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9章你就是我儿子!
    云珞望着刘四喜背着小胖手出门的背影,下意识在身上擦了擦手心里刚刚冒出的汗,暗笑自己竟然在刘四喜的面前紧张了,这种紧张的情绪,即使当年他在千军万马之中杀个几进几出都没有过。

    但刘四喜是刘双喜如今唯一的亲人,平日也能看出刘双喜对刘四喜的在意,若刘四喜不同意他们成亲,别看刘双喜之前在床上时答应的好好的,没准真就会毁婚了。

    好在刘四喜虽然对他不是那么满意,却也赞同了他要与刘双喜成亲的决定,只要让刘双喜真正成为他的妻,往后不管是什么原因,刘双喜也别想再反悔,他的孩子又岂能只有母亲而没有父亲?

    云珞突然发现,那个时常把他气得牙痒痒,恨不得咬上一口的女人已经不知不觉占据了他的心,既然她已经成为他的女人,云珞认为,这辈子她就没有再离开他的机会,除非这次回去他把命丢了。

    吃过早饭,云珞去了趟县衙,既然要成亲就要弄得正式一些,至少婚书得有吧?不管这个婚书是否够力度,至少让刘双喜知道她也是嫁了人的女人,往后有事儿没事儿,可不能再想别的男人。

    她孩子的爹只能是她拜过堂、成过亲,还有婚书的相公。

    当然,这个婚书也只是暂时糊弄刘双喜,不让她再生出别的心思。

    等将来,他一定要正正式式、风风光光地让刘双喜再嫁他一次。

    陈奇瑞正在后宅拎着陈二少爷的耳朵教训,“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把朝廷的事儿往外说,你怎么就不长记忆?这次就因你把朝廷要大量铸造新钱一事透露给了赵八,如今赵家先一步收了大量的铜,你可知你爹要多使多少银子才能凑够朝廷分派下来的铜?”

    陈二少爷将耳朵从陈奇瑞的手中拯救出来,一边揉着一边不以为然地道:“银子又不是你的,多使就多使点呗,往日里你又不是没得过赵家的好处?好歹做人也不能太贪了,还是觉得这次赵家给的好处不够?随便找个理由不就等着他们乖乖给你送银子来了。”

    陈奇瑞拿手指点着少不更事的陈二少爷,嘴里发着狠道:“你就是我儿子,就是我儿子,不然我一准把你关起来,治你个泄露朝政的罪。”

    陈二少爷撇了撇嘴,知道陈奇瑞也就是嘴上发发狠,他的小舅舅是定北王身边的红人,而有个能力不凡的弟弟,陈二少爷的亲娘虽然是陈奇瑞的续室,陈奇瑞对她却是又敬又怕,谁让陈奇瑞的官跟小舅子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将来升官发财都得靠着小舅子了。

    治陈二少爷罪的话陈奇瑞当然也只是说说,可看陈二少爷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又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同他懂事又听话的大儿子比起来,这个二儿子就是个混世魔王,偏偏他每次想管都会被夫人一顿数落,久而久之他对这个儿子也就听之任之了。

    这不,刚说了陈二少爷两句,夫人就从门外进来,陈二少爷一看到亲娘,捂着耳朵跑过来,“娘,娘,爹又拧我耳朵了。”

    陈夫人从袖子里抽出一方手帕,一边在身前挥动,一边哭天抢地,“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年纪轻轻的时候为了照顾弟弟一直没嫁,好容易嫁了个看着老实巴交的男人,又是个不顶事儿的,就会跟老婆孩子使脾气。有能耐你冲我来啊,伤了我儿,我跟你拼命!”

    陈奇瑞一脸无奈,这个夫人哪都好,就是撒起泼来没人敢接茬。

    陈夫人十二岁没了爹,十三岁时生下遗腹子的娘又难产而亡,为了照顾刚出生的弟弟把自己的终生大事都给耽误了。

    直到弟弟十八岁以后,在定北王跟前谋了个差事,三十多岁的陈夫人才嫁给陈奇瑞做了续室,生个儿子也当成宝一样地护着,平日里陈奇瑞敢动儿子一根寒毛,陈夫人就能跟他拼命。

    而陈夫人打小在乡下长大,没读过书也就罢了,带着幼弟受了不少欺负,若不泼辣点也很难把弟弟养大,陈奇瑞当年也是佩服夫人的重情重义才托了媒人提亲,谁想娶回来却是个母老虎。

    好在只要不事关陈二少爷,陈夫人还是个知冷知热的好女人,让陈奇瑞也挑不出错来。

    见陈夫人边哭喊着边数落,手上的帕子一下下地抽在自己的脸上,陈奇瑞求饶道:“夫人莫哭,夫人莫哭,我这就是吓吓他,让他往后别跟赵八走得太近,那小子心眼太多,别哪天被他给卖了。”

    陈夫人闻言止住哭喊声,回头看了看陈二少爷,“你还跟赵八玩在一处?上次我同你怎么说的?那小子不地道,没得贪他一些小便宜,再吃了大亏。”

    陈二少爷不高兴地嘟着嘴,“你们都不了解他,他虽然是个少爷,可打小在府里就不被重视,当初和他交朋友也是我主动的,你们若再说他不好,可别怪我翻脸!”

    ‘啪’陈夫人一巴掌拍在陈二少爷的后脑勺,“你跟谁翻脸?几天没收拾你长能耐了是不?我和你爹看人的本事还不如你了?往后再让我知道你跟赵八那小子一块儿玩,别怪我打折你腿。”

    陈奇瑞拈着胡须看着陈夫人教训儿子,一脸的幸灾乐祸,不时还摇头晃脑。

    陈夫人虽然平日里把儿子捧着手心里当成宝,不许别人碰一下,但真教训起时下手也重,只要陈夫人一发火,陈二少爷的腿肚子都抽抽。

    只是事关赵八,陈二少爷难得对陈夫人抻着脖子喊:“我就要跟他玩,你们凭什么说他不好?”

    陈夫人脾气上来,追着陈二少爷满屋子地打,陈奇瑞看了眼门外,见师爷正从二门进来,只是见陈夫人追打陈奇瑞便停在外面,生怕跑进来打扰了陈夫人的兴致。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