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就是吃醋了!
    杜乐生‘呵呵’地醉笑,“贤弟吃醋了。”

    云珞很认真地点头,“嗯,吃醋了!回去得好好收拾收拾刘四喜,让他知道别人女人的手不能乱牵!”

    突然想到里正娘子给带回来的一条猪肉和两个猪肘,大声喊道:“娘子,肉有了,买菜就好!”

    刘双喜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了。杜乐生肩膀一晃,“怪沉的,起开!”

    云珞跌坐回马车里,望着车棚发呆,杜乐生也爬回车里坐好,看着云珞低声道:“这么好的娘子,你舍得走吗?”

    云珞慢悠悠地转头,再慢悠悠地看着杜乐生,一时间有些动摇,可想到那些惨死的同袍兄弟和自己肩上担负的责任,目光再次坚定,看向杜乐生问道:“那你呢?被害得那么惨,就甘心这么算了吗?”

    杜乐生苦笑,自己都放不下,又怎么劝云珞放下?唉,自己造的孽总是要还的,他又何苦替别人操那个心?

    马车一路回到双喜甜食,车夫拿了车钱,醉薰薰地驾着车往家赶,杜乐生和云珞也相扶着往里走,因刘四喜出事,今儿铺子也没开张,彩云彩月等人都在铺子里等消息,一见二人回来,侍书先迎过来,向身后瞧瞧没见着刘四喜,不免急道:“姑爷,杜先生,少爷呢?”

    杜乐生摸着侍书的头顶,又在侍书的脸蛋上捏了一把,他一向对这样的小萌物没抵抗力。只是侍书从前见着他都躲着,能这样乖乖地等着他捏的时候几乎没有,刚好趁着小侍书心急的忘了要躲,多捏两下。

    云珞见杜乐生又犯了老毛病,将他的手拍下去,“少爷和小姐去买菜了,待会儿就回。”

    侍书长吁口气,那小大人的模样又让杜乐生的手痒痒了,可看云珞警告的眼神,只能将手硬生生地收回,对侍书笑道:“你替先生去学堂告假了吗?”

    侍书用力点头,“去了去了,白山长说今日的课由厉先生来代,让先生不必挂心。还有少爷,白夫人说若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她就带人来助阵。”

    想到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白夫人,云珞不免打个寒颤,成亲那日,大多数客人瞧着云珞和杜乐生的气度都没有灌酒的勇气,偏这位白夫人豪爽,拦着云珞喝了好几碗,后来更是灌了杜乐生一小坛,可以说杜乐生醉酒多半是这位白夫人的杰作。不过,同时也对她的好意心领了。

    而杜乐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位女中豪杰,想着白夫人带着人堵在门前与人辩理,那画面绝对凶残。

    买菜的路上,刘双喜问刘四喜,“你好好的为何跑到刘府去纵火?”

    刘四喜在车上时已经被云珞训了一路,如今也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但事情已经做下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同刘双喜说了:“学堂里有个同窗是梅西镇的,我昨日我听他与人闲聊,提到咱们家,说看到秦账房在药铺里买过一包砒霜,之后就传出咱们爹的死讯。而之前很多人也看到过秦账房和那贱妇前后脚进怡园,能有什么好事儿?如今很多人都在猜测咱们爹的死是被秦账房和那贱妇害死的,我一时气不过才想着给爹报仇。”

    刘双喜道:“这事儿,咱们不是早就有猜测了?你怎么还如此沉不住气?如今我们没权没势又没证据,如何斗得过他们,就是要报仇也要好好谋划才行啊。”

    刘四喜耷拉着脑袋,“姐,你别说我了,姐夫都训了我一路了,我早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冲动了。”

    刘双喜知道刘四喜是因突然听别人说起刘财主的死因心里难受,比起她这个穿越者,刘四喜对刘财主才是真正的父子情深,而不是像她一样只是知道有那么个爹,却从没放在心上过。

    再想想刘财主活着时,膝下共有二女二子,却只对她和刘四喜好,开始她只当刘财主怜惜他们生母不在了,如今想想刘大夫人和秦账房,难道是刘财主已经怀疑过刘大夫人生的那两个不是他亲生的?

    晩饭,因时间充足,刘双喜做了几个好菜,彩月在旁学的很用心,在厨艺上她比王梅更有天分,而刘双喜对那个一直都淡淡的,又存在感不足的王梅并不是十分信任,即使她已经签了卖身契,刘双喜还是觉得她的心有点大,除了教了她一些甜品制作,无论是熬糖还是炒菜都有些避着她。

    好在王梅也有自知之明,对此只是一笑了之,并没有太在意。

    刘双喜在菜市上买了一条大个儿的草鱼和几条鲫鱼,就想着做一道酸菜鱼和一道荷叶烤鲫鱼。

    之前她以为杜乐生是个吃素的,可这几日见他专往肉上盯,干脆就做个红油蒜泥白肉和红枣煨肘子,用的就是他们从里正家里拿回来的肉。毕竟四喜有事他能放下一切去助阵,也算是有情有意,刘双喜记得他的好。

    鱼、肉都有了,刘双喜又做了一个麻婆豆腐和梅菜蒸茄子,豆腐用的是自家点的,比外面卖的水多些,吃起来也更嫩滑,刘双喜就喜欢这种水大的豆腐。

    另外又点了不少老些的,用来做臭豆腐和腐乳。

    又拍了个黄瓜、拌了个莴笋,瞧着一大桌子红的绿的白的甚是好看。再配上一大碗飘着蛋花的菠菜汤,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让刘四喜去喊喝醉了正在睡着的杜乐生和云珞起床吃晚饭。刘四喜喊了半天总算是把两个醉鬼喊醒,过来时走路还东倒西歪的互相搀扶着。

    坐下后,刘双喜先每人给了一碗酸梅汤,喝下后总算是有些胃口,看着桌上的菜,虽然都是家常的,但闻着香味就让人食指大动。

    杜乐生道:“这定是弟妹的手艺吧?看着就不同。”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