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你不觉着恶心吗
    刘双喜带着诗香、书香退到一旁,方便妇人打水,妇人道了谢,将水桶放在泉水边上,从桶中拿出一只瓢,先舀了些水咕咚咚喝了,才用瓢往水桶里舀水,一边舀还一边道:“这山水最是干净不过,瞧这里面清亮亮的,哪里像有虫的样子?就你们城里人过得仔细,要我说啊,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刘双喜脸上挂着笑,也不好同妇人争辩水里的寄生虫是肉眼无法看到的,那种看不到、摸不到的东西,说出来也要人家相信才行。

    而诗香却是个较真的性子,听了妇人的话辩驳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还小的时候,随我家夫人在京城就看到过有人因喝生水肚子里生了虫子,最后硬是被虫子把脑子都吃没了。”

    妇人听了露出嫌恶的表情,“你别说那些吓我,我喝了一辈子生水,也没见虫子把我脑子吃没了,编这瞎话,你不觉着恶心吗?”

    诗香道:“谁说这是我编的了?书香,你说,这事儿你知道不?”

    书香也点头,“知道啊,当初为这事儿,夫人还特意把我们叫过去说了一个时辰喝生水的危害。”

    “对,从那以后府里无论是主子还是奴才都不许喝生水,生病的人倒是少了。”

    想到灾民那里喝的水都是煮过的热水,刘双喜知道白夫人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若不是她经验丰富,难保不会造成瘟疫横行。

    而妇人听了诗香和书香的话,看她们的眼神就跟看神经病似的,不再和她们说话,等把水舀满了挑起来就走。

    诗香还想再给妇人说说,可见妇人跑得飞快,只能遗憾地道:“她怎么就不信呢?我说的都是真的。”

    见诗香说完看向自己,刘双喜忙点头,“我信,你说的这些我也听说过。”

    诗香这才展颜,“就说嘛,云夫人信我就好,往后可不能再喝生水了。”

    刘双喜怕她再说起没完,连连地点头,可嘴里实在喝的难受,见旁边是一片甜高粱地,刘双喜便走过去,撅了一根甜高粱,剥去外面的皮放在嘴里咂着汁水。

    顿时嘴里甜丝丝的,又解渴又清甜,诗香书香看得直皱眉,虽说她们这些年跟着白夫人到处帮助别人,比起从前的日子已经很不讲究了,可没想到这位云夫人比她们还不讲究,这都是什么她就撅了吃?真不怕中毒吗?

    刘双喜见诗香书香都盯着自己看,指着地里的甜高粱道:“你们也撅两根尝尝,可甜了。”

    这些甜高粱还是刘双喜种地前打听着特意寻来的种子,想着等收成后这些汁水就是做白糖的原料,哪怕不拿出去卖钱自己留着吃也能做出更多甜蜜蜜的美食,刘双喜心里就盼着日子过得快些。

    只可惜当时找到的甜高粱种子太少,做出的糖自己吃吃不完,卖又不够卖,看来今年要多留些种子,来年把所有的地都种上甜高粱才行。

    若是可以,就再买些地,也都种上,反正甜高粱也不怎么挑地,有好田就买好田,没好田就买劣田,实在不好买些山坡地也能种。

    诗香和书香已经不知道说刘双喜什么好了,只是想着在她们没跟着刘双喜之前,她一直过得这么……糙,也就懒得再多说讨人厌,只要保证刘双喜别摔了碰了就好。

    反正,她那么大人了,还不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吗?

    见诗香书香都不知甜杆,刘双喜也不再劝,她们少吃一根,她还能多得那么半两糖,还乐得省下了呢。

    可甜杆到底不是水,虽然当时解了渴,但之后就更渴了,尤其嘴里吃得甜了之后又开始发酸,“这天太热了,我们往回走吧!”

    回头再看一眼流淌着的清泉,还有之前同云珞爬过的山,没能上山打些猎物回去真是遗憾!

    诗香、书香也怕刘双喜再吃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既然刘双喜想要回去,她们也乐得不用担责任。刘双喜又撅了几根甜高粱,编了草绳子捆了,这才同诗香书香往回走。

    诗香书香无奈,可也不好让刘双喜一个孕妇捧着,干脆接过来两人抬着走,可瞧刘双喜一人夹着轻轻松松的,她们两个抬着还有些吃力,果然这位云夫人像传闻中一样力大无穷。

    再来到地头,刘双喜看到栓子正带着一群妇人朝田地走来,小小的个子抗了个锄头竟也像模像样。

    栓子先看到前面抬着甜高粱杆的诗香书香,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随即扛着锄头跑了过来,当跑了几步看到刘双喜后,才放慢脚步,走到刘双喜跟前,“东家?您怎么来了?”

    刘双喜朝栓子笑了笑,“在城里待得闷了,过来转转,你们这地种得不错啊,回头给你们加鸡腿!”

    栓子咧着嘴笑,回头对那些女人们道:“还不谢东家赏!”

    女人们七嘴八舌地同刘双喜道谢,刘双喜却压低声音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还有些本事,竟把人管得服服贴贴的。”

    栓子难道害羞地笑了,“哪是我的本事,上次李老汉他们来闹事,姑爷一句话就让县令大人带着人过来了,谁还敢在咱们家地头闹事?”

    提到云珞,刘双喜眼神闪了闪,她一直想不明白,云珞留下的那两个字是真心,还是逗着她玩,若是再见着他,刘双喜一定会薅着他的衣领问清楚,这样逗人玩真的好吗?

    刘双喜的沉默看在栓子眼里却像是被他触动了心事,暗骂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姑爷走了有些日子了,他竟然还在小姐面前提起,这不是让小姐心里犯堵吗?

    想说些请罪的话,又怕刘双喜听了更难过,倒让机灵鬼怪,一向想法多多的栓子不知再说什么好了。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