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王爷穷啊!
    留章念真在家里用过晚饭,又听章念真说起暂时还不想回家,而她选择的铺子也是在临县,这样铺子开起来有什么问题她还能来问刘双喜,等铺子真正走入正轨,她再考虑把铺子再开到淮南去。

    刘双喜完全没有意见,反正她只管出方子,赚钱的事儿都由章念真说了算,只要她不昧着良心亏她的钱,她也不想干涉太多经营上的问题。

    又把细节商议过后,章念真亲手拟了一份合作契约,刘双喜看着也没什么不妥,两人就在下面写了名字又按了手印。

    白天睡多了,夜里刘双喜怎么也睡不安稳,干脆就坐起来。刘双喜一动,守在外间的彩云就醒了,问道:“小姐可是渴了?”

    刘双喜道:“没有,你睡吧,我就是睡不着坐一会儿。”

    彩云答应一声翻身去睡,她夜里守在刘双喜的外间,白天还要忙铺子里的事,也确实是又困又乏。

    可眼皮子刚合上,就听院子里一声惨叫,彩云赶紧披上衣服跑出去。就看到院子里坐着个男人,脸上还蒙了块黑巾,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而此时,男人正瑟瑟发抖,看彩云从屋中出来也不知道要跑。

    彩云从墙边拿起一把镰刀,对着男人挥舞着,“你是什么人?深更半夜为何会出现在别人家里?”

    男人哆嗦着,嘴里发出诡异的咕咕声,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鬼……有鬼!”

    彩云用镰刀背对着男人的头上就敲了一下,“闭嘴!”

    睡得迷迷糊糊的刘四喜也从屋子里出来,听了男人的话嘀咕了句:“你家才有鬼!”

    说完了,才看清男人的打扮,惊呼一声:“这是进来贼了?”

    男人忙不迭地点头,“对,对,我是贼!”

    刘四喜二话不说转身去了放杂物的屋子,翻了一捆绳子出来,把吓得浑身瘫软的男人捆了个严实,打算先在院子里冻一晚,等明日天亮了送县衙去。

    彩月、喜悦还有前院因卖鱼而暂时在前院铺子里住着的女人也被吵醒,出来看时男人已经被捆在树上,见没什么好看的又回去睡觉了。

    听男人嘴里不停地说鬼啊鬼啊的,彩云却上了心,回到房中和刘双喜说了外面发生的事儿。

    之后她就一直没睡,吹熄了灯后就坐在窗后不时听听外面的动静,就怕那男人还有同党,好在一直天都亮了,男人还安稳地被绑在树上,早就冻得脸色发紫,哆嗦的也分不清是吓的还是冻的了。

    而借着明色,众人才看到地上散落的火油火石之物,生生惊出一身冷汗,万一被他得了手,如今双喜快餐里住的大大小小也有二十多人,这一把火估计大家都得没命。

    女人们一气之下对着男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都是做惯力气活的,打得有点重,等去县衙通知的人带着官差过来时,男人只剩下一口气了,嘴里还念叨着:“我是贼,我是来偷东西的。”

    陈奇瑞听说双喜快餐出了事儿,虽然没有亲自带人过来,却在县衙里焦急地等待,生怕是刘双喜出了事儿,等去的人押着男人回来时,陈奇瑞一声令下就要先打他二十大板,却被师爷给拦下了。

    师爷附着陈奇瑞的耳朵道:“大人,这人挨了一夜冻,又被打得太惨,再打怕就没命了。”

    陈奇瑞将差点扔出去的签子收回来,“那就先不打了?”

    师爷微微点了下头,陈奇瑞便将签子收回签筒里,对男人道:“我且问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男人嘴里还絮絮叨叨地说着:“我是贼,我是来偷东西的……”

    陈奇瑞眉头便不悦地皱了起来,师爷在旁赶忙道:“之前来报案之人说,昨晚这人出现在双喜快餐,先是大喊有鬼,之后就只会说这一句,怕是被吓傻了吧?”

    陈奇瑞本想好好地审一下这人,量刑再稍稍重一些,给刘双喜留下个好印象,可这人都吓傻了还怎么审?不审又如何定罪?看男人的眼神就都是不满,最后摆了摆手,让人把男人先押下去看管,瞧瞧他过后还能缓过来不。

    等退了堂,犯人也押下去,陈奇瑞一拍桌子,“我看这人就是刘大夫人那女人整出来的,不然刘双喜她在临县一向与人为善,又岂会有人想要她的命?”

    师爷垂下头,“没有真凭实证也不好定罪,依学生之见,大人不如去查查这人是怎么被吓傻的吧!”

    陈奇瑞嘿嘿地笑,“这还用你说?我刚刚已经派人去双喜快餐点了午饭,到时自然要好好地问问了。”

    师爷知道陈奇瑞说的是负责这片送餐的影二,觉得半夜把人吓傻这种事情还真像是他能做出来的,若不是明着看起来这件事与他无关,不好直接去拿人,师爷都想让陈奇瑞派人把那位大人请过来了。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影二过来送餐,陈奇瑞和师爷恭迎到了府门之内,既不会惹来外人惊诧的目光,也更好地表达了他们对影二大人的敬意。

    影二一进门,立马有人将食盒接了去,影二没等陈奇瑞问便竹筒倒豆子一样都说了:“人是我吓的,火是刘大夫人让放的,你派人好好查查,我还有一堆餐要送,你们怎么断案回头去和我们主子说一声就成!”

    说完,影二头也不回地跑远了,陈奇瑞和师爷望着他的背影有点方,若是不说,谁能想到这位整日为双喜快餐送餐忙的伙计会有个很了不得的身份?

    陈奇瑞摇头叹道:“好好的影卫送餐,确有些大材小用了。”

    师爷却一脸羡慕地道:“大人有所不知,上次我与二位影大人吃酒,听他们说起,在双喜快餐送一月餐,只赚的打赏都比他们之前半年的俸禄了……”

    接下来的话师爷没再说下去,陈奇瑞却是懂了,谁让王爷穷啊,哪怕他对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再够意思,这俸禄也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能让这些人对他忠心不二的并不是多少银两,而是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