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有毛病吗?没毛病!
    想男人想疯了?刘一妙想哭又想笑,她的一片真心竟然被如此践踏。她还真是想云珞想得疯了,不然怎么会一厢情愿地以为这男人一定会愿意跟自己走呢?



    看云珞与她几次梦中完全不同的冷漠,刘一妙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男人与她不熟,可想到这样的男子要配刘双喜那样的蠢货,刘一妙还是冲动地道:“公子,你难道真要和刘双喜过一辈子吗?”



    云珞听了刘一妙的话,不知想到什么,微弯了嘴角,“对,就是一辈子!一生一世!”



    说完,不再理刘一妙,而是转身看向厨房的方向,似乎在期待刘双喜的反应。



    从刘一妙喊‘等等’时,刘双喜就已经走到厨房的门前,刚刚的话她都听了进去。而众人看来,云珞最后一句就是说给她听的。



    刘双喜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又黯淡下来,可当刘一妙目光转来时,刘双喜嘴角已经挂起有些不羁的笑,“哟,这不是刘大小姐吗?怎么心血来潮过来跟我抢男人了?可惜你太瘦了,我男人看不上你。”



    说着话,刘双喜走到云珞身边,伸手挽住云珞的手臂,整个人都贴了上去,贴得那叫一个紧,胸前的两坨肉挨着云珞的手臂,样子却无比自然亲切,看向刘一妙的目光如同示威。闪舞网



    云珞发现自己竟习惯了刘双喜这吊儿郎当的样子,甚至还觉得她这样气人很可爱,尤其是手臂上的柔软让他想一直这样贴着也不错。



    刘一妙吃惊地道:“你是……刘双喜?”怎么就瘦了?



    刘双喜‘呵呵’地笑道:“刘大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儿,好歹也是自小一同长大,这才几个月就不认得了?”



    说完蹭了蹭云珞的手臂,“相公,你说过除了我之外不会看任何女人,你说你看没看她?”



    云珞低头看嘟着嘴的刘双喜,越看越觉得吃醋的刘双喜更可爱,伸出空着的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笑道:“没看,除了你谁也不看!反正也不好看!”



    刘双喜满意了,朝刘一妙示威似的扬了扬下巴,“刘大小姐,你家相公吃醋了!”



    从司徒广与刘一妙发生争执起,就已经有人在议论纷纷了,有说司徒广书都白读了,把礼义廉耻都抛到脑后,也有说刘一妙不该当着这许多人面前扫自家未婚夫婿的脸面,这若是嫁过去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再看刘一妙追着刘双喜刚成亲的相公说那些话,大家才都恍然了,难怪她会对她的未婚夫婿说那些话,原来心里有了别人,还是别人的相公,这女人看似柔弱的让人怜惜,实则真不要脸!



    刘一妙已经被云珞和刘双喜之间的粉红泡泡闪瞎了眼,听刘双喜说起,才记得还有一个司徒广,虽然她腻烦了司徒广的虚伪和薄情,但毕竟二人还有婚约在,她当着司徒广的面对别的男人示好,就是换了别的男人都要受不了,更何况一向自认是天之骄子的司徒广了。



    此时回头就看到司徒广寒着一张脸,显然已经气极了。



    见刘一妙转头,司徒广双眼痛红地走上前,“刘一妙,我是看错你了,说什么要守孝三年,原来是惦记上刘双喜的男人了?你把我们司徒家当成什么了?”



    说完,对着刘一妙就连扇了两个耳光,绿莺吓得‘嗷嗷’直叫,却没敢上前拦着,生怕司徒广连她也一块儿打了,何况在她心里,若是能同刘一妙一起嫁进司徒家,她最差也能做个通房丫鬟,虽然还是侍候人的下人,可地位却比嫁个小厮高得多。



    所以绿莺早就对司徒广芳心暗许了,可刘一妙却作死地要和刘双喜争男人,这是把司徒广的脸往地上踩啊,被打也不冤。



    刘一妙被司徒广扇了几个耳光,脸顿时就红肿起来,顺着嘴角往下流血,司徒广还不解气,对着刘一妙的肚子就踢了一脚,把人踢倒在地,又连踹几脚,才被如花似玉给假模假样地给拦下。



    “相公,不气不气,这样的女人没嫁过来就不安分,可不能让她进司徒家的门,回去把亲退了就是,看她往后还怎么嫁人。”



    司徒广闷闷地‘嗯’了声,转头看了周围的人一眼,那凶恶的模样把人吓得都低下头,只有云珞和刘双喜看着他动刘一妙,虽不是看得津津有味,却没有要劝的意思。



    云珞一向对那些对他起了不该有心思的女人不屑一顾,而刘双喜更简单,不管她和云珞是怎样的,可在人前他们就是夫妻,刘一妙抢她男人都抢上门了,她没上去踹两脚已然不错,还指望她救人?做梦吧!



    虽说这两人半斤八两,都不是安分的,但做为男人这口气谁都不能忍,司徒广动刘一妙有毛病吗?没毛病啊!



    司徒广打完刘一妙,恶狠狠地瞪向云珞,却被云珞冰冷的目光一扫,心虚地瞪向刘一妙,“刘一妙,你等着,我司徒家容不下你这种水性扬花的女人,你就等着退亲文书吧!”说完,带着如花似玉出了双喜甜食。



    绿莺在后面边追边喊:“司徒少爷留步,司徒少爷留步。”



    追上了拉住司徒广的袖子哀求,“司徒少爷,小姐只是一时糊涂,您大人有大量,莫要与小姐计较。”



    司徒广却一把将她挥开,“滚!不同她计较?难道要看着她给我戴绿帽子吗?”



    绿莺被甩得撞在墙上,后背生疼,缓过神时司徒广已经带着如花似玉走远了,绿莺才慢吞吞地走回双喜甜食,上前去扶刘一妙起来,结果被刘一妙一把甩开,又跌坐在地。



    刘一妙瞪着绿莺,“谁给你的胆子自作主张去求他?这门亲事即便他不肯退,我也是要退的。”



    绿莺垂着头,眼底一片晦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