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翻墙来拜年
    刘双喜撇了撇嘴,“弄得神神秘秘,谁知是不是陈礼又闯了什么祸,让你帮着遮掩。”

    刘四喜瞪向刘双喜,“看你这话说的,他闯不闯祸与我何干?我犯得着替他遮掩?”

    郑三娘拍了拍手上的花生皮,“这大过年的不说那些不开心的,双喜不能喝酒,今儿咱们娘俩个不醉不休。”

    “好,我与干娘不醉不休!”刘四喜痛快地举杯,刘双喜虽然想说小孩子不让喝酒,可也知道郑三娘心里有数,便把担心的话给咽了回去。

    虽说是不醉不休,郑三娘也没让刘四喜喝多少,倒是她自己一杯接一杯,被丫鬟扶着回去时嘴里还嚷着高兴,这些年每到过年都是她一个人独自守着冰冷的家,如今有刘双喜和刘四喜陪伴着,虽然还是会想起她死去的男人,却总算不用形单影只。

    刘四喜手里举着酒杯,望着郑三娘离去的背影心里也不是滋味,“你说干娘她是不是心里还是不舒服?”

    刘双喜一把将他手里的酒杯夺下来,放到桌上,“不说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小孩子家家喝那么多酒,要喝成傻瓜吗?”

    刘四喜瞪着刘双喜,到底没去刘双喜手里抢回酒杯。

    刘双喜将酒杯放到一边,“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你这心事重重的样子都不像你了。”

    刘四喜想了想,凑近刘双喜,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与定北王合作卖海鲜,会不会被人当成你是定北王的人?”

    刘双喜无辜地眨着眼,“我们都住在定北王的封地上,不都是定北王的人?若是非说自己不是,难道是奸细不成?”

    刘四喜一琢磨还真是这个道理,心情便轻松了些,刚刚喝的那些酒虽然不至于大醉,到底是精神亢奋了,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刘双喜,我跟你说啊,定北王可能要出事儿了,我刚听陈礼那小子说,京城那位和定北王有交情的六殿下遇刺了受了重伤,恐怕不治!”

    刘双喜愣了下,感觉皇权什么的离自己太过遥远,她就一小百姓,那些事情怎么也扯不到自己身上,刘双喜道:“小孩子不大,操心的倒不少,与其关心那些踩着梯子都够不着的人,还不如关心一下明儿雪能停不。”

    刘四喜竟觉得刘双喜说得对,前阵子一场大雪造成周边几县积雪成灾,很多房屋被压塌,道路都有好些日子没通,也幸好各县组织人手大力开路,才算把道路打通。

    而之前为防雪灾封路,定北王派人事先在各地预备的粮食也派上了大用场。

    想到那位甚有先见之明的定北王,刘四喜就觉得若是定北王真和皇上闹翻了脸,皇上要收回封地,百姓的日子怕是更要难过了。

    见刘四喜说着说着又情绪低落,刘双喜翻着白眼:“咸吃萝卜淡操心!真把自己当成忧国忧民的大人物了?”

    刘四喜不满地道:“你咋就不明白我呢?今儿见到白夫人,她还说我将来要做个心系苍生的好官。还夸你是个了不得的女子,真该让她听听你平日都是怎么说话的,看她还夸你不。”

    “好好,咱们四喜了不起,小女子自叹不如。”

    刘双喜笑呵呵地把一只剥好的虾放进嘴里,又喝了一口糖水桃汁,她就是个没啥大志向的小女子,每天数数钱、吃吃美食,往后再教教孩子就成,可不敢跟青山学堂里教出的国之栋梁相比。

    还心系苍生的好官?可不累死你!

    话不投机半句多,今晚的刘四喜喝得晕乎乎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又将平日厉先生最擅长的长篇大论给刘双喜讲了一番,听得刘双喜脑袋直点。

    如今怀着身子,她也没有精力守岁,听得实在不耐烦了,刘双喜打着哈欠回房。

    彩云已将被褥放好,用汤婆子把被窝里烘得暖暖的,刘双喜躺进被窝里不久就睡熟了。

    刘四喜闹个没趣,也知道刘双喜如今身子爱乏,可话讲了一半还有些兴奋,瞧着那些女人一张张粗犷的脸,觉得和她们讲什么家国百姓她们也未必听得懂,干脆就带着侍书和今晚留在宅子里过年的小孩在院子里捡没有点燃燃的小鞭,再到院外用香点了放。

    这时候大多数人家里都没有什么余钱,过个年几乎是用光了家底,放鞭也就是听个响应应景,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过了半夜差不多就都回去歇着了。

    刘四喜的小鞭一响,就将睡梦中的人吓得一激灵,反复几次也就没了睡意,就有被扰了好梦的人跑到院子里破口大骂,刘四喜自知理亏,拉着侍书就往院子里跑,几个小孩也跟着回来。

    跑进院子就有坐在一起守岁的妇人笑道:“四喜少爷不放鞭了?”

    刘四喜觉得这女人若不是不会说话,就是故意拿话挤兑他,外面骂得那么大声,她听不到吗?

    刘四喜扬着下巴回屋,女人被甩了冷脸讪讪地回屋,只留下一群小孩意犹未尽,可想放鞭又怕挨骂,只能在后院借着灯光玩扔石子。

    年三十,家家户户院子里都点着灯笼,屋子里的油灯也要着上一夜,双喜快餐更是在前院后院的房檐下挂满了红灯,院子里也不显得黑,孩子们玩起来也不觉得黑。

    正玩儿着,就听墙边‘扑通’一声,几个小孩互相看看,同时想到:不会是来贼了吧?

    于是,手拉着手朝墙边走去,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正抱着腿打滚,大概是怕惊到院子里的人,疼成这副模样也没敢叫。

    小孩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跑到柴房挑着顺手的木柴棍就跑了出来,照着地上的人就是一顿砸,砸得那人连连救饶。

    小孩用木柴棍指着地上的人:“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跳别人家的墙?”

    地上凉,那人想要站起来,却见小孩们把木棍举得高高的,赶紧又坐回去,“我是你们家小姐的弟弟,今儿不是过年了,我来给姐姐拜个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