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章就是看你不顺眼
    刘双喜将鸡内脏里的脏东西先挤出去,又过了两遍水,再用筷子套住一头,翻过来,用草木灰揉了几遍,洗干净再翻回来。和鸡心鸡肝鸡胗一起剁碎了,放到之前趁热用水调稀的鸡血里,加入葱花、姜和盐。

    大锅刷洗干净,将调好的鸡血倒入锅中,用锅铲慢慢地翻动,直到鸡血和鸡杂都凝固成块,虽然不美观,吃一口却香得很。

    刘双喜将做好的鸡血羹盛到大碗里,又盛了一小碗放到一边让喜悦先填填肚子,孩子小不扛饿,虽然一直没说,可肚子已经咕咕地叫了半天。

    见喜悦吃得香,不时朝刘双喜笑一下,一双大眼弯弯的像两道月芽,可爱的刘双喜心里阵阵发甜。

    这边除了油盐酱醋和葱姜蒜也没有别的调料,刘双喜想要露一手的打算落了空,最后干脆做了一个白切鸡,野鸡的鸡肉紧实,吃在嘴里甚有嚼劲。

    兔子则做了个辣炒兔丁,浓浓的辣味掩盖了兔子本身的土腥味,云珞和喜悦都吃得停不下嘴,喜悦更是边吃边喝水,辣得头上见了汗还是停不下嘴。

    女人们在一边看的直流口水,却没一个敢上前的,只能用愤愤地眼神看着三个大吃大喝,想着待会儿她们也上山去抓点野味回来做了吃。

    吃饱喝足,刘双喜又将剩下的兔子和鸡都混在一起,又加了些土豆炖了一大锅,眼看天色不太早了,再不回城就来不及,刘双喜让喜悦去地里把干活的女人们都喊回来,让宋冷珍在回来之前就把人名都记下,免得和这边不做事的女人分不清谁是谁。

    知道刘双喜这是不赶她们离开的意思,干了半天活的女人们都满脸喜色。

    当刘双喜让宋冷珍将锅盖揭开,看到里面满满一锅鸡肉兔肉炖土豆时,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的女人们馋得直吞口水,她们也好些日子都没吃过肉了,差点都忘了肉是什么味的。

    刘双喜道:“你们只要好好干活,肉不会缺了你们的,可谁要是还偷懒怠工,我刘双喜也容不下这种人。今天看你们做事还卖力气,之前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现在都去拿碗来,点到名的过来打饭!”

    刘双喜把宋冷珍刚记的名册递给云珞,云珞对着名册念,念到一个人,过来一个到大锅前,由刘双喜把碗里装得满满的。

    喜悦在旁盯着女人们看,突然指站到刘双喜面前的女人道:“小姐,这个人没干活,刚刚小姐和姑爷做饭时,她还在旁边说风凉话了。”

    刘双喜厉目一瞪,宋冷珍就是一哆嗦,赶忙对喜悦笑道:“喜悦是不是记错了?姨姨可是一个个对着人记的名。”

    喜悦摇头,“喜悦没记错,是小姐让喜悦看着谁干活谁没干活,喜悦都记得清清楚楚。”

    刘双喜眯着眼道:“宋冷珍,你是否该解释一下?”

    宋冷珍脸白了白,“东家……可能是我记错人了。”

    “记错人了?我让你回来之前把人名记好,就是怕你回来后人杂乱有人想要浑水摸鱼,怎么在外面也没记明白?还是说……你是故意的?”

    宋冷珍低着头,却用眼角的余光去看那个拿着碗等着打饭的女人,那女人见了笑道:“东家,您说我辛苦干了一天活,就因为这小丫头片子一句话,你就说我没做事,这不是冤枉人嘛?我这一天的活可不是白做了?”

    喜悦道:“小姐,喜悦记得很清楚,她还说姑爷和小姐的坏话来着,别人喜悦记不住,她也得记清了。”

    刘双喜笑着抚了抚喜悦的头顶,“我相信喜悦记得清。”

    那女人不干了,“合着就凭这小丫头一句话,我就白做了?”

    刘双喜道:“做没做你自己心里清楚,再说明早我才会让人来结你们的工钱,虽说前些日子你们都没做事,但工钱我都给结到今日,不管做没做事,工钱都不会少了你们的。”

    虽然刘双喜说工钱都给结,女人却还不依不饶,往地上一坐,“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无良,凭啥我做事了你非得说我没做?今儿不给个说法我就不起来了。”

    随着女人坐在地上,剩下下午没去做事的女人也往地上一坐,“不给说法我们就不起来了!”

    刘双喜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撒泼的女人们,对云珞道:“继续!”

    云珞又接着念下面人的名字,念到名字的过来打饭,等都打完了饭,刘双喜再看向还坐在地上的女人们,本来已经吵闹累了的女人们见刘双喜看她们,又吵嚷着让刘双喜给个说法。

    刘双喜清了清嗓子,大声道:“想要我给说法是吗?”

    女人们点头,“对,不给说法不成,凭什么就说我们不做事?”

    刘双喜‘呵呵’两声,“行啊!我给你们的说法就是,我看你们不顺眼,不想雇你们怎么着?”

    女人们倒不知还能说什么,她们之前只想着逼刘双喜承认她们有出力做事,这样刘双喜就没理由辞退她们,可人家刘双喜就是不说她们出不出力,完全就是看她们不顺眼。

    谁让你们不合东家的眼缘,东家不愿意雇你们,你们到哪去说理?

    女人还想再闹,却听刘双喜对云珞道:“明儿你过来给她们发遣散费吧,到时怕她们胡搅蛮缠就去衙门里请几个差官来,有差官跟着,我看谁还敢闹事。”

    云珞点头,“嗯,这个好办,我认得临县的陈县令,就让他派几个人过来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刘双喜还是第一次听云珞说他认得临县的县令,因为刘四喜是被陈县令家的二少爷冤枉偷砚台,刘双喜对陈县令的感观也不好,下意识就当他是个贪官。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