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招谁惹谁了?
    云珞神色严峻地坐在位于华阳城中的定北王府的议事厅内,下首坐着由打京城来的官员。

    云珞从坐下后就一言不发,只是这般冷峻地盯着人,而在这无声的压迫下,那位四十多岁的京官额角见了汗,却是一声都不敢吭,生怕哪句话说错了,云珞一声令下,他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天可怜见的,他只不过是来宣读圣旨,这是招谁惹谁了?

    若不是他在京中没有强大的靠山,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也不会落在他的身上。

    如今好了,皇上一道圣旨把定北王给惹恼了,他是要拿自己出气呢?还是要拿自己出气呢?

    “柳大人,离京之时京中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云珞突然开口,吓了柳大人一跳,但听完云珞言中之意,柳大人赶忙把他所知道的事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向云珞禀告一番。

    甚至为免遗漏,还很是用心地回忆了一遍,直到他认为知道的事情都说完了,才抹了把汗,偷偷打量云珞的神色。

    云珞听完点了点头,虽然这些他早已从密报中得知,甚至比柳大人知道的还详细,但也证实了他的密报无错,倒是可喜可贺。

    云珞起身,对门外候着的亲兵道:“柳大人远道而来,不可轻怠了,你们带柳大人下去沐浴更衣,再准备一桌上好的酒席,嗯……就吃海鲜荟萃好了,也让柳大人见识一下我们临近海边的美食。”

    亲兵答应一声,对柳大人做了个请的手势,柳大人慌忙起身,好似起来的晚了云珞就会改变主意。

    当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意味,又站稳了讪讪地同云珞告退。

    至于吃什么他并没放在心上,只要不是鸿门宴,就是给他窝窝头吃,他都不介意。

    待柳大人走远,百里杨从外面走进,担忧地望着云珞:“皇上这次下旨要你进京,明为嘉奖封赏,但其中定然凶险万分。你去是九死一生,不去就是抗旨不遵,他便有理由收回你的兵权和封地。”

    云珞却冷笑道:“既然他想我进京,我就去一趟又有何妨?倒要看看他能否要得了我的命!”

    百里杨道:“既然如此,我随你一道去,也好有个照应!”

    云珞摇头,“我这一去家中还要劳烦你照应着,你且留在华阳城,即便他想对我下手,但也要顾忌天下百姓的看法,绝不会赶尽杀绝,而在他眼中我又没有子嗣,只要除了我便可高枕无忧,但也不能不防着他想一网打尽。”

    百里杨承认云珞说得不假,可总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你、我和殿下自幼一同长大,如今殿下那边刚刚出了事,生死未卜,皇上就下旨召你进京,其中原由不问自知,若是你们都出事,留我一人苟且偷生,岂不是让我这辈子都不安生?”

    云珞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你留下来的责任更重,何况殿下那边也未必真就出事,我进京也未必就是送死,你莫要先乱了阵脚。”

    百里杨深吸一口气,不得不承认云珞所言极是,可他镇定功夫不如殿下,运筹帷幄又不如云珞,一个人肩负不起那么大的责任啊。

    “这件事太妃那里是否要说一声?”

    云珞摇头,“母亲年岁大了,没必要让她担惊受怕,这件事先不必让她知晓,待我从京中回来,或是遇难了,你再通知她不迟。”

    百里杨叹了口气,却也知道云珞所言极是,最近几个月云珞与章太妃感情甚好,虽比一般母子多了些小心翼翼,却也比从前陌路一样好,章太妃更是事事以云珞为重,表小姐已经好些日子没来献殷勤了。

    可想到云珞万一真出事儿了,他做为好友,也该替云珞多做些什么,比如将他流落在外的子嗣找回来。

    “这次你去京城,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你那位神秘的王妃是否要我帮你照顾了?”

    云珞深深地看了百里杨一眼,他自然知道百里杨的想法,可若他能回来,他想要亲自去同刘双喜解释,再接他们母子回来。

    若他回不来,就让他们母子过平静的生活,有刘双喜赚钱的本事,又有他的那些亲信手下在,他们母子的日子将会平安顺遂,岂不比搅入腥风血雨中好?

    云家世代男子位高权重,却少有能得好下场的,他不想他的孩子也卷入其中。

    百里杨举着手道:“好好,是我说错话了,你也别这么看我。”

    云珞道:“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不想你将来在面对定北王府后继无人之时,还要经历一番挣扎。”

    “嗯,你不说我也懂,既然你想他们母子过平凡人的生活,我不问就是了。”

    云珞对百里杨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百里杨知道云珞既然决定去京城,定是要有诸多杂事安排便退了出去。

    云珞出了议事厅,信步来到书房,神色也与往常无异,在书房中坐了许久,提笔写了一封书信,晾干封好,又从书架上拿下一只一尺见方的箱子,将信放到箱子里,推给凭空出现的影三,“此次我去京城,你与影四就留在华阳城,若我能平安归来一切便罢,若是我回不来,你且带着这封书信和这箱子去寻影一影二,往后就跟在王妃身边吧!”

    影三嘴唇动了动,施礼抱着箱子退下,云珞却靠坐在椅子里久久未动,真想再去看一眼刘双喜,算着孩子也快要出世了,若是去京城前能亲手抱一抱……

    可如今他正在风口浪尖之上,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没准一去就给他们母子带来杀身之祸呢。

    呵呵,若他回不来,其实这样也好,等刘双喜听了定北王出事后,也不会当他是无情无意之辈。最多在心里骂他两句说话不算话。

    可那时他人都不在了,骂就骂吧!只是想到刘双喜有可能带着他的儿子再嫁,心里就一阵阵的酸,为了他的女人和孩子不便宜别人,哪怕是九死一生,他也要拼出一条活路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