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真知道错了
    一份半成品大餐有八个菜,卖十两银子,只这小半个月刘双喜就赚了两万多两银子,这还不算平日的收入,想想就觉得开心!

    开心的刘双喜每天都让人做许多半成品的菜让送海鲜的士兵带回去,这个年注定大家都要吃得美美的。

    腊月二十六青山学堂就休学了,刘四喜每日在家也帮刘双喜不少忙,同样也管着刘双喜这不许做、那不许做,若不是身子太过笨重,刘双喜真想让刘四喜看看她不是废物。

    可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冬天穿得又笨重,刘双喜走路都很吃力,也就听刘四喜的话除了每天出来转转,别的事情都不插手,好在一切都走上正轨,也不必她事事操心,只管没事儿的时候坐在房里数银子就好。

    就这样刘四喜没人的时候还总唠叨说刘双喜心里只有他那个不知在哪里的姐夫,有点好的不光想着他,还想着和他沾亲带故的人,赚的那点钱都要败在男人身上。

    刘双喜听听也就算了,反正是不会告诉刘四喜这两个月云珞派人送来的海鲜让她赚了十几万两,不然以他现在做什么都一腔热血的劲头,估计都得给她捐了。

    前些时候下了一场大雪,临县及周边几县或多或少都遭了灾,好在定北王这两个月卖海鲜赚了不少,雪灾还没来就已经开始防灾和救灾准备。

    待雪灾一到,赈灾的银子和救灾粮拨的及时,损失虽大,因灾死亡的却不多,也算可喜可贺。

    当时刘四喜在学堂里被白夫人一动员,从学堂回来就把他早些时候卖菜赚的几百两银子都翻了出来,以双喜快餐的名义立时就都给捐了。

    直到陈奇瑞又送来一块功德牌匾刘双喜才知道此事,虽然觉得刘四喜本质是个善良的孩子,刘双喜不反对力所能及之时帮助别人,可这倾家荡产地往出捐,日子还过不过了?她还要给刘四喜置办一些家底和攒娶媳妇的钱,而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不能亏了。

    所以,家里赚了多少,刘双喜从来不会对刘四喜说,虽然她也会在能力范围内做些善事,却也不会一头热地毫无保留。

    在刘四喜的心里刘双喜手里肯定有钱,但有多少他并不知道。和王爷做生意是有保证,但同样王爷也不可能白白让别人赚钱,所以大头一定是被王爷赚去了,刘双喜就是赚个辛苦钱。

    这样一想,刘四喜也从来没在刘双喜面前提过银子,更不会去计算刘双喜会有多少。可一想到那个走了几个月就回来那么一趟的,然后让刘双喜傻颠颠地给人家赚钱的姐夫,刘四喜心里肯定是不满的。

    可谁让刘双喜傻啊,一车一车的好东西往外运,不就是想要给姐夫在王爷面前谋个好前程?哼!靠女人上位的男人,鄙视你!

    等下次云珞再回来别让他逮着,不然他一定要酸话冷刀子统统给他来一遍。

    一直忙到年三十这天中午,双喜快餐终于关了门,但大家却都没闲着,那些有家的女人们都拿了刘双喜给准备的年货回家过年了,无家可归的就都聚在双喜快餐,忙了一年,大家终于可以闲下来吃顿团圆饭了。

    王氏李氏等人刀光闪闪,配合默契地把一盘盘半成品菜摆上案,彩月手中大勺上下翻飞,先把费时的菜先下到锅里慢火炖上。

    宅内宅外飘着极香的味道,除了双喜快餐有卖的一些菜式,彩月今儿做的还有不少刘双喜早就教给她,却一直没有推出的菜。

    除了在厨房帮忙的几个,大多数女人们无事做就都挤在厨房门外,一边闻着从里面传出的香味,一边感叹如今的日子太好了,她们这一年下来,赚的比外面那些男人还多,当初决定留下来种地真是太明智的选择了。

    不知那些吃不得苦,最后离开的女人如今都过着怎样的日子?

    而在这些女人聊的热火朝天之时,王梅一个人缩在廊下的身影让人可怜又觉得不值得同情。

    从前她可是比她们更有前途,却不把心思放在正地儿上,如今被东家给厌弃了,可不就是自找的?

    而且,因为她是偷了制糖的秘方卖给别人,钱还没拿到就被东家发现,送到田地里别人也看不上她,干的都是最脏最累的活。

    本来一张脸在那些女人中也算是上等的,才大半年就晒得又黑又亮,怎么看都是个乡下女人了。

    刘双喜被彩云扶着从后院过来,眼看要生了,刘双喜的胃口特别好,闻着菜香就坐不住了,想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吃的先垫垫肚子。

    一眼看到廊下蹲着的王梅,也没有要过去同情一下的意思,曾经她背叛了自己,这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原谅的错,刘双喜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

    按说这样的奴才,真送到官府里乱棍打死都不为过,自己只是把她送到地里种地,并不算过分。

    可瞧王梅那副模样,刘双喜又实在没心思理她,便假装没看到,直接奔着厨房过来。

    刘双喜不想理王梅,王梅却在看到刘双喜时眼前一亮,在地里她做的是最累的活,拿的是最少的工钱,那些女人来帮卖海鲜时刘双喜也没让她来,可见还是防着她。

    若不是今儿过年,大家都到双喜快餐来吃年饭,她也不会被带上,可就是这样也没人愿意理她这个背主的奴才。

    可王梅自认有模样、有厨艺,不应该过这样的日子,怎么想都不甘心,她便一直盯着后院。见刘双喜从后院过来,王梅立时起身,朝着刘双喜扑了过来,“小姐,小姐,我知错了,小姐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见王梅突然扑过来,彩云吓得脸都白了,赶紧挡在刘双喜面前,“王梅,你要干吗?明明是你自己辜负了小姐的期待,如今还想要害小姐吗?”

    王梅吓得停下脚步,看着刘双喜鼓得不像样子的肚子,退后两步,轻声呢喃:“不,不,我怎么会想害小姐?只是想要求小姐饶我一次。我真知道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