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你就是刘双喜买回去的男人?
    杜乐生一早就知道云珞护短,甚至有时护起短来毫无道理,这也是他当年与云珞做了多年好友的感触,至于那位在云珞口中不是好人的刘大夫人,杜乐生没多少,倒是对那位刘大夫人的女儿好奇起来,“你这话说的,好像和人家的女儿多熟似的,小心弟妹听了吃醋。”

    云珞却瞟了他一眼没再说话。临县离梅西镇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但在云珞的催促下,不到半个时辰马车就赶到了梅西镇的里正家里。

    云珞给了车夫车钱,让他在门前等着,待会儿还要坐他的车回去。

    刚走到里正家大门里,就听到里面有人对骂、有人哭喊,还有人拍桌子。云珞和杜乐生相视一眼,都听出来与人对骂的是刘四喜,这小子还精神百倍的,显然没有吃多大亏,总算是可喜可贺。

    有堵在门外看热闹的瞧见云珞和杜乐生并肩进来,都愣了下神,实在是这两人长得太出众了,除去穿着打扮不提,那身气度让平日里见到里正都敢嘻嘻哈哈逗乐的人愣是生出敬畏之心。

    云珞朗声道:“我是刘四喜的姐夫,来接他回家!”

    屋里的声音瞬间停止,静了下便有人冷笑:“接他回家?真是笑话了,他昨晚又是放火又是伤人,若不是发现的早,刘家怕是都要被他毁了,还想回家吗?”

    刘四喜听到云珞的声音,激动地道:“姐夫,我在这里了,他们好多人欺负我一个小孩,你快来救我啊。”

    云珞并未与人对呛,而是在听到刘四喜说话后直接朝屋门走去,那些堵在门前的人纷纷给让出一条路,云珞和杜乐生就这样走了进来。

    在屋中众人脸上扫了一圈,看清屋**有十三人,坐在正中太师椅上喝茶的老者估计就是里正,两旁的椅子里坐着四个人,一个中年妇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十五六的少年,还有一个就是刘一妙了,在他们的身后还各站了几个下人,刘四喜被捆了双手坐在当中,其余几人则是站在里正的两边。

    一见云珞和杜乐生进来,刘四喜就像找到了主心骨,嘴里叫着:“姐夫,救我!先生,救我!”

    云珞朝他投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刘四喜就闭上嘴,瞪了刘大夫人一眼,乖乖地在地上坐着不再说话。

    而此时刘一妙的双眼肿得像桃一样,显然昨日回来就没少哭。见云珞走进来,眼中先是有光闪过,随即又黯淡下来,还带着几分懊恼和恨意,低着头揉着手上的帕子,大概是不想云珞看到她哭得双眼红肿的样子。

    云珞的目光没在她的身上停留片刻,而是与里正对面而视。里正将手上的茶杯放到桌上,看了眼云珞,“你就是刘双喜买回去的男人?”

    下马威?云珞双眸微微眯起,虽说这是事实,可听着咋那么不顺耳?而杜乐生闻言虽然没说什么,看云珞的眼神里带着调侃,他还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回去得好好打听打听,没准够他乐上半年呢。

    云珞道:“我姓云,与刘双喜已然成亲。今日过来想要看看里正如何处置我这内弟?”

    “成亲了不也就是个倒插门的!”坐在刘一妙旁边的少年冷笑,“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云珞知道这少年应该就是刘大夫人生的刘家嫡长子刘三石了,漫不经心地看了刘三石一眼,刘三石就感觉背上一寒,不由地打个哆嗦。

    里正把一切看在眼里,对刘三石的话却好似充耳不闻,笑呵呵地道:“既然成亲就是刘家的姑爷,今日能过来就不是外人,毕竟这也是刘家的家事,听听也好。”

    云珞道:“我今日来是要带刘四喜走,而不是来听听的,若没别的什么事儿,我这就带刘四喜离开了。”

    里正被云珞的话气笑了,“刘四喜放火行凶,人证物证都有,你说带走就带走?这还有王法了吗?若今日我让你把刘四喜带走,往后我这个里正还如何服众?”

    云珞却不回里正的话,而是问道:“刘四喜可伤了人?”

    里正看刘大夫人摇头,便道:“那倒没有。”

    云珞又问:“那刘四喜姓什么?”

    里正觉得云珞话里有话,便顺着他的话道:“刘四喜自然是姓刘,刘府的刘!”

    云珞深深地看了里正一眼,觉得这老头还挺上道,心下满意几分,却还是‘咦’了声,奇怪地道:“既然刘四喜姓的也是刘府的刘,不过是在自家玩火,不小心烧着了些许物件,却要闹到里正这里,是否有些小题大作了?若这把火是那位三石少爷点着的,难道也要里正出面?”

    里正为难地看向刘大夫人,道:“大夫人您看这事儿……”

    刘大夫人却盯着云珞许久未言,昨日刘一妙刚到家,司徒家派来退婚的人就到了,不但气愤地把刘一妙指责了一顿,还把教女不严的刘大夫人也臭骂一顿,刘大夫人知道因由之后愣是连回嘴都没敢,只盼着司徒家退亲就退亲,别把事情再闹大了,最多往后刘一妙嫁不出去就让她舅舅带着她到京城去寻门好亲事。

    但关起门骂了刘一妙一顿后,对这个把刘一妙迷得晕了头的云珞倒是上了心,不知是怎样的丰神俊朗,竟让刘一妙连司徒广都看不上了。

    结果今日一见,就是刘大夫人也不得不承认刘双喜是撞了什么运,竟然能嫁这样的男子,没钱又如何?她相中的秦账房不也没钱?刘家有钱还能亏了女儿?只可惜这男人已经和刘双喜成了亲,听绿莺说这男人对刘双喜还死心塌地的。

    里正不悦地又唤了声:“大夫人回神了!”言下之意你别看人家孩子长得好就看起来没完没了。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