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大人的无耻让人无语
    说着话,就见有人打远处跑来,边跑边道:“来了,王爷派来送粮的来了!”

    正蹲着给灾民诊病的白夫人闻言起身,惊喜道:“不是说还有三日?这么快就到了?”

    那人道:“大批人马还在后头,但听说是怕这边断了顿,先头送来十车粮,还有两车猪。”

    白夫人脸上的喜色更浓,“你快带人前去迎接!我这边准备一下恭迎大人们到来。”

    那人应了一声,带了一百多人加快脚步朝着来时的路跑去,白夫人则招呼着大家就在前面离聚集地不远的空地上等候。

    刘双喜也想去看看,却被郑三娘给拦下,“你去做什么?人多忙乱,再碰着了。”

    刘双喜只能踮着脚朝那边望,可望来望去也只看到一簇簇人头,压根就看不到据说是王爷派来的送粮队伍,看来送粮的队伍还有很久才能到。

    眼看头上的日子太足,刘双喜也乏了,这些日子白天她都要小睡一觉,此时夏风正热,马车倒是停在树荫下,虽有些闷,却不至于热得受不了,干脆就爬到车上小憩。

    郑三娘帮着在刘双喜的胸腹处盖了个小毯子,便也靠在车边歇息,忙了小半天,她也是乏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送粮的队伍才被簇拥着走近,先头一匹马上端坐着一个戴着半截面具的男子,除了两只深邃的眼睛,只露出一张嘴和一个略尖的下巴。

    男子坐在马上目光扫过停在树下的马车,一眼看到靠在车厢的郑三娘以及像猫儿一样窝在马车里的刘双喜,薄薄的唇微微上扬。

    一直观察男子的白夫人笑道:“大人远道而来,想必是累了,不如下马歇息一下,这些米粮交给临县的差人即可。”

    男子点了点头,从马上下来,立时有人将他的马匹牵到一旁,男子随着白夫人朝着树下走去,边走边询问白夫人灾民这边的情况。

    之前陈奇瑞派人去求粮时就将临县这边的情况详细地写在信上,只是那时灾民刚到,很多事情还没稳定,灾民们吃喝都成问题。城中富户又不肯出力捐赠,陈奇瑞也不好强迫,只能写信给定北王求助。

    而后来刘双喜捐了银两救灾,虽然陈奇瑞也派人去说明情况,但说得并不算详细,而再之后送粮的队伍出发了,信件还在路上,大抵是错过了。

    当听白夫人说这些灾民都是靠刘双喜捐的一千两银子,才能免于饥饿,男子嘴角笑意更浓,让人如沐春风般,即使是看不到他的相貌,白夫人还是受到他的笑容感染,下意识觉得这是个体恤百姓的好官,便试探着问:“往年曾有灾年当地官府向百姓募款,朝廷过后会将善银补还,不知这次王爷的意下如何?”

    男子道:“这次募款可是强迫的?”

    白夫人摇头,“云夫人心性良善,我那日去找她募款,刚提了开头她便主动拿出千两白银,并未有半点为难。”

    男子‘嗯’声道:“既不是强迫,也不为难,想必不差这区区千两,过后让陈奇瑞给她补块功德匾就是。”

    白夫人嘴角抽了抽,这位大人瞧着倒是好相处的,可一张嘴就把她想给刘双喜争取回来的千两银子给说没了。

    虽说刘双喜开的双喜快餐赚钱,可一千两银子也不是说不在乎就能不在乎的,这位大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铁公鸡?专为王爷省钱来的?

    只是想到如今整个北方战事刚休,百废待兴,王爷也确实为难,千两白银或许不是大数,但东一块、西一块,都是要用银子填的,王爷为难,属下帮着他省钱也有情可原。

    如此一想,白夫人觉得她只能对不住刘双喜了,好在这位大人用了刘双喜的银子,也还算有些良心,还想着要让陈奇瑞给刘双喜送块功德匾,总算没有白忙一场。

    往后她再多照拂一下刘双喜,这姐弟俩被嫡母欺负得够惨了,又是这般心善,可不能再被别人欺负了。

    知道晚上要喝骨汤肉糜粥,这位大人也没忙着让人把带来的猪杀了,有肉也不是一天能吃完的,好东西总是要留着慢慢吃。

    大人又同白夫人说了不能吃喝肉粥,还要时常加些菜,白夫人又提起诗香回来同她禀报的,刘双喜和栓子说明日往这里送菜一事。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白夫人还是试探着问道:“大人,云夫人之前捐的银两也就算了,但明日起送菜,是否该给些菜钱?”

    白夫人的言下之意,就算你脸皮再厚,再想给王爷省钱,可王爷既然拨了赈灾的粮和银两,你也不能都装糊涂欺负老实人吧?

    可这位大人想都没想,只是疑惑地对白夫人道:“既是她的善心,若是给了银两岂不驳了她的好意?一千两都捐了,这些菜想必她也是不在意的,不是还要给她送块功德匾嘛。”

    白夫人对这位大人的无耻已经无语了,虽说好处说了也不会再有,白夫人还是耐着性子说起这些时候捐助过灾民的名单。

    “城里有十一户共捐了一百两,虽说银两不多,可毕竟也是做了善举,还有郑三娘,她一个女人撑着一间铺子本就不易,之前还与我说过有意捐赠,因灾民这边暂时安定了,便被我婉言谢绝了,但今日她又买来两头猪,共用了四两银子,这些都是心系灾民的善举,是否也要送块功德匾?”

    大人想了想,“银两都不多,功德匾就免了,让陈奇瑞在衙门前贴张告示,把人名都写在上面,即使捐了一文两文的也别嫌少,只要有那份心就都该值得表彰。”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