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屎一样的味道
    云珞也洗过之后回屋,看到刘双喜捏着自己的肚子傻乐,有些不满地皱着眉,最近刘双喜瘦得厉害,虽然肌肤还是很紧致,没有突然瘦下来的松松垮垮,可肉少了捏起来的手感差了很多,他要不要提提意见呢?他还是喜欢肉多一点的小肚肚,

    见云珞进来,刘双喜热情地扑了过来,一只手攀上云珞的肩头,另一只手就往衣襟里探,虽生涩却极撩人。被刘双喜的热情感染,云珞的眼中染上一层迷离的光,虽然已不是第一次、虽然嘴上嫌弃过刘双喜不矜持,可这样的刘双喜总是能轻易地挑起他的情绪,让他欲罢不能。

    但若是被他知道刘双喜是打着睡别人的男人,睡一次少一次的想法才会热情如厮,估计云珞又会想要咬刘双喜了。

    刘四喜吃过饭回去温习了功课,想到今日在学堂里陈礼给他赔礼道歉,就想同刘双喜说说陈县令还是个不错的好官,不但自己为人谦和,就是儿子都教育得极好,往后刘双喜可别再对陈县令怀有偏见了。

    而陈礼霸道是霸道了些,却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孩子,甚至陈礼还提出要与刘四喜做朋友,不过却被刘四喜无情地给拒绝了,他可不想陈礼往后用朋友的借口吃他的菜不给银子。

    想着自己怀里的二十几两银子,刘四喜觉得下个月的束修已经不用刘双喜给拿了,若是再读几年书,娶媳妇的银子也攒够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菜太少,能在青山学堂读书的少年家境都不错,还有很多也想同刘四喜买菜的同窗,只可惜每天只有六个菜,刘四喜即便一盘不留,除去卖给陈礼和赵八的四盘,其余人就是排着队也要排上一两个月才能轮到。

    刘四喜站在云珞和刘双喜的门外,高声喊道:“姐,姐夫,你们歇了没?”

    云珞就像被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眼睛瞬间的清明,沉声道:“你们姐弟俩,都是够磨人了。”

    刘双喜对着门外吼,“滚!”

    看了看镇定如常地在旁边厨房里熬糖的彩云彩月,刘四喜被吓到了,拍着的胸口很圆润地滚了。

    彩云彩月听到那声滚时向外探了探头,刚好看到刘四喜拍着胸口跑掉,却没心思管发生了什么,反正四喜少爷隔两天不被小姐骂一次就耳根痒。

    这些日子铺子里的生意好,需要用到的糖也数量惊人,虽说有云珞帮着熬糖,但起早贪黑她们也要多熬些糖才行。

    好在刘双喜已经让戚大娘帮着留心有长得干净整齐的妇人给介绍几个过来,等人手够了,她们往后就专心熬糖,前面的生意就不用她们操心了。而刘双喜给她们的工钱可是比别的人高出两倍还不止,她们对刘双喜真是死心塌地。

    可想到刘双喜与云珞的相处,彩月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说小姐对姑爷是不是太好了?铺子里的事不避着他也就是了,连活都不让他干,姑爷整天闲着,可别闲出什么事儿。”

    彩云‘噗’的笑出声,“彩月也知道操心了?那你说姑爷能闲出啥事?”

    彩月脸一红,“我这不是替小姐着急吗?小姐也不管管姑爷,这万一出去跟谁看对眼了,小姐往后还不得整日以泪洗面?”

    彩云道:“你啊,就别操心这些有的没的了,别看小姐整日笑呵呵的像没啥心眼,其实小姐心里有数着呢。我看她也不像是打着主意和姑爷过一辈子,这里面的事可不是你我能猜到的。咱们就好好地干活,替小姐赚更多的银子,到时啥样的男人小姐找不到?这世道有钱没钱的男人都能娶好几个,凭啥咱们小姐就非得在姑爷这棵树上吊着?”

    见彩云说到后面,神色很有些不以为然,彩月疑惑道:“你是不是知道啥?”

    彩云压低声音道:“这事儿我同你说,你可别跟第三个人说知道吗?”

    彩月赶紧点头,虽然她是笨了些,可这嘴是真严,尤其事关小姐,她哪能往外说呢?

    彩云道:“我有一天早上给小姐送洗漱的水,听着小姐和姑爷说等她怀了娃就让姑爷走,估计是和姑爷之前有约定,要给小姐留一个娃。”

    彩月听了有些着急,“真让姑爷走?那小姐一个人养娃吗?”

    彩云点头,“我听着是这个意思,咱们家铺子生意这么好,小姐又不是养不起娃,何苦同别的女人抢一个男人?还要养别的女人的娃。我也想好了,等将来攒些钱,想要娃养老就找个男人生一个。小姐对咱们这么大方,还怕养不起娃吗?”

    彩月听得动心,看着彩云道:“你说的我也动心了,要不往后咱们老了那天就一起过,我怕疼,娃就不生了,让你儿子管我叫干娘,让他给我养老送终,我攒的钱也都归他。”

    “行,咱俩谁跟谁啊,我儿子就是你儿子,就这么说定了!”

    愉快地说定了的小姐妹俩更加努力地熬糖,为将来共同养娃而努力,对云珞是否会走倒不那么关心了。

    早起,刘双喜到厨房去看她早些时候做的青方,前世她就很爱那个味儿,不时就会做一些吃,虽然麻烦了些,但自己做的更合口味。

    那东西闻着臭,吃着却香得很,据说慈禧活着的时候就极爱这个味道,尤其是配着白米饭吃,一块刘双喜就能吃一碗饭。

    算着时间今日差不多就可以吃了,可在厨房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便喊正在做饭的王梅,“你看到我放在这里的那个坛子了吗?”

    王梅刚摇了摇头,就想到昨日陈奇瑞几人过来,“昨日陈县令他们过来,走时彩月给他们带了两罐咸菜,小姐说的莫不是那两罐?”

    刘双喜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做的青方就是被陈奇瑞给带走了,想着陈奇瑞回家后打开罐子时的惊悚,刘双喜不厚道地笑了。

    而此时,县衙后宅,一家人坐在桌边,期待地看着丫鬟将昨日县令、大少爷和舅老爷带回的咸菜罐打开。

    想到昨日在双喜甜食吃过的咸菜,陈奇瑞、叶见成和陈宣的口水都要流出来。

    可当咸菜罐打开的一瞬间,满屋子像屎一样的味道和里面灰绿灰绿的颜色,让所有人忍不住地冲了出去,扶着门前的栏杆呕了又呕,好在昨晚吃的都消化了,也没什么好吐,可那臭气薰天的味道却一直萦绕在鼻间,怎么也挥之不去。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