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求安慰
    刘双喜点头,“没什么不好,不过是加双筷子的事儿。”

    白山长一喜,又严肃地道:“束修可不能少。”

    刘双喜笑:“知道白山长做不得主,束修自然是一文不会少的。”

    听了刘双喜的保证,白山长总算放下心头的一块大石,怕刘双喜对夫人有不好的想法,解释道:“我家夫人也就是节俭了些,别的地儿好着呢。不但能歌善舞、还通音律、晓诗文,可是难得的才女,人也善良,就是跟着我受了不少苦啊。”

    刘双喜睨了白山长一眼,不赞同地道:“白山长好像你也是青山学堂的山长,你们束修又收得那么贵,即使没有家财万贯,也不至于受苦吧?”

    白山长摇头叹气,却是一副不想说的模样。刘双喜也不好再问,眼看天也不早了,吃过饭的学生已经陆续往学堂里走,看到刘双喜与白山长站在院中,都规规矩矩地向白山长问好,可看刘双喜的目光却都有些审视。

    甚至有几个小子快速跑开时还在议论,“你们看那女的长的怪好看的,不会是山长要娶小吧?”

    “别胡说,师娘那么凶,给山长的胆子。”

    “你们不知道别瞎猜,那女的是刘四喜的姐,比刘四喜还凶呢,没看咱们山长一脸不想跟她说话的样子吗?没准是来找山长讨束修的。”

    “哦,难怪了,钱都到了夫人的口袋里,还想往出挖?啧啧,刘四喜他姐胆儿真大”

    “刘四喜的胆儿就小了?没看上午他把霍水给打的,课没授完就躲起来了,还不知明儿的课他能不能来呢。”

    “呵呵,那坏水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刘四喜打得真好!要不我都想打他了。”……

    学生们说着话就跑远了,白山长讪讪地笑着,刘双喜恍然,看来白山长惧内这件事就不是什么秘密,她还真想见见那位传闻中的夫人。

    白山长一路将刘双喜送到学堂门前,所有路过身边的学生都对刘双喜好奇地打量着。让一直因为胖很少照镜子的刘双喜成就感‘欻欻’地往上升。

    却不知她已经是怪好看的了,回家一定好好照照镜子看看,到底有多好看。

    正美着,就听有声音叫她,“刘双喜,你怎么来了?”

    刘双喜一愣,抬头就看到拎着食盒的云珞,“你怎么来了?”

    云珞道:“早上我送四喜上学时,听他说学堂的饭菜不好,刚在地里忙完,看她们做了饭菜,顺路就给他送些。你怎么来学堂了?不是刘四喜闯祸了?”

    说着,拉住刘双喜的手认真地看着,生怕刘双喜吃亏的模样让刘双喜心里很慰贴,可刚感动了没一秒,就听喜悦脆声脆气地嚷了起来:“男女授受不亲,不许碰我家小姐!”

    云珞看喜悦的脸都黑了,伸手把刘双喜搂在怀里,示威地对喜悦挑了挑眉,喜悦小脸胀得通红,咬着小嘴唇,“男女授受不亲,你还要亲我家小姐咋的?”

    刘双喜怕云珞真就当着青山学堂的学生面前亲她,赶忙道:“我起床时刘四喜带着侍书哭着回去的,问他怎么了也不说,后来问了侍书才知道,学堂里有人说四喜偷了砚台,教四喜的霍水先生不问明白就罚四喜抄书,四喜抄不好他就拿戒尺打四喜……”

    “说我们家四喜偷砚台?”云珞朝旁边的白山长瞪眼,“谁说的?让他出来!”

    白山长是看出来了,这位打眼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年轻人,脾气可称不上斯文,说不好了没准霍水还得挨顿打,赶紧朝刘双喜使眼色。

    刘双喜却慢吞吞地道:“就是陈县令家的二少爷,这事儿就先不说了,问题是四喜没挨着打,他戒尺抢过来,反把霍水先生给打了。我过来看了,打得还不轻,那脸肿的,啧啧。所以我就给四喜换了个先生教,毕竟咱们四喜把霍水先生打成那样,往后也没法儿再跟他念书了。”

    云珞‘哦’了声,见刘双喜已经把事情解决了,就没再想去给刘四喜讨个公道,一手拎着食盒,一手拉起刘双喜往回走。

    白山长抹了把头上的汗,就不明白这年轻人咋这么强大的气场,扫他那一眼让他有种小命要玩完的错觉,好在刘双喜还算有良心,看在他让刘四喜回来念书的份上,把这件事儿给圆上了。

    唉,他这个山长做得真是苦啊,钱做不得主也就算了,学堂里的学生来头大也就算了,先生也一个比一个牛气,哪个也得罪不起,只能他跟着装孙子。

    回头见了夫人一定要记得求安慰!

    刘双喜和喜悦来时雇的马车忘了让他在学堂外面等,车夫已经赶着马车回城了,他们只能走回临县,好在也就十几里路走起来也不算远,刘双喜今日身上也清爽了不少,不似前几日那么乏累。

    可回头一看喜悦跟在后面小跑,个小腿短让人瞧着都累,刘双喜干脆伸手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

    喜悦身子僵了下,感觉到刘双喜抱她时的动作那么自然,偷偷打量刘双喜的脸,见她被云珞牵着手,眼神一直落在云珞的背上,并没注意到自己在看她,小小地松了口气。

    喜悦悄悄地把脸埋在刘双喜的肩上,不安地趴了一会儿,见刘双喜并没怪她不自量力,唇边露出幸福的笑容,觉得刘双喜身上的味道像娘,又不像娘,虽然那个她喊娘的女人抛弃了她跟着男人走了,可她还是会时常想她。

    如今趴在刘双喜的肩上,她又好像想起很小的时候趴在了娘肩头的日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