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等我
    明明是被威胁了,云珞却心情大好,看着刘双喜因威胁而变得生动的脸,突然觉得他若说让她等他,她或许还会整日胡思乱想,依着她那没心没肺的性子,此时走得决绝些,刘双喜没准转过头就能把他忘了。

    老大夫说了,养胎最忌忧思,或许就这样走了对刘双喜也是好的。

    于是,云珞将银票叠好收进怀里,又拍了拍,“银票我收着了,孩子是我的种,将来也要姓我的姓,你可不许给他找后爹!”

    刘双喜撇了撇嘴,压下心里头的酸涩,“那是自然,若想嫁人我何苦跟你借种?往后啊,我就与儿子相依为命,比嫁人可轻松自在多了。”

    见刘双喜说得怪气人的,云珞真想揍她一顿,可在看到她还平坦的小腹后,又一次次劝自己,毕竟那里面的是亲生的。

    刘双喜要帮云珞将这些日子买的衣服收拾打包,云珞却冷着一张脸自己动手,完全不让刘双喜插手,刘双喜就坐在床边唠叨:这个别忘了装,那个别忘了带,这一整理东西还真不少,除去冬日的衣服不用带,也包了两个大包,甚至刘双喜还给云珞准备了不少糖块和酱菜,腐乳、臭豆腐更是装了几坛,回去也好当个礼品送给亲朋好友,这么久没回家,总不好空着手回去,还有一些牛肉干、猪肉脯,都是给他路上吃的。

    夜里,刘双喜要与云珞分房睡,如今怀都怀上了,男人似乎没有多大用了,云珞却生硬地道:“乐生住在你之前的屋子里,难不成你要去和他睡?”

    刘双喜惊讶地看着云珞,“我不能和他睡,难道你不能同他睡吗?”

    言下之意,她就没有要离开这间屋子的打算。云珞再次被气的脸发黑,可又实在拿一脸天真地望着自己的刘双喜没办法,同她生气就是自己找罪受。

    最后还是霸道地抱起刘双喜放在床上,吓得刘双喜直嚷:“别,别,头三个月会伤了孩子。”

    “我就是搂着你睡,又没想做什么!”云珞忍无可忍怒吼一声,刘双喜便委屈地闭了嘴,想着往后一大张床就只有她一个人睡了,心底一片凄凉,也就贪恋了被云珞搂在怀里的那一分温暖了。

    这一夜,两个人都没睡,刘双喜是白天睡多了,夜里睡不着,云珞则是心事太多也就没了睡意。直到天光放亮,刘双喜才有些困意,云珞道:“困就睡吧!”

    刘双喜点头又摇头,“不睡了,待会儿吃过早饭我送你走。”

    云珞的眉头拧在一处,原本他还想多留几日陪陪刘双喜和孩子,可刘双喜却像巴不得他早点离开,在一起也有些日子了,她对他真就这么无情?

    不敢再想下去,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掐死刘双喜,也怕再想下去把自己生生逼成了怨夫,云珞深吸口气,“我吃过午饭再走!你若困就先睡会儿!”

    刘双喜讶异的微张着小嘴,因云珞没有要起早离开而惊喜了下,可想到不过多待几个时辰,若她睡了时间转瞬即过,还是固执地摇头,可眼皮却已直打架,云珞无奈地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渐渐的刘双喜眼皮越来越重,即使强撑着也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一室阳光,桌上已没有了昨日云珞收拾的两个大包,以及那些坛坛罐罐也都不见了,刘双喜的心沉了又沉,穿衣下床来到院中,见后院的厨房门大打着,刘双喜还有几分期待地迈步走去,却在里面看到彩云的身影时呆住了。

    明知道云珞已经走了,她还在期待什么?之前不是说好了就是借个种,如今孩子怀上了,她为何却把心给丢了?

    刘双喜捂着嘴跑回屋中,趴在床上将脸埋在被子里无声地哭着。云珞总说她没心没肺,她不过是想把自己的脆弱摆给别人看罢了,真伤了心、伤了肺,她也会疼,也会难过。

    哭了一阵,到底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如今的她不宜情绪大喜大悲,也不能郁郁寡欢,不就是个男人嘛,走就走了呗,她这样的女汉子,总不能为了个男人就要死要活的。

    爬起来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照了照,眼睛都哭得红肿了,刘双喜也不好这样出去见人,就在屋中喊:“彩云,我饿了,给我端些吃的来。”

    彩云在厨房里答应一声,不多时就将饭菜端进来。知道刘双喜有孕后,昨日云珞就吩咐过了,往后时刻锅里要备着吃食,只要刘双喜想吃就一定要端到她的面前。

    彩云进来时刘双喜正对着镜子梳头,“小姐,饭菜我给你放在桌上了,锅里还熬着糖,我先出去了。”

    刘双喜答应一声,直到彩云出了门才回头,一双哭红的眼睛看着桌上的饭菜,想到昨日云珞事无巨细地吩咐彩云彩月如何照顾她的话,眼圈又有些发红,那么体贴的男人就这样走了,走的一点都不体贴,连诀别的话都没让她说出来,难为她昨晚还想了一整晚。

    本以为自己会吃不下饭,结果端起饭菜肚子就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刘双喜实在是饿得狠了,几口就吃完一碗饭,第二碗就慢下来许多,好在肚子里垫了些底,倒也不像之前那样想想云珞就难过得想哭了。

    等把三碗饭都吃完了,刘双喜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长长地吐出,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刘双喜,你是女汉子,不需要男人!没必要让自己惨兮兮的。”

    说完,刘双喜又拎起桌上的茶壶想要灌几口水,结果就看到在茶壶底下被压得扁扁的一张纸,刘双喜抖着手将那张纸拿过来展开,果然是云珞留下的两个字:等我!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