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孩子大了有心事
    男子吃了十二碗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碗,放了一枚铜钱低着头出了双喜甜食,彩月嘟囔道:“小姐,你看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一文钱吃十二碗饭,他怎么好意思呢?这吃惯了还不得天天来?”

    刘双喜笑,“行了,你也别说他了,谁还没个难处?或许他只是落难了,若不是饿得狠了,他也不会厚着脸皮过来,你看他离开时满脸羞意,明日是绝不会来了。若是过几日他还来,吃多少你们也别为难他。他若给钱你们也收着,虽然少了些,好歹给人留些颜面。”

    “小姐,你真是太善良了。”彩月听刘双喜说完,两只眼睛里闪的都是崇拜的光,比起在刘夫人手下战战兢兢的,跟了如此善良的小姐是她们的福气。

    人家都把自己吃赔了,竟然还想着给人家留面子,小姐的善良真是天上难寻,地上难找。

    眼看午时将至,几人便将男子的事抛到脑后,开始准备午饭,等那四个中午帮忙的媳妇过来时,也就陆续开始来客人了。

    小喜悦如今也认得钱了,小嘴皮子也溜溜地快,收了钱就让人按钱给打饭,大家配合的默契,而刘双喜只管坐在院子里做些剥葱蒜、削土豆皮的活,忙完了就拢着袖子看别人忙,还真有那么几丝地主婆的悠闲感觉。

    中午还有不少自带了碗盘食盒来打包的,既不用自家刷碗,又不占他们的地儿,刘双喜还特意嘱咐打包的多给添些饭菜。

    这样一来,很多本来要在双喜快餐用餐的,也都自带了食盒打包回去吃,虽然在店里吃饭的客人瞧着不比前几日多,可数钱的时候却多了三分之一还多,看来每天打包带走的客人越来越多了。

    这一忙就又忙到晚上,刘四喜回到双喜快餐时情绪不那么高,刘双喜问:“你这是咋的了?在学堂跟人闹别扭了?”

    可无论刘双喜怎么问,刘四喜也是一句话不说,毕竟他总不能说从双喜甜食开张后,十几文就能吃饱,菜色还和他午时吃的差不多,那些排着队等着买他菜的同窗们都让家里下人到双喜快餐买午饭,既便宜又吃得好,谁还愿意一天一两多银子买他的菜?这就是断了他的财路。

    刘双喜从刘四喜这里问不出原因,侍书又被刘四喜要求噤口,也是一问三不知,刘双喜不免感叹: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连着几日刘四喜回来的情绪都不是那么高,好在没耽误打拳,瞧着一日比一日瘦,刘双喜觉得,有心事也未必都是坏事儿,至少如今瘦果甚好!

    第四天早上,彩云又去开门,门刚打开就看到吃十二碗的站在门前,彩云惊得张大了嘴,自那日之后,好些日子都没见着他了,大家都以为他不会再来了,他却如小姐所料般的来了。

    比起上一次,他的神色更加尴尬,绷着脸、抿着嘴,却不敢与彩云对视,生怕从彩云的眼中看到鄙视。

    彩云记着刘双喜的话,笑道:“客人还是吃饭吗?一文钱管饱!”

    没有想像中的谩骂和羞辱,男子愣了下,眼中微微有光闪过,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得彩云心里不忍,这得是遭了多大的罪,才能把这样一个男子憋仄成这样?

    怕他站久了更尴尬,彩云笑道:“客人里面请,饭就要蒸好了。”

    男子带着鼻音‘嗯’了声,迈步进了双喜快餐,彩云也到厨房里去让人给端饭,知道这男子的饭量,再看他刚刚进门时都打了晃,估计吃完那顿后就没再吃过了,直接就给端了六碗饭和两碟咸菜。

    饭摆上桌,彩云道:“你先吃着,盛多了怕凉,吃完了再盛。”

    男子羞的脸都要埋在桌子上了,直到彩云出去,他才向着彩云消失的门前看了一眼,随后端起饭碗吃了起来。

    六碗饭吃完,男子也没让再添饭,而是起身到了院中,看墙角堆着些刚送来还没劈的柴和一把斧头,拿起斧头便劈起了柴。

    为免他离开时尴尬,女人们都在厨房里忙着,听到声音出来看到他在劈柴,刘双喜朝身后几个女人摆了摆手,让她们都别出去,这男人能想着以工代饭钱,可见他不是个贪图便宜之人,她没看错人!

    男子劈了柴,又直奔后院,不多时拎着两桶水出来,将水倒进厨房的缸里,又到后院再挑水,直到把两口大缸都装满,才朝刘双喜点了点头,扬长而去。

    等人走远了,彩月才道:“小姐,他今日才吃了六碗……而且,没给钱。”

    刘双喜笑:“他这是向我们表示感谢,若是给了钱,不管多少都是银钱两讫,他没给钱,就是告诉我们,他欠着我们的人情,愿意以工抵饭。”

    彩月看了看那堆柴和缸里的水,“小姐,他做了这么多活儿,咱们可是赚了呢。”

    刘双喜笑着摇了摇头,估计男子找到了与她们相处的方式,这男子不错,有做人的准则,虽一时落魄,但只要给他机会,将来未必不能一飞冲天。

    连着三日,男子都会来刘双喜这里吃一顿饭,吃完饭就默默做事,有时劈柴,有时挑水,有时不用劈柴时他就帮着搬搬抬抬,总之绝不会白吃饭。

    吃的饭菜也由之前的白米饭、小咸菜变成了四菜一汤,管饱!

    只是男子很少开口说话,刘双喜也让人别同他打听来历,落魄至此,他大概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出身。

    这日中午,彩云跑到廊下对正剥着葱的刘双喜悄声道:“小姐,我刚听那几个客人说,城外前些时候来了一群难民,说是家乡遭了水灾,因怕他们带着疫病就没让进城,如今就在城外搭了棚子住着,只是人数有些多,城里的粮不够,陈大人正到处让人捐粮呢,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来我们铺子了。”

    刘双喜想了想,“我们家里还有些粮,若是陈大人派的人来了,就捐些吧。”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