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儿子越长越歪怎么办?
    若是被王爷身边的那些人知道影一影二跟着刘双喜这段时间赚得数钱到手软,不会心里都长草了吧?

    陈奇瑞决定他还是不张那个嘴,绝不告诉叶见成影一影二这几个月把几年的工钱都赚够了,免得他一时想不开,放着好好的官不做,非要回来给刘双喜端盘子。

    被抓的男人只是一时被吓懵了,陈奇瑞派人请了郎中,灌了一碗药后又在牢里缓了半日就明白过来,知道他是以纵火罪被抓进大牢,咬死了不肯承认。

    陈奇瑞也不急,影二说了这人是刘大夫人派来的,他就深信不疑,这时候他不急,自有别人着急。

    早起,刘大夫人眼皮子就一直跳,又不敢派人去双喜快餐那边打听夜里是否起火,干脆就到如意坊里打转,想要听听外面的传言。

    可今日如意坊的生意没突然多起来,也没人谈论双喜快餐起火,唯一提起双喜快餐时就是说如意坊的饭菜不如双喜快餐的好!

    刘大夫人听的心里头憋气,却也明白火肯定是没放成,待县衙派人把那人直接押走时,刘大夫人还站在门前看了几眼,瞧那人眼神都涣散了,不知在双喜快餐遇到了什么。

    好在他一直嚷着他是贼,倒也不怕被人知道人是她派去的。

    可时间越久,刘大夫人越是不安,生怕那人禁不住打再把什么都招了,就让丫鬟收拾收拾,打算等不知晃荡到哪儿的刘三石回来,然后一起躲回梅西镇避风头。

    可左等不回来,右等还不回来,眼看天色见黑,刘三石才从外面跑进来,见到刘大夫人挤眉弄眼地道:“娘,那个人是你派去刘双喜那儿的吧?”

    刘大夫人叫了声祖宗,赶紧把刘三石的嘴给捂上,“话可不能乱说,纵火可是要掉脑袋的大事。”

    刘三石把刘大夫人的手拿开,笑得更贱了,“我还没说是谁,你自个儿就都招了,还说我是乱说?”

    刘大夫人叹口气,从前看刘双喜和刘四喜浑,如今人家刘双喜那么会赚钱,刘四喜又能在青山书院读书,看来真正又浑又蠢的是她养出来的这俩。

    刘三石自以为抓住了刘大夫人的把柄,凑近刘大夫人道:“娘,我也不是说你要放火烧死刘双喜有啥不对,可你看我这些时候一直在打她主意,这人还没弄到手,你就要把她弄死,我这心里难免不甘心。要不你帮我想想办法,把刘双喜弄来给我玩玩,等玩完了你想怎么收拾她都成!”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难道这些就是我教你的君子风范?”

    “啥君子风范?舅舅还君子风范呢,其实一肚子坏水!”刘三石撇着嘴,想到那个道貌岸然却一肚子坏水的舅舅,觉得还不如真小人了。

    刘大夫人几乎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刘三石的嘴里说出来,虽然知道这孩子越长越歪,可也是读过书的,怎么能把这混账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从前刘大财主还在时,刘三石还算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怎么刘大财主一死,她又忙着赚钱和与刘双喜做对,对他疏于管教,让他跟坏人学坏了?

    刘大夫人一阵后悔,她赚下金山银山图的是什么?还不是儿子好好的?可如今钱没赚到,儿子也学坏了,往后她还有什么指望?

    对,都是刘双喜害的,若不是为了和刘双喜斗,她至于连儿子都顾不上?越想越气,刘大夫人更恨刘双喜了。

    刘三石央着刘大夫人帮他把刘双喜弄到手,刘大夫人更是恨不得把刘双喜弄死。

    原本刘大夫人是想要赶回梅西镇,可刘三石回来晚了,天擦黑的时候城门就关上了,再想出城也不可能,只能心惊胆战地打算再熬一夜,一整天了县衙也没派人来拿她,估计那人并没有把她供出去。

    吃过饭,刘三石匆匆跑到如意坊后院,刘大夫人又吩咐底下人她离开后该如何行事。吩咐完往回走,路过刘三石的房间时,就听到里面有说话声:“好看香,让我亲一口,就亲一口。”

    看香羞答答地道:“少爷,天还早,夫人还没睡,若是被夫人知道这事儿,她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刘三石‘嗤’的一声,“怕啥?她自个儿都不干净,还有脸说别人?我跟你说,如今府里就我一个少爷,好了赖了整个刘府都是我的,只要你把少爷我侍候好了,少爷自然能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刘夫人气得浑身发抖,想不到自己谋算了这么多年,连刘老爷都给杀了,竟然养出这么个白眼狼,合着在他心里她就是个脏的?

    刘大夫人没忍住,让丫鬟去把刘三石的门踹开,正看到刘三石抱着看香在亲热,场面真是不堪入目。

    刘大夫人怒道:“贱蹄子,夫人我一向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说完,冲上前对着看香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看香不敢还手,只是低声求饶,刘三石却看不过眼,将刘夫人一把推开,怒道:“哪家见过亲娘跑到儿子房里堵儿子和丫鬟好事儿的?今日我还真是开了眼界!”

    刘大夫人一愣,想到她之前踹门的原因并不是气恼看香和刘三石在一起,而是气刘三石不把她当娘,什么话都对外人说,可一开门看到他们放浪形骸才气不过揍人。

    被刘三石一吼,刘大夫人也回复了神智,委委屈屈地道:“三石,娘强势了一辈子,什么都想争到手,为的是谁?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儿子?你这样不觉得伤娘的心吗?”

    刘三石冷笑:“真为了我好,就把刘双喜给我弄到手,我一日得不到她,日子都过得没滋没味儿。”

    “可她现在怀着身子,就是弄来了你扫兴不是。”刘大夫人知道这个儿子教训已经没用,只希望温声软语能打动他,却不想刘三石的心肠比铁还硬。

    刘三石笑得没皮没脸,“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我玩了那么多女人,还真就没玩过大肚子的,正想试试大肚子是什么滋味。我给你几天时间,你把刘双喜给我弄来,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