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不能说的事儿
    本来彩云是想去雇辆车的,可这时候大家都回家过年,车也不好雇。

    结果有邻居听说他们是要往城北送菜,就把家里的车都借给他们,不管是独轮车还是两轮的平板车,孩子们推得都像模像样,几个孩子推一辆车,都不用彩云伸手。

    跟着孩子们一路有说有笑地来到城北,刚好看到白夫人带着丫鬟和县衙里的官差施粥。

    旁边还有几个青山学堂的学子,陈二少爷和赵八少爷也在其中。而白山长正在一旁同陈奇瑞不知说着什么,二人的表情都有些严肃。

    见刘四喜等人推着几辆车过来,那些学子们纷纷过来同他打招呼,见过礼后,刘四喜过去给白山长和陈奇瑞见礼,又转过来见过白夫人。

    白夫人正和彩云说着添菜的事儿,虽说彩云不擅厨艺,这些时候在双喜快餐耳闻目睹也学了一些,尤其是这次带来的食材又都是以做热锅的为主,怎么做都听彩云的。

    白夫人笑着对刘四喜道:“四喜有个好姐姐!双喜有个好弟弟!”

    刘四喜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听别人夸刘双喜,他比自己被夸了还高兴,嘴上却谦逊地道:“这都是我们姐弟该做的,同夫人所做的一切相比还差得远了。姐姐常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还让我向白山长和夫人多多学习。”

    白夫人喃喃念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说的好!双喜果然非一般女子可比,看来是我们这些北民之福了。”

    刘四喜疑惑地望着白夫人,白夫人却只是一笑,伸手在刘四喜的头上轻抚,“四喜将来也要做个心系苍生的好官才是。”

    刘四喜摇头,“不,我想做个成功的商人,只有赚得更多,才能做得更多。”

    白夫人愣了下,随即笑道:“果然还是个孩子!”

    刘四喜眨着眼不解地仰望着白夫人,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白夫人慈爱地笑着,她想说以云珞的身份,他的舅子将来自然要做官才是正途。

    可既然云珞没有表明身份,自然有他的道理,无论是对谁,她也不会多那个嘴。

    陈二少爷从身边路过,道:“你做个商人就算赚个万两黄金又能帮上几个人?若是做官只要将心摆正,就能造福一方百姓,哪样帮的人更多?”

    望着陈礼的背影,刘四喜想了又想,觉得陈礼说得也有道理,不免纠结起来,是赚钱呢?还是做官呢?

    陈奇瑞与白山长说完话,二人的神色更加凝重,白山长走到白夫人身边,对她耳语几句,白夫人蹙着眉问道:“消息可靠吗?”

    白山长沉重地点了点头,白夫人眼圈就有些发红,白山长安慰道:“别哭,大过年的,别让孩子们担心!”

    白夫人轻轻点了点头,可眼泪却更止不住了,‘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刘四喜见了想劝又不知如何去劝,急得抓耳挠腮。

    白山长将白夫人拥在怀里,对刘四喜道:“我先带你师娘回去,你回头同他们说一声,让陈县令派人送他们回家。”

    刘四喜答应一声,看着白山长拥着白夫人上了一旁的马车,心里头很不是滋味,这大过年的,不知发生了什么让一向大气的白夫人伤心至此的事情。

    彩云将那边都安顿好,自然有人按着她的要求去做,等一切都交接完,带着几个孩子走回来,对刘双喜道:“少爷,我们回吧!”

    刘四喜答应着,“好,等我有几句话和那些同窗说完就走。”

    彩云就在这边静候,刘四喜去找陈礼,眼看天色就要黑了,陈礼正在安排人准备发放年夜饭,小小少年做起来事情来很有章程,显然这半年多以来他成长了不少。

    刘四喜将白山长的话同陈礼说了,陈礼摆摆手,“晓得了,你也早些回去吧,我把这边安排好了也要回了。”

    见刘四喜似乎还有事情,陈礼道:“你还有事儿吗?”

    刘四喜问:“你爹刚和白山长说啥了?”

    陈礼左右看看,将刘四喜拉到一旁,“有些话本不该同旁人说,就是赵八我都没说,但想着你与他们不同,这事儿我只告诉你一人,你可不许往外传!”

    刘四喜大力地点头,“我保准不和别人说!”

    陈礼道:“今早传来消息,六殿下前些日子替皇上去东南大营巡察,不幸遇刺,重伤恐是不治。”

    刘四喜眨着一双眼睛,觉得这事儿与他八杆子也打不着,但白夫人能为六殿下重伤哭得梨花带雨,想必六殿下是她很重要的人吧?

    再想想陈奇瑞和白山长的脸色,大概是对他们大家都很重要的人!

    陈礼又低声道:“六殿下与我们王爷交情莫逆!”

    刘四喜便懂了,这次六殿下遇刺一事不简单啊!正如去年这个时候王爷遇刺一般不简单!

    回到双喜快餐后刘四喜便开始忧国忧民,如今定北王管辖下的百姓日子还算好过,若真是变了天,刘双喜又是和定北王做生意的,会不会受到牵连?一个皇子都说遇刺就遇刺,他们这样的小老百姓岂不命如草芥?

    年夜饭大家坐在一处吃得欢声笑语,只有刘四喜把心事重重都写在了脸上,刘双喜拿筷子在他的手背上敲了下,“想什么呢?今儿过年,还不敬你干娘一杯?”

    刘四喜好像才记起来正在吃年夜饭,这一桌子坐的就他、刘双喜和郑三娘三个人,他再这样魂不守舍的,难道让两个女人推杯换盏?何况刘双喜如今又是不能沾酒的。

    赶紧端了酒杯给郑三娘敬酒,“干娘,这杯酒敬您万事如意、吉祥康泰。”

    郑三娘笑眯眯地道:“干娘也祝咱们四喜学业有成、将来做大官!”

    娘俩个把酒一饮而尽,郑三娘放下酒杯后,抓了一把花生,一边剥着一边道:“我看四喜好似有心事,说出来让干娘和你姐听听可好?”

    刘四喜摇头,“我答应陈礼不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