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细思极恐
    刘四喜想到晚上店里火热的场面,觉得刘双喜言之有理,还是等将来什么时候生意不好了再拿出去吧!

    而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可就苦了影一影二,天热的时候草垛子房顶都能熬上半夜,如今初雪刚过天还没冷到极致,他们每晚在外面被小风吹得已经很是憔悴。

    为了挺过漫漫寒夜,影二出门前喝了一碗姜汤,出了一身薄汗,结果出门被冷风一吹,此时爬在房梁上就有些淌鼻涕。

    再想到刘四喜坐在温暖的屋子里,围着被吃冰糕,真是既羡慕又觉得浑身都冷得不要不要的,心里想着:王爷什么时候才来接王妃呢,再这样下去他和影一很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啊。

    快到午时,夜里回去睡了一觉的影二来到双喜快餐,他觉得头更晕了,看东西都带着双影。

    刘双喜离得远远的,对脸色苍白的影二担忧地问,“影二哥,你病了吗?”

    影二吸着鼻涕,“没……没病,就是着了点凉。”

    刘双喜柔声道:“受凉了就去歇着吧,今日店里的事儿就不必管了。”

    影二坚持道:“不碍事,待会儿喝些姜汤就好了。”

    刘双喜摇着头,彩云道:“让你歇就歇着吧,不然把病传给了别人怎么办?小姐还怀着身子呢。”

    影二扁了扁嘴,却不得不承认彩云说的是实话,向刘双喜道了谢后,回到前些时候买的宅子里。

    这座宅子离着双喜快餐不远,虽然不大,前后院加一起也有八间房,如今影一影二各住了一间,剩下的几间都空着。

    影二头晕的厉害,回去躺下就睡,这一觉一直睡到天黑影一回来。

    吃了影一给带回来的饭菜,影二觉得身上虽然还是无力,脑子却比白天清醒些,晃晃悠悠地起身,准备去双喜快餐守头半夜。

    影一将他按回床上,“你躺着吧,在你身子好之前都由我来守吧。”

    影二叹道:“这大冷的天,守一整晚还不把你冻僵了?别我还没好,你又病了。要我说,守了这么久都没出事儿,要不今晚就不守了。”

    影一沉着脸,“你岂能如此忽视王妃的安危?既然王爷派我们来保护王妃,自然是对你我的信任,别说是病了你一个,就是你我都病倒了,王爷之命也不可违背。再说,大冷的天你非要趴在房顶,冻病了怪谁?”

    影二知道自家大哥一向如此有原则,再说下去容易挨揍。再想想影一藏身的草垛,确实是比他的房顶暖和,爱耍帅又怪得了谁?

    影一怕自己也冻病了,出门时还带了一张厚厚大大的羊皮毯子,躲在草垛里面整个人包在羊皮毯子里,还别说挺暖和的。

    从前都是守半夜,天快亮时回去睡觉,可如今影二病了,他一守就要守上一夜,天快亮时再回去睡上一个时辰,守了两天就有些吃不住劲。

    而影二的病喝了药也好得极慢,影一不但要替他多守半夜,白天还要替他分担一半的送餐任务,夜里睡得少、工作量再大,就有些吃不消了,整个眼圈都是黑了。

    刘双喜见了却当他是夜里照顾影二累得,好心地让他可以晚一个时辰过来,只要不耽误中午送餐就好。

    可就是这样,不过五天,影一就明显瘦了两圈,夜里守在草垛里也不那么精神,几次还睡了过去,醒来后生生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稍一闭眼就梦到刘双喜被人害了。

    终于,在一个睡过去了夜里,影一醒来后一身冷汗,被寒风一冻,忍不住就打了个喷嚏,把刚好要给夜里饿了的刘双喜出来找吃的的彩云吓了一跳,大喝一声:“谁在那里?”

    影一自然不敢让彩云看到他,透过草垛的孔隙,看到彩云手里拿着个杆子朝这里一边捅着一边过来,再听着别的屋子里也传来询问声音,影一哪里还敢耽搁?用他的羊皮毯子把脸一蒙就从草垛里钻了出来,翻墙上房就跑了。

    彩云在后面大喊:“有贼,有贼!”

    其他屋子里的人纷纷出来,朝彩云望着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房顶上,一个白色的影子越跑越远,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早起,清点了财物,没发现丢失,刘双喜再仔细看过草垛里的痕迹,底下的草竟被压得平平的,显然这人在草垛里藏身不是一日两日了。

    刘双喜对彩云等人道:“大家就别乱想了,或许那人是受不得冷,才在这里背风,这些日子都没丢什么,应该不是为了偷东西。”

    彩云等人还是不放心,毕竟这一院子住的都是女人,突然之间知道这里藏了个男人,还不是一日两日了,这感觉细思极恐。

    想到草垛一向都是影一堆放的,彩月愤愤地道:“待会儿影大哥来,我要问问他,平日都是怎么堆草的,这么明显里面藏个人他都看不出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双喜和彩云对视一眼,都觉得影一很可疑呢?可他一个男人在这里也有几个月了,做事都兢兢业业,晚上放着好好的宅子不住,非要躲在草垛里做什么?

    若真有这癖好……彩云和刘双喜机灵灵打个寒颤,太吓人了!

    影一过来时鼻子也一抽一抽的,想到夜里那声喷嚏,彩云更加怀疑影一了,将她的怀疑告诉刘双喜,刘双喜让她把影一叫到后院。

    刘双喜脸上不喜不怒地对影一道:“唉,之前就说过,你照顾影二哥是当心着点,也被传染了?如今你再一病,铺子里就剩景大哥一个人送餐,可怎么忙得过来?”

    影一想说自己还能送餐,却听刘双喜又接着道:“可我们这是吃食铺子,虽说忙不过来,但你病都病了,也不能再到客人面前了,不如你也回去养上几日,待养好了再来吧!”

    说完,刘双喜转身就往后院走,走了一半又回身对影一道:“影大哥,往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认真一些,昨夜我们几个女人发现后院的草垛底下竟藏了个人,还不是藏了一日两日,你平日堆草都不看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