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这个年注定很不安生
    小孩不信他的话,又怕万一真是,互相看了一眼,就有一个小孩朝刘四喜住的屋子跑去。大晚上小姐还怀着身子,不能惊扰,既然是小姐的弟弟,那就是少爷的哥哥,让少爷过来也没错。

    刘四喜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被吵醒时还犯迷糊,听说他的哥哥来了,刘四喜先就不信,“啥哥?我没哥!”

    送信的孩子便跑回去,对其余孩子道:“少爷说他没哥,这人一定是贼,被抓了才想乱认亲戚,还是打的轻了!”

    孩子们又是一顿打,打得那人鬼哭狼嚎,“我真是你们少爷的哥,不信你们去问刘双喜,看她有没有一个叫刘三石的弟弟?”

    小孩们面面相觑,刘三石,刘双喜,刘四喜,名字倒是有点像,万一真是刘双喜的弟弟,被他们打了,过后小姐会不会怪他们?

    可一想到刘四喜说没有哥,打了也不能怪他们,谁让他放着门不走,非要跳墙,挨打也是自找的。

    于是,小孩又去刘双喜的屋外问。此时刘双喜已经躺下睡了,彩云还在外屋收拾听了小孩们的来意便跟着出来,一看还真是刘大夫人的宝贝儿子。

    从前在府里时刘三石就没少仗着他是正房嫡出的儿子欺负刘双喜和刘四喜,虽然那时候府里的人都爱踩高捧低,她和彩月也没少干那种事儿,但如今她是刘双喜的丫鬟,就要站在刘双喜这边说话。

    何况她也不信刘三石大晚上跳墙真是为了给刘双喜拜年,忍不住揶揄道:“这不是三石少爷嘛,大过年的跑别人家里做贼吗?”

    刘三石一看彩云,从地上爬了起来,笑嘻嘻地凑过来,“彩云,一年不见漂亮了!”

    彩云白了他一眼,“油嘴滑舌,说吧,你大晚上跳进别人家院子真正目的是什么?”

    刘三石道:“我真是来给二姐拜年,二姐睡没?没睡你替我通报一声。”

    彩云道:“小姐有身孕,早早就歇下了,你若是要拜年就明日再来,莫要再跳墙,免得被人逮着打死了也白打。”

    刘三石不甘心地朝刘双喜的房间张望,彩云侧了侧身子挡住他的目光,喊人过来把刘三石哄出去。

    刘三石不想走,可打小就娇生惯养的他哪里是那群做惯力气活的女人的对手,让人抬着胳膊腿就抬了出去,往雪地里一扔,便将双喜快餐的门给关了。

    之前被刘四喜放鞭吵醒的人就有睡不着的,听到声音出来看,大晚上双喜快餐扔出个男人,便有人议论起这男人是谁。

    刘四喜从屋子里出来,问彩月:“还真是刘三石?”

    彩月点头,“大晚上跳墙进来,谁知想做什么坏事儿?上次纵火的事儿还没完呢。”

    刘四喜用力点头,他也觉得不能轻易放过刘大夫人,只是那个放火之人一口他就是来偷东西,没凭没证也算不到刘大夫人头上,案子只能压到了现在。

    不过刘大夫人毁容这件事还真是大快人心,真不知是哪位义士看不过眼做的呢。

    而此时,那位设计让刘三石划了刘大夫人的脸,又将刘三石从墙头上踹下来的义士正藏身在黑暗之中,尽职尽责地守护着刘双喜的安全。

    想到从京中传来的消息,影二内心焦急万分,若六殿下重伤一事属实,难道皇上是要有大动作了吗?接下来会不会就要出手对付王爷?

    可越是在这种时候,他和影一就更要守在王妃身边,免得被人查到王妃与王爷的关系,再想以王妃为要挟。唉,这个年注定要过得让人很不安生。

    刘三石被赶出双喜快餐,站在门外许久才不甘地捂着被打肿的脸往回走。今晚他们一家本来是在梅西镇过年,刘大夫人自从摊开他们的身世后,刚好趁着过年要让他和刘一妙认下秦账房这个爹。

    刘一妙不情不愿地认了爹,刘三石却看秦账房怎么都不顺眼,奚落了几句后多喝了两杯,早早回房躺下,可酒劲烧着,又想到前些时候看到的刘双喜的那张脸心痒难耐,可刘大夫人自从毁容后,别说替他想办法得到刘双喜,连大连大门都不怎么出了,他只能自己出手了。

    可谁知平时就那么几个人的双喜快餐今晚竟有这么多人,还有那个把他从墙头上踹下来的不知道是谁,刘三石越想越憋气,更是下定决心要把刘双喜弄到手。

    今日眼看是不成了,刘三石只能先打道回府再等机会。

    可才没走出多久,脚下绊了一跤,摔倒时头磕在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上,挣扎都没挣扎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清晨,天上飘的雪已经停了,刘三石被雪埋了一半,远远看去就是一块雪包。

    刘三石冻得浑身僵硬,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就看到地上一小片血被他头上流出的血给染红了,也幸好天气冷,不然流血都能流死他。

    刘三石吓得哇哇大叫,将旁边住着的人吵了出来,便有好心人把他抬着送回了如意坊,又是请大夫又是熬药,折腾到了午时脑袋还晕乎乎的,一动就恶心。

    刘大夫人从梅西镇赶过来,守在刘三石的床前,既心疼儿子受伤,又气儿子不听话,可问了半天刘三石只说是自己摔的,但鼻青脸肿的模样是当她没见过人挨打吗?这明显是有人想要刘三石的命啊。

    刘大夫人阴谋论了,而自从脸毁了之后,她的性格也越发的偏激,这次这件事情更让她相信有人要害她和他的儿子,而那个人就是刘双喜和刘四喜,目的就是想要夺去刘家的家产。

    悄悄派人出去打听,还真打听到有人半夜在街上看到刘三石被从双喜快餐里扔出来,虽然后来离开,可谁知会不会是刘双喜让人跟着刘三石想要斩草除根?反正刘双喜的店里有三个据说有功夫的伙计,无论派了谁都有可能要了刘三石的命。

    刘大夫人知道县令对刘双喜另眼相看,这事儿又没凭证,陈奇瑞肯定会包庇刘双喜,可此仇不报她又不甘心,最后把秦账房找来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