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你爹不是你亲爹
    刘大夫人嫉妒的眼珠子发红,可做出的东西不给力,眼红也没用。明里斗不过刘双喜,暗地里就想要搞些小动作。

    看着桌上的一百两银子,刘大夫人一声接一声地叹气,开了四个月的店,就赚了五两,若是放在一般人家这些银子倒也够吃用了,可对于她来说,一盒脂粉,一串珠钗也就没了。

    而且这五两里面还不算买铺子时搭进去的几百两,这生意做的也真是无话可说了。可为了对付刘双喜,给刘双喜添堵,刘大夫人咬咬牙,对坐在对面的刘一妙道:“待会儿你同我去趟县衙,咱们见见那位清正廉洁的县令大人。”

    刘一妙不赞同地道:“娘也知道陈大人清正廉洁,这些银子他会收吗?”

    刘大夫人撇着嘴,“我就没见过有把银子往外推的,何况这位县令大人真有那么廉洁吗?当初刘双喜她爹还活着时,可是没少与这位陈大人来往,好处他可没少收。”

    刘一妙疑惑地看着刘大夫人,“刘双喜的爹不就是我爹吗?”

    刘大夫人张了张嘴,最后终于下了决心,“一妙啊,有些话我早没对你说,就怕你接受不了,如今你也长大了,娘思来想去还是同你说说吧。”

    刘一妙便皱着眉,想到那日刘四喜来府里放火说过的话,虽刘四喜只说刘大夫人害死了他爹,但夫妻一场为何要疼下杀手?

    她本来是不信的,可刘大夫人此时的态度却由不得她不信。她怕听到不想听的结果,又想知道真相,左右都是纠结。

    刘大夫人却不给她不听的机会,“当初我嫁给刘财主之前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但你外公和舅父认为他的身份配不上娘,硬是将我嫁给了刘财主,成亲时娘已经怀了一个月的身孕,那个孩子就是你!你爹他是……”

    “娘,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刘一妙痛苦地捂着耳朵,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不但不是刘财主的亲生女儿,而是个私生女,对于她来说这就是污点。

    难怪自小刘财主就不疼她和刘三石,怕是早就知道他们不是他的亲骨肉吧!

    刘大夫人却由不得她不听,硬是将她的手从耳朵上拿开,“你就不想知道你亲爹是谁吗?这些年他忍辱负重不就是为了默默地看着你和三石过得好好的?你却想做个不孝女?这就是我教出来的好女儿?”

    刘一妙看着刘大夫人笑,笑中带着讽刺,刘大夫人怒:“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耻笑娘不守妇道?”

    刘一妙神色冷淡地转身离开,气得刘大夫人跺着脚骂,正骂着,就见儿子从门外摇头晃脑地进来,看到这个整日吊儿郎当的儿子,刘大夫人更没好气,可她这辈子就生了一儿一女,如今整个刘家都是她的了,往后还得交给儿子,再不好那也是亲生的。

    刘三石凑近刘大夫人,嘻皮笑脸地道:“娘,你刚和我姐说的话我都听着了,我爹真不是刘财主?”

    刘大夫人戒备地看着刘三石,刘三石举手道:“别急,别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刘财主不是个东西,看不上我也就罢了,我姐那么出众他也看不中,非要宠着庶出的两个崽子,以前不明白,现在总算想通了,原来我就不是他的种,幸好娘把他弄死了,要不然往后这些这产还指不定他会给谁。”

    “你知道就好,这些话可不能往外说。”刘大夫人烦恼地看着刘三石,虽然儿子说的没错,可有些话也不能随口就说,若是被外人听着,可不就做实她害刘财主的罪名了?这个儿子总是这么不着调。

    刘三石用力点头,“娘放心,这话我不会同旁人说,再说,娘也是为了我和姐,姐不明白娘的苦心,我可懂。”

    刘大夫人脸色好看许多,觉得这个儿子虽然有时不懂事,却比女儿更能懂得她的用心,也不枉她为了他谋划这些。

    刘三石道:“娘,我爹是不是秦账房?我好几次看到晚上他进你房了。”

    刘大夫人瞪了刘三石一眼,“就你鬼,如今知道了,往后对你亲爹好一点儿知道吗?”

    刘三石对刘大夫人保证,“娘放心,再过几年,孝期一过,你就和我爹把事儿办了,到时我也长大了,把刘家的家产一继承,也没人敢说你再嫁不对,你就可以和我爹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

    刘大夫人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觉得这个儿子还真是懂她,只是年纪还小有些撑不住场面,可再过几年,大一大,有他支持着她就是再嫁也没人有话说,到时才算是真正的一家人。

    又嘱咐刘三石几句,让他千万不可以到外面乱说,刘大夫人才拿起桌上的银两,儿子这么懂事,她就得为他好好谋划才行,绝不能让刘双喜和刘四喜有机会翻身。

    见刘大夫人出了门,刘三石摸着下巴,还带着几分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前几日他在街上走,看到刘双喜带着人逛街,那虽然挺着个肚子,可从背影看那窈窕的身姿把他看得都硬了,尤其那张小脸,素淡淡的却美得不可方物,好想把她压在身下为所欲为。

    如今知道刘双喜不是他的亲姐,刘三石压抑下的一颗心蠢蠢欲动,发誓总有一天要把刘双喜弄到手。

    刘大夫人来到县衙,刚好赶上陈奇瑞有个案子在审,便让人通报给了陈夫人。陈夫人正与刚刚回府的陈宣闲聊,问了些他在王爷身边做事辛苦不辛苦,每日吃食还可口否,陈宣都笑着回答,虽不是亲母子俩,陈夫人真心待陈宣,陈宣心里也把陈夫人当成亲娘一样敬重。

    正和乐融融时,听说刘大夫人求见,陈夫人当时就把脸一沉,对来通报的衙役道:“什么阿猫阿狗想见我就能见吗?往后这种人来了你都不必通报。”

    衙役应了声‘是’,刚要退出去,就听陈宣道:“且慢!她今日前来求见,不知所为何事,母亲不妨见上一见,也好知道她的打算,若她不安好心,也能随机应变。”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