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爽快!
    彩云‘哎’了声,又道:“小姐,你说那人会不会是难民混进城里了?不然有着一把子力气,为何过得那么落魄?八成是没人敢请他做工。”

    刘双喜也觉着彩云猜得不差,不然好好的青年,又有一身力气,扛包一天也能赚上百文钱,至于吃不起饭吗?没准真是混进城的难民,谁家也不敢请他做工。

    虽说刘双喜同情那些难民,但毕竟在这个医学不发达的古代,若是他们真带了疫病,满城人都得跟着遭殃,对于陈奇瑞的做法,她也没什么好诟病的。

    正说着话,见白夫人带着两个丫鬟从大门进来,刘双喜忙起身,“白夫人今日进城来买些啥?快过来坐!彩云,让彩月炒几个好菜过来!”

    彩云答应一声,跑到厨房给彩月传话,白夫人也没同刘双喜客气,挨着刘双喜坐下,两个丫鬟也在旁边搬了个小凳坐着。

    白夫人这才道:“城外来了一群家乡遭了水患的难民,陈夫人请我来商议施粥一事,这些日子衙门里的存粮都吃光了,捐来的粮食也吃得差不多。这些年又连年战乱,谁家里都不太富裕,陈大人为了那些难民的吃饭问题,已经愁得几晚没合眼了。”

    正说着,彩云从厨房里出来,去后院的井里提了一壶凉着的蜂蜜柠檬红茶,天越来越热,忙得又渴又热,喝一碗消热解乏,是铺子里几个女人的最爱。

    白夫人倒了一碗喝下,顿时刚刚走出的热意便退了,连连点头,“这个好喝!喝完了都不热了,来,你们也尝尝。”

    同白夫人来的两个丫鬟也慌忙倒了两碗,果然喝完了浑身都舒坦了。

    白夫人道:“双喜,你也喝一碗吗?解解热,不过你怀着身子,凉的不能多吃。”

    刘双喜瞧着眼馋,可她如今怀着身子,吃喝都要注意,尤其是这种寒凉的更要少吃。正想着要不要少喝两口,彩云端着一碗牛奶过来,“小姐,你喝这个。”

    刘双喜无奈地对白夫人笑笑,“我家管家婆不让喝!”

    白夫人拿帕子捂着嘴笑,笑完了对彩云道:“有这样不省心的小姐,就得有彩云这样的丫头管着。”

    刘双喜‘呵呵’地笑着,虽说她这个小姐不太有小姐样,但这两个丫头是真心关心她,这也就够了,何必把尊卑分得太清呢?

    刘双喜道:“夫人刚刚说陈夫人找您来是为了城外施粥一事,刚刚彩云还和我说起这事儿,我家里还有些存粮,虽不多,也能略尽绵力,就是不知城外难民有多少,那些粮能吃上几日。”

    白夫人闻言大笑,“果然我没看错双喜,别人一听说要捐粮都是各种推脱,只有双喜你够爽快!”

    刘双喜笑道:“谁还没有个难处,何况我家本就是卖吃食的,比别家存的粮多些,就是不知城外有多少难民?”

    白夫人道:“这次勇山县遭灾,涉及人口数万人,聚集在城外的有三千多人,据说他们一路向北而来,很多城池都城门紧闭,虽说我们临县也未让他们入城,好歹陈大人还想着施粥,又派人去别处求粮,只要王爷肯赈灾,他们也不会在临县待太久。只是我听人说,王爷这次遇难呈祥,虽然回了华阳,可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有些多,怕是一时顾不上这些难民。”

    刘双喜算着三千多人的粮食,突然觉得自己刚刚还觉得不少的粮食也吃不上几天,这些还都是她从郑三娘当初的米粮铺子里低价买来的,万一城里的粮都卖没了,双喜快餐也不用再开下去了。

    她还是想得太单纯了,以为难民也就几十、上百人呢。

    粮食不够,不如就捐些银两吧,只要有银两,陈奇瑞好歹也是个县令,到别处也能买来粮,总好过坐吃山空。

    说着话,彩月把菜炒好了,将小桌收拾了收拾,刘双喜就陪着白夫人在小桌上吃吃喝喝。

    刘双喜道:“白夫人,之前我未曾想到城外难民人数如此之多,恐怕我家的粮也未必够。”

    白夫人的心就一凉,只当刘双喜听说人多,就绝了要捐粮的心思。之前她怕吓到刘双喜,已经把难民的人数瞒了一半,可还是把刘双喜给吓到了。

    她这次过来主要目的就是想要说动刘双喜捐粮,可把人吓的不肯捐了该如何是好?早知道就再瞒一半了。

    见白夫人的脸色不好,刘双喜猜到她是想差了,笑着接道:“我家粮不多,但手里有些银子,不知陈大人是否有办法到别处买粮呢?”

    白夫人闻言一愣,又惊又喜地道:“有办法,有办法,若是买粮都买不到,他这个县令也不用做了!不知双喜能拿出多少银两?”

    刘双喜道:“我手上也没多少银两了,就先拿出一千两吧!”

    白夫人掏了掏耳朵,“多少?我怎么没听清?”

    刘双喜伸出一根手指,“一千两!”

    白夫人一脸喜色,没想到刘双喜会如此大方,之前她想着能在刘双喜这里募集到一百两已经不错,却不想刘双喜张嘴就给一千两,有这一千两银子,陈奇瑞去别处买粮,至少也够外面的难民吃上一个月了,一个月时间王爷也能容出时间将赈灾粮送过来了,再到别处募集一些,总算不必担心会饿死那些难民了。

    白夫人起身,对刘双喜深深一揖,“多谢双喜慷慨解囊,我替勇山县的灾民们谢过你的善举了。”

    刘双喜也起身扶住白夫人,“夫人客气了,与夫人和白山长相比,我所做的都是小事儿。”

    刘双喜说的并不是客气话,而是发自内心对白夫人的敬重。她再出钱出力,也做不到白夫人这般侠肝义胆。白山长虽总是抱怨,但白夫人所做的一切都有他在背后默默支持,不然束修贵如青山书院,为何会那般勤俭持家?

    白山长和白夫人才是真正的大善人,是大善之人!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