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猪大叔,你真好!
    猪肉张见到刘四喜更是把心放回肚子里,一边喘着一边说:“你个没……没良心的,我为了救……你跑得都要断气了,你还打趣我……”

    刘四喜一脸感动,“猪大叔,你真好!”

    猪肉张‘呸呸’两声,“我姓张,姓张,不姓猪!”

    “哦,张大叔,谢谢嗷!”刘四喜‘嘿嘿’傻笑,见他笑得一脸贱兮兮的样子,猪肉张忍不住摇头苦笑。

    里正娘子进屋,就看到里正趴在窗边,就着窗纸上破了的一个小窟窿往外看,一巴掌拍在里正的后背上,吓的里正一哆嗦,差点没叫出声。

    回过头见是自家娘子,埋怨道:“人吓人吓死人,你这是成心的不是?”

    里正娘子笑道:“我都听人说了,你今日当着刘大夫人的面,对刘四喜可是偏心得很,就不怕刘大夫人报复你?她兄长可是京城里的大官。”

    里正鄙夷地撇撇嘴,“屁的大官,不过就是个钦天监监判,六品而已,在京城就是最末等的官了,真当他能支手遮天了?我看啊刘大财主的死定有蹊跷,不然好好的人前几日还满面红光的,怎么就突然病倒了?再有,四喜姐弟两个被赶出刘府时都没说过什么,为何过了这么久刘四喜会跑到刘府纵火伤人?八成是得了什么信儿,只可惜这种事情不好问。”

    里正娘子道:“我才不信你是那种会抱打不平的人,说吧,又转了什么花花肠子?”

    里正闻言笑得一脸得色,“要不怎么说你跟对了男人,你且看刘四喜那姐夫,那气度、那仪态,会是普通人吗?没准就是哪个落难的世家子弟。还有刘四喜,听说如今在青山学堂里,青山学堂你该听说过吧?那位白山长夫妻可是大人物,县令对他们都礼遇有嘉。青山学堂教出的学子更是出了许多栋梁之才,而那位杜先生又与刘四喜的姐夫如此亲近,这明眼人都得看出来刘双喜嫁了个了不得的男人,也就刘大夫人那目光短浅的才会为了一点点家产害刘双喜姐弟。前几日我去过临县,就在双喜甜食外站了一会儿,那客人多得跟不要钱似的,可你也知道他们家的糖卖得多贵吧?没准人刘双喜家的家产都要比刘府的多了。”

    里正娘子对里正的眼光一向很信服,听里正一说,心里暗想着有机会要与刘双喜多亲多近。

    而此时,院子里已经摆上桌子长凳,云珞难得神色温和地与这些乡邻们坐着聊天,被人问起是哪里人士时含混地带过,只说自己蒙着祖荫谋些差事,却也没编些不实的慌言骗人,毕竟他是想要刘双喜堂堂正正地站在他的身边,而不是以别的什么身份。

    一顿饭吃完,虽说味道只能算是差强人意,但气氛很好,云珞和杜乐生都吃了不少酒菜,小脸都吃得红扑扑的,醉眼朦胧的倒多了几分亲切感。

    从里正家里出来时,里正娘子很贴心给几人带了一大条猪肉和两个猪肘,让他们回去加个菜。好在看着天越来越热,不方便带一筐猪下水回去,云珞才没开口同里正娘子把猪下水要来。

    同来的车夫也吃的红光满面,显然喝了不少酒,驾起马车都东倒西歪的,吓得最清醒的刘四喜不停地大呼小叫。

    好在马车有惊无险地回到临县,刚进县城的城门,就看到刘双喜站在城门里张望,不知等了多少时候。

    受惊过度的刘四喜从马车上跳下来,直奔刘双喜的身上扑过来,刘双喜将人接住,瞧他脸上有几个巴掌印,却没有大碍,总算是放下心来。

    心刚放下就气不打一处来,拧着刘四喜的耳朵训道:“长能耐了?竟然学会纵火?是不是还要杀人啊?”

    刘四喜原本还理直气壮地觉得他放火没错,被刘双喜一问却先露了怯,捂着耳朵道:“姐,姐,你先松开,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刘双喜看他眼泪汪汪的样子也心疼,毕竟刘四喜这小子虽然有时不着调,却不是胡乱闯祸的人,想必定是听说了什么才会去刘府,而最大的可能大概就是知道刘财主的死因去给他亲爹报仇了。

    叹了口气把手松开,给刘四喜揉了揉拧红的耳朵,“四喜,不是姐心狠要罚你,你这才多大?刘大夫人又有钱有势,我们要先忍耐一时,不然拿什么和他们斗?”

    刘四喜抱着刘双喜的腰,“姐,我知道了,要报仇也要等有能力那天,杀父之仇我先记下,总不会让那贼婆娘好过了。”

    正说着话,马车也来到身边,杜乐生红扑扑的一张脸从马车里露出来,醉眼迷离地对刘双喜笑:“弟妹,有话上车说?”

    刘双喜只看一眼就想要捂脸,不喝酒时高贵冷艳,喝了酒就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连衣服都穿得松松垮垮,露出里面一片大好风光,真不知这样的杜乐生怎么回得来的,没遇到劫个色的真是奇迹。

    想必她与云珞成亲那晚杜乐生也是这副引人犯罪的模样了,好在那晚的酒都让他喝了,不然云珞若是也露出这般模样,不知还要引来多少人不怀好意呢。

    正想着云珞喝醉了会是怎样的光景,云珞已经趴在杜乐生的肩头从里面探出脑袋,对刘双喜呵呵地笑着,“娘子,上车。”

    “不了不了,既然你们都平安回来,我去买些菜庆祝一下,你们先回吧!”刘双喜觉着,她还是走回去比较安全,真上了车,面对这两个男人,她又不是柳下惠,万一管不住双眼,云珞吃起醋来可不好应付。

    刘双喜拉着刘四喜的手朝菜市的方向跑去,扒着杜乐生的肩头往外看的云珞,迷茫着一双醉眼,在杜乐生的头顶幽幽地道:“看他们扯着手走,真碍眼!”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