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王爷也装病
    而去过临县送海鲜的士兵们,在见到过热情大方又爽朗,做菜好吃还美丽的王妃后,便都转投到刘双喜的阵营,成为刘双喜的忠实拥护者。

    只是碍于王爷有令,谁也不敢透露刘双喜的身份罢了。

    云珞想了想,他最近忙着做海鲜生意,已经有大半个月没回王府了,说起来为人子女不能晨昏定省也是不该,既然太妃说是病了,他就回去瞧瞧,顺便再把他的心意同太妃再次强调一下。

    反正就是在接回刘双喜后,不能让她受委屈就是了。

    听说王爷已经到了府门,章太妃赶紧往床上一躺,涂了一层白粉的脸显得又假又苍白,她心里明白,反正也是装病,假不假都没关系,只是给大家一个台阶。

    想到让云珞回来的目的,章太妃赶紧对在床边摆好坐姿的解卉兰道:“卉儿,你快擦些粉,待会儿你表弟进来,可不能让他看着你太憔悴了,反正他也知我是装病,没得你再哭得让他心烦。”

    解卉兰为了表现的真实一些,刚准备好只要章太妃躺到床上她就开哭,却听章太妃不让她哭,一愣之后乖巧地点头,“卉儿知道了,姨母快快躺好,表弟或许很快就到了。”

    章太妃也点头,“对,对,珞儿很快就会过来看我,虽说是装病,也不能让他觉得我在敷衍。”

    章太妃躺回床上,心里却叹着气,她也想和儿子好好相处,可毕竟十多年没养在身边,她不知该怎么和云珞相处。

    而解卉兰又知书达理又温柔小意,虽说有个爱哭的毛病,但这样的女子照顾人最体贴,云珞若是能娶到她就不怕没人照顾。

    可儿子怎么就不明白她的用心呢?甚至为此与她越发的疏远了,她这几个月也在不断地反省自己,却从没觉得自己错在哪里。

    若说是错,就是外面的小妖精把云珞的心给勾走了,那样的狐媚子哪能配做定北王妃呢?

    章太妃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解卉兰整好妆后在床边正襟危坐,可就这样一坐就坐了一个多时辰,云珞愣是没来。

    章太妃躺不住了,一骨碌起身,让丫鬟出去打听云珞的消息,结果丫鬟回来道:“太妃,王爷这些日子军政太过操劳,又忙着卖海鲜,说是回府时眼圈都是黑的,本来说是要回去换身衣服,结果困到支撑不住,倒在床上就睡了。”

    章太妃听了心疼,她一向知道儿子有多拼命,几年前老王爷和世子战死时,他也有过一段时间不眠不休的时候,待将一切都尘埃落定,云珞愣是累得大病一场。

    那时她守在云珞身边满心里都是对云珞也会离开她的恐惧,那时也是母子感情最好的时候。

    可如今为了这个侄女,她不但没有关心儿子的身体,竟还不断地给他添堵……章太妃难掩后悔,就要出看看云珞。

    解卉兰见章太妃眼中的悔意和心疼,眼神闪烁了下便贴心地扶着章太妃下床,垂着眼目低声抽泣着:“姨母,若表弟真不喜欢我,您也莫要再逼他了,卉儿虽然爱慕表弟,可也想表弟好好的,若是因此让表弟与姨母分心,卉儿将于心难安……呜呜……”

    听着解卉兰的哭诉,章太妃原本因她而起的一点怨气都消散了,拍着解卉兰的手背,“卉儿最乖了,受了委屈还要替别人着想。唉!你那表弟是个没福的,等过后姨母看看再劝劝他。你先别难过,或许我们退退,他就能看到卉儿的好了。”

    解卉兰微微点了点头,之后就像只小猫一样乖巧地待在章太妃身边不再多说一句,真是柔弱委屈的让人心疼。

    章太妃一面往云珞住的院子赶过来,一面吩咐人去厨房把补汤端来,为了准备云珞回来,补汤可是早早就熬着了。

    来到云珞的门外,章太妃对守门的陈启道:“陈启,王爷可有醒来?”

    陈启为难地摇头,“回太妃,王爷最近这些日子为了封地上的事情焦头烂额,每日最多就睡两个时辰,昨晚更是一夜未眠,本来听人来说太妃病了便急着赶回来。可在路上大概是被风吹了,回到府上就头晕打晃了。本来还要强撑着去看太妃,可属下实在是怕王爷撑不住,便求着他先歇歇,却不想这一歇就睡沉了。没能及时给太妃请安,还请太妃见谅!”

    太妃摆手,埋怨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那些,我先进去看看珞儿。”

    陈启先是为难了下,才对章太妃道:“太妃,有句话属下不知当不当讲。”

    章太妃心系儿子,便急道:“有话快说。”

    陈启便大着胆子道:“王爷如今也是劳累过度,多睡睡养足精神也就无大碍了,太妃进去探视王爷无可厚非,但属下恳请太妃尽量轻些声,莫要吵醒王爷。”

    章太妃闻言点头,“嗯,你说得在理,本太妃定会多加小心,不吵醒珞儿。”

    陈启又看了眼跟在章太妃身后,已经拿出帕子准备随时落泪的解卉兰,“属下知道表小姐心里挂念王爷,但王爷只是因劳累过度又被凉风吹了,并无大碍,属下也希望表小姐进去后能控制一下情绪,不说吉利不吉利,吵醒了王爷也不好。”

    自从随云珞去临县见过刘双喜之后,陈启已经成为刘双喜的忠实拥护者,再回头看看这个只会哭的表小姐,他觉得能站在王爷身边,替王爷分忧解愁的只有刘双喜。

    而这个表小姐会什么?她只会哭哭啼啼地给王爷添堵。

    听了陈启的话,解卉兰先是眼里闪过一丝委屈,扁了扁嘴,可看到章太妃赞同的神色后,赶紧收起那副悲悲切切的模样,借着垂头之机将对陈启的怒意掩盖住,再抬头后,对陈启一个万福,“多谢陈大哥提点。”

    章太妃笑着拉起解卉兰的手,觉得自己的侄女总是这样贴心明事理。

    可这样的解卉兰却让陈启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这表小姐真是不简单啊,这么多年,他竟然都看走了眼。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