿他回来再同小姐说。”

    既然云珞已经去了,刘双喜也就摆了摆手,“知道了,我这里不用你侍候了,若是没什么忙的就去歇歇吧,明日就要开张,到时有你们累的。”

    彩云答应一声退下,刘双喜吃了桌上留着早饭,想着也没事情可做,就到院子里走走,顺便做做有氧操。

    她要到城外去看看也没别的,就是想看看那些妇人做事可还勤快,若是不合用的就都打发了,也当是杀鸡儆猴,让留下的人别存着滥竽充数的想法,免得等开始春耕了一个两个都学得干活不下力气。

    既然云珞去了,她就在家里歇一歇,等过了这几日再去也不迟。

    伸伸胳膊动动腿,刘双喜把浑身的筋骨都活动开了,再次感慨这个时代的姨妈巾用着不服帖,大点的动作都不敢做。

    好些日子不能蹦蹦跳跳,很不利于减肥。

    不过,捏了捏肚子,比刚穿越过来时少了很多肉,不用力已经掐不起大把大把的肉,看来再努力一阵子,身材变得美美的也不是梦了。

    正暗自得意着,就听前院传来说话声,刘双喜赶到前院,刘四喜已经气冲冲地跑进院子,身后跟着的侍书小脸也胀得通红。

    “刘四喜,你不在学堂里读书怎么跑回来了?”

    刘四喜看到刘双喜,扁了扁嘴一头扎进刘双喜的怀里,“刘双喜,我不要念书了!”

    除了因云珞被气哭那回,刘双喜还是第一回见着刘四喜哭,这是在学堂受了多大的委屈?拍着刘四喜的后背安慰,“不哭不哭,受了啥委屈跟姐说。”

    刘四喜却把埋紧紧地埋在刘双喜的胸前,一句话都不肯说。侍书在一旁也跟着抹眼泪。

    刘双喜也没再问,安慰了一会儿,见刘四喜哭累了,就让他先回屋歇着,等刘四喜睡下了,刘双喜才悄悄把侍书喊出来,虽然孩子年纪小,表达能力却不差,有什么话也能说清楚。

    刘双喜问:“少爷在学堂里受了什么委屈?”

    侍书张嘴就是一大套,“县太爷家的陈二公子丢了一方砚台,他们都说是少爷偷的,就因为少爷去之前学堂里没丢过东西。先生也不问清楚就让少爷把砚台还给陈二公子,少爷没偷就跟先生理论了几句,先生就罚少爷抄书,少爷字都认不得几个,哪会抄书啊?抄的不好先生就拿戒尺打他手板。先生还说少爷这等顽劣之徒念书就是有辱斯文,贼性不改往后还会再犯,让少爷往后别到学堂了,青山学堂不教贼,少爷气不过就把戒尺抢过来把先生给打了。”

    “噗”正喝着水的刘双喜一口水喷了出去,“你说刘四喜把先生打了?”

    侍书怯怯地道:“是那先生偏向陈二少爷,先打的少爷。”

    “打得……”将最后一个字咽回去,刘双喜放下茶杯,拿帕子擦了擦嘴,她差点就要叫打得好了,还好最后及时打住,不然真会教坏小孩子。

    小孩子嘛,要么呆萌呆萌的,要么就机灵机灵的,打人这种事怎么也得过了十五岁以后再学。

    不过,这件事刘双喜觉得还真不能怪刘四喜,才上学几天就被欺负,难道真是因为他们家没权没势在别人眼里也没钱吗?

    当然,像刘四喜打人这件事儿,本身刘四喜就是被逼的,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先生打了就打了,他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有辱斯文。

    他不想让刘四喜上学,咱还不稀得用他教,大不了同白山长商量一下,能不能让刘四喜转个班。

    但此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好好的孩子心里留下阴影,刘双喜觉得她很有必要去学堂一趟,刘四喜被人冤枉偷东西,她可不能这么算了,不然往后那些人还不定要往刘四喜的身上泼什么脏呢。

    一拍桌子,刘双喜腾的就站了起来,对侍书道:“这件事我去学堂问问,回来之前你先别同刘四喜说。”

    侍书用力点头,“小姐,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刘双喜摆手,“不用,你留下来照顾少爷,让喜悦过来跟我去一趟。”

    原本刘双喜是想让彩云彩月跟着去的,但云珞不在府里,刘四喜又哭着睡着了,后院的人都走了,怕被人摸进后院知道做麦芽糖的方法。

    可不带人又不符合她小姐的身份,本来那些人就是因为看不起刘四喜的出身才会刁难他,若是连个丫鬟都不带,就更显得没有身份,刘双喜才想着带喜悦过去充充门面,至于说才六岁的小孩子能做什么?

    雇了辆马车出城,坐在马车里刘双喜对喜悦道:“待会儿我去与人理论,你就跟着我,若是有人敢碰我,你就喊‘授受不亲,不许碰我家小姐’,记下了吗?”

    喜悦乖巧地点头,刘双喜又道:“若是有人碰你,你就躺地上喊疼知道吗?”

    喜悦又乖巧地点头,虽然刘双喜还是觉得喜悦不如侍书脑子活,可女孩子天生就娇气,像这种一碰就倒的角色侍书还真不适合做。

    马车出了临县,奔着青山学堂跑去。刘双喜之前坐过这辆马车,车夫认得刘双喜了,见她这个时候去青山学堂,笑道:“刘小姐这时候去学堂是给刘少爷送饭吗?”

    刘双喜好奇道:“怎么学堂还可以送饭?”

    “是啊,刘小姐不知吗?有些家中有钱的学子吃不惯学堂的饭菜,就会让家中每日午时送饭过去,这样更显得家中财势不凡。”

    刘双喜‘呵呵’道:“送个午饭就能显出家中财势不凡?莫不是送的都是凤肝龙髓吗?”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