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表小姐就是太心善了
    解卉兰低垂着眉眼,似幽似怨地点了点头,那弱不经风般的楚楚动人让陈大哥一阵阵心疼,不明白这么好的表小姐,王爷到底为何就是看不中呢?难道就是因为表小姐当初和祈世子定过婚?可整个华阳城里谁不知那是祈世子以死相逼,表小姐才不得不应呢?

    陈大哥不多时喊来两个婆子,扶着解卉兰回到后院的香闺,陈大哥又是一声长叹,表小姐命苦啊,但愿王爷能早日放开心中芥蒂,与表小姐重修旧好!

    一路上听着婆子劝自己的话,解卉兰虽然一句话没说,可不是传来一两声抽泣,让婆子都忍不住心疼,“表小姐,王爷他只是心绪烦乱才会忽视了表小姐的心意,总有一天他会再看到表小姐的好的。”

    解卉兰胡乱地应了声,可却是连她不太相信,真有一天王爷会再看到她的好吗?明明之前一切都好好的,虽然自她与云祈定亲后,云珞就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她亲近,但每次见了她也都是客客气气,为何这次再回来却像换了个人似的?之前云珞可是最喜欢她这种温柔小意的女子啊。

    突然想到跑去看云珞的语蝶,解卉兰忍不住皱眉,太妃给云珞汤里下的药已然发作,语蝶这次过去可不是要白白捡了便宜?虽然是她最信任的贴身丫鬟,她也不能容忍云珞身边有别的女人。

    解卉兰眼中神色一凛,抬起头却是柔声对婆子道:“我的丫鬟语蝶,刚刚不放心珞表弟,跟着表弟过去了,你们可否替我过去看看,别让表弟迁怒了语蝶。”

    两个婆子互视一眼,脸上都带着几分尴尬,解卉兰心里‘咯噔’一下,哀求地看着婆子,其中一个婆子不忍道:“表小姐,您一向待人宽厚,却太容易信任人了,您的那个丫鬟她就不是什么好人,刚刚过来时路过王爷的院子,见你那丫鬟被扔了出来,说是闯进王爷的卧房……”

    大概是想到这位表小姐刚刚也是被王爷扔出来的,婆子尴尬地闭嘴,她们是怎么都没想到一向知书达理的表小姐竟会做出这等事,看来真是爱极了王爷,王爷怎么就不懂怜香惜玉呢?

    可想到表小姐曾与世子订过亲,又觉得王爷这么做也没什么错!

    不管婆子心里怎么想的,解卉兰却松了口气,被扔出来就好,至少说明没让语蝶钻了空子,至于语蝶的名声会不会因此坏掉,解卉兰才不在意,语蝶的名声越糟,留在她身边,越能说明她有容人之量不是?

    解卉兰垂着头又抽泣了几声:“语蝶她……或许只是担心表弟……”

    可这话说得犹犹豫豫,别说那两个婆子不信,就是她自个儿都不信。

    一个婆子摇着头,“表小姐,您就是心太善了,才会让那种丫头留在身边,要婆子我说,或许您和王爷走到今时今日,就是因为多了那么个不安分的丫头。”

    解卉兰垂着头一言不语,更让人觉着她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了,却只会把苦水往肚子里吞。

    两个婆子叹着气,把解卉兰扶回她住的竹香楼。

    竹香楼离着章太妃住的博雅居只有几步路远,解卉兰被扶回来时章太妃已经等在院子里,见到解卉兰先是悲悲凄凄地叫了声‘我的儿’,又让院子里的丫鬟快些把解卉兰扶进屋中。

    再让人去请了女大夫过来给解卉兰看伤,等把人都打发出去了,章太妃才叹着气道:“卉儿,姑母也是尽力了,可你那表弟就是死心眼,被我逼得烦了,竟说自个儿娶妻了,你说混账不混账?自古儿女的婚事都是由父母做主,虽说你姑爹不在了,可我这做母亲的还在,这亲哪是他说娶就娶的?别说这不过是他的托词,就是真娶了,外面那些来历不明的贱女人也别想占着定北王妃的位置,姑母心里,定北王妃这个位置只能是你来做。”

    解卉兰哽咽道:“姑母对卉儿的好,卉儿铭记于心,可表弟他心里还记恨着卉儿当初和祈表哥定过婚,在他心里,卉儿大概就是个攀附权贵的势利小人,他再如何怪卉儿,卉儿都不怨他,怪只怪卉儿福薄。”

    章太妃伸手捂住解卉兰的嘴,“你说的这是哪里话?当初你与祈儿定亲也是姑母做的主,怪也怪不到卉儿头上,再说这些年他们父子不是留在京城,就是东征西讨,一直都是卉儿陪在姑母身边,在姑母心中卉儿就像姑母的亲闺女一样,与其他娶个不贴心的女人回来让姑母看着心烦,姑母更愿意卉儿做姑母的儿媳。只可惜你祈表哥命薄,没能完成姑母的心愿,但你表弟也是姑母的亲儿,虽说他如今贵为王爷,婚姻大事还是要听我这做娘的,他若不肯娶卉儿做定北王妃,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

    “姑母……”解卉兰扑在章太妃的怀里,虽然在云珞那里受了不少冷遇,但有章太妃的保证,她也安心了许多。

    只是,云珞幼时就被送到京城,并没有章太妃膝下长大,与章太妃不甚亲厚,这件事真能听章太妃的吗?

    解卉兰心里没底,可这时候的章太妃已经是她的主心骨了,若章太妃一意孤行地就要让她做定北王妃,做为唯一的亲人,云珞或许不会忤逆章太妃吧?

    可想到云珞冷漠生疏的脸,解卉兰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蝶语畏畏缩缩地从门外探头进来,看到被章太妃搂在怀里安慰的解卉兰,犹豫着要不要进门,却被章太妃一眼看到,恨铁不成钢地对解卉兰道:“卉儿,你就是心太善了,这种心大的丫鬟留在身边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想到自己特意吩咐人在给云珞送去的汤里下了助情的药,再等着时机差不多了让解卉兰却没想到云珞的定力如此之好,那种时候还能把解卉兰从房里扔出来,平白让别人看了笑话,还险些被语蝶捡了便宜,章太妃就一阵气恼,恨不得让人把语蝶扔出去扔棍打死。

    解卉兰低声道:“想必语蝶她只是一时糊涂,姑母不要怪她了,这次放过她,稍稍给些教训,下次她或许就不敢了。”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