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不服就拉出来比比
    章太妃点头,“好吧,毕竟是从小侍候你的丫头,姨母就放过她这次,但活罪难饶!来人,把语蝶拉下去杖责二十,以儆效尤!”

    门外立即有婆子应了声,把哭天抢地的语蝶拖了下去,不多时便听到院子里传来哭嚎声,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想必是疼昏了。

    解卉兰低着头,眼里闪过一丝快意,虽说不是她动的手,却也是给这丫头一些教训了,看她往后还敢不敢自做主张地想要截她的胡了。

    而此时,泡在冷水中的云珞却是非常非常想刘双喜,想得心肝脾胃肺都疼,闭上眼睛仿佛就能看到刘双喜站在身边,对着他没心没肺地笑。

    从前总觉着刘双喜大咧咧的不像女人,和解卉兰比较之后,才发现刘双喜这种偶尔有些小心思,却没多少心机的女人相处起来才叫轻松,若不是担心他所谋之事万一事败会连累刘双喜,真想不管不顾地把刘双喜接来,让所有人都看看,他有媳妇儿,马上也要有孩子,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女人都绝了心思。

    伸手捂住眼睛,云珞很是烦闷,越是想念刘双喜,越是想念她的好厨艺,而如今在王府里,不但吃不到合口味的美食,竟连吃东西都不安全了。

    或许,为了对刘双喜的承诺,他该搬出定北王府了。不然这防不胜防的,万一哪天真马失前蹄,就是刘双喜那小驴脾气不说啥,他自己都得嫌脏!

    想到此,云珞对外面守着的亲兵道:“去收拾一下,待会儿我们去大营!暂时就不回王府了。”

    亲兵应了声‘是’,转身去整理云珞能用到的东西。等章太妃安慰完解卉兰,回到自己的博雅居,刚刚坐稳,就听她的陪嫁丫鬟,如今已经熬成内管事的王嬷嬷道:“太妃,王爷刚刚带了人出了府,说是要到营里住上几日。”

    章太妃闻言一愣,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愤怒,一手将丫鬟刚刚递上来的茶盏扔了出去,砸在地上碎成无数碎片,“他这是表明了要与我决裂了?”

    王嬷嬷不敢插言,任茶盏的碎片溅起划破手背。当初老王爷还在时,常年在军中,两个儿子一个从军,一个质留在京,府里就章太妃一个女人主事,只有解卉兰陪在身边,她对外甥女比儿子亲也理所当然。

    而常年的孤寂造成她执拗的性子,向来都是说一不二,以至于王爷从京中回来后与她也并不亲热。

    可如今王爷已经长大了,并不是章太妃想左右就能左右得了的。何况那位表小姐,先是见世子会袭承北定王位便与世子爷订亲,如今世子战死,她又要要嫁给王爷?

    章太妃是表小姐的亲姨母,偏疼偏爱表小姐有情可原,但按理来说,这样虚荣福薄的女人怎么配得上王爷?

    王府里别的人都被表小姐给蒙骗了,她的眼睛可是雪亮雪亮的,先是克死了世子,如今又惦记上了王爷,再装得像小花一朵,也无法掩盖她的脸皮像城墙那么厚的事实!

    章太妃发了一阵脾气,对王嬷嬷道:“你去派人把王爷给我追回来,就说我病了,让他回来侍疾。”

    王嬷嬷想劝章太妃别闹,但心知章太妃那性子是越劝越来劲儿的,只能在心里叹口气,转身出去找人给云珞送信,心里却盼着,虽说章太妃闹得太过,云珞好歹能念着母子之情,别让章太妃太难看。

    派出去的人一路追去城外大营,却没寻到云珞的踪迹,打听了也没人看到王爷来过大营,开始时只当王爷被闹得烦了,不想见太妃派来的人,可在营外守了一整日,不得不相信王爷真不在大营,只能摇着头回去给章太妃回话,自是被章太妃又是一顿怒斥。

    而此时的云珞正在华阳城外的一处庄子里,面前还是堆积如山的卷宗,除了有华阳城及定北王管辖之下的各州城府县送来的案宗,其中不少是刚刚快马加鞭从京城送来的。

    云珞总算能静下心来好好办公,还真是心无旁骛,只用了两个时辰就把面前的卷宗看完了一小半儿。

    从椅子里起来,伸了个懒腰,感觉到肚子已经咕咕地叫嚣了,看了眼微微有些发白的天迹,忍不住想到刘双喜,苦笑道:“好想吃双喜抻的面啊!”

    门被从外面推开,百里杨从外面走进来,手上端着个托盘,里面放着两只碗,“看看,你忙起来就不顾惜着身子,又忙了一晚是不是?我让厨娘做的面,垫垫肚子。”

    云珞嘴角弯了弯,却很快又恢复面无表情,“我为何忙起来不顾惜身子?这里面你的功劳也不小。”

    知道云珞是在说他帮着解卉兰制造机会,耽误了他处理公事,百里杨略有些尴尬。他也是好意,虽说云珞一直说他已娶妻,可凭着他们的关系,云珞都不肯说娶的是哪家的姑娘,由不得他不认为云珞是在敷衍。

    至于他给解卉兰制造机会,还不是认为云珞当初对解卉兰与别的姑娘不同嘛,怎么就成了他的错了?

    好在如今云珞给了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同他借了这处别苑办公,不然他岂不要成了千古罪人?

    云珞吃了一口面,虽然面条筋道,却比不上刘双喜抻出的面条好吃,汤头更是差了太多,完全没有大骨熬汤的鲜美,只吃了一口就让他的满怀期盼变成了失望,忍不住叹了声气,更想念刘双喜的好厨艺了。

    百里杨翻着白眼,“你总说你那娘子做菜如何如何好,可我家这厨娘可是从京城里请来的,这厨艺都赶得上宫里的御厨了,你还嫌啊?再嫌把你家娘子拉出来比比,别有的吃还不知足。”

    想到刘双喜熬骨汤时的用料,云珞干脆把筷子一放,起身走桌案后,拿出一张纸,提笔在上面写了起来,边写边停下来想想再接着写。

    百里杨没想到云珞说不吃真就不吃了,见他在纸上写东西,也当是突然想到的军务,并没放在心上。赶紧扒了两口面,味道不差啊,真不知道云珞嫌个什么。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