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是男人总要有些血性
    见刘一妙挺着脊背往双喜甜食外面走,之前在东厢的小丫鬟忙道:“刘大小姐,您吃东西还没给钱呢。”

    刘一妙脚步一僵,示意绿莺给钱,这次她是丢足了脸,可她还有她的尊严,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绿莺从地上爬起来,拿出钱袋,“多少银子?”

    丫鬟算了下笑道:“总共七两八钱银子,多谢了!”

    绿莺惊叫:“你们宰人吗?我家小姐才点了几样就七两八钱?”

    丫鬟委屈地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你们小姐点了三两二钱银子的,可你们家姑爷也点了四两六钱,你们吵架吵着人走了,谁知是不是有心想要赖账?”

    绿莺还要要与丫鬟争辩,见周围人都对自己主仆二人指指点点,刘一妙忍着怒火道:“绿莺给银子。”

    绿莺没再多言,从钱袋里拿出银子给了丫鬟。丫鬟笑嘻嘻地接过,却没说欢迎下次惠顾的话,毕竟发生这种事情,刘一妙若是要脸的就没有下次了。

    眼看正主都走了,没什么热闹可看,大家都回自己的位置该吃吃,该喝喝,没有在屋子里面打起来,没有把桌椅掀翻,没有免费的甜食,让人有点失望!

    当然,若是有这些,刘大小姐要付出的恐怕就不只是七两八钱了。想想上次那两个摸了云珞的女人,不管是听说还是亲眼见着,二百两的银子可不是小数呢。

    虽然该走的都走了,但谈论的话题却离不开梅西镇刘家大小姐和司徒家大少爷,怎么看这二人都与传说中不同,难道他们的好名声都是够别人鼓吹出来的?

    而随着众人散去,刘双喜松开挽着云珞手臂的手,柔软刚一离开,云珞就有些不舍,低头看了看刘双喜丰盈的身材,再抬头看看天色,烦恼地发现日头才爬上正中,何时才能落下呢?

    晚上杜乐生又同刘四喜一同回来,刘四喜回来后就闷闷不乐,吃了几口饭就回屋了,刘双喜只当孩子大了有心事,或是在学堂里与同窗闹了矛盾,并没放在心上。

    结果第二日早起云珞和杜乐生喊刘四喜出来练拳,出来的却是小侍书,“姑爷,不好了,少爷不见了!”

    “不见了?”云珞进到刘四喜的房间,就见被窝高高地拢起,掀开却见里面塞了个枕头,伸手摸了摸一片冰凉,显然刘四喜昨晚就没在被窝里睡。

    刘双喜听到侍书说刘四喜不见了,也赶紧出来,就见云珞从刘四喜的房中出来,见刘双喜询问的目光摇了摇头。

    刘双喜急道:“怎么就不见了?不会是去茅房了吧?”

    云珞道:“被窝都是凉的,八成昨晚就出去了。”

    正说着话,彩云从前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小姐,梅西镇来人了,说是少爷昨晚拿着刀跳进刘府,在刘府又是放火又是要杀人,被拿了送到里正那里,此时里正派了人来,让小姐赶紧过去呢。”

    想到刘四喜昨日回来时的脸色,刘双喜就猜到他定是在学堂里听到了什么,才会半夜拿刀去了刘府,这小兔崽子,之前说的好好的,等有了本事再找刘大夫人报仇,这怎么好好的就拿刀去了?放火杀人可不是小事,若是刘大夫人计较起来,她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刘四喜了。

    “彩云,你快去叫辆马车来,我们这就去梅西镇!”

    彩云答应一声出去叫车,刘双喜就要进屋收拾东西,却被云珞拦下,“你在家里等着,我去!”

    刘双喜想要说这不是小事,她不跟着去心里难安,云珞却已看出她的心思,“你听我说,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说你是刘四喜的姐姐,而我是家里的男人,这种事情自然要由我出头。”

    刘双喜见云珞说的认真,而他如今的身份也是家里的男人,而且,她对云珞有着莫名的信任,觉得他出面事情就好解决,闻言便点了点头,可还是想要跟着。

    云珞劝道:“你与刘家的恩怨我也知道一些,这时候你若是跟去,刘家人难免要为难与你,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大不了多带些银两,他们若是想要银两给他们就是,只要把四喜保出来,往后这个公道我自会替你们讨回来。”

    音外之意,他相信刘四喜平常虽有些不靠谱,却不会胡乱跑去放火杀人,想必是有他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就是刘家欠了他的。

    刘双喜在云珞的保证下突然觉得心安了,转身进屋翻了一千两的银票出来,“一定要把四喜救出来啊,那小子虽然浑了些,可毕竟是我弟弟。”

    云珞答应一声,将银票分成两摞揣了起来,一摞二百两,一摞八百两。

    马车来了后,云珞和杜乐生同上了马车,奔着梅西镇驶去。虽说刘双喜对杜乐生这种仗着竹马身份就在家里蹭吃蹭喝蹭住的行为有些不满,可这时候他能陪着云珞一同去救刘四喜,这份情她记下了。

    而坐在马车里,杜乐生对沉着脸的云珞道:“这事儿也怪我,昨日就看出四喜情绪不对,却没想太多,若是多注意一些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

    云珞过了一会儿才道:“此事未必都怪四喜,是男人总要有些血性,那刘家母子就没一个好人。”

    杜乐生疑惑地看云珞,他还不知刘四喜和那刘家到底有什么仇怨,竟然半夜跑去放火,虽说都姓刘,他却不好胡乱猜测。

    云珞道:“那刘家就是我的岳家,只是在我岳丈故去后他们姐弟就被嫡母赶了出来。虽说没听他们姐弟说起过刘家,但能生出那样的女儿,想必那位刘大夫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刘四喜去杀人放火,定是有他的理由。”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