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瞧这模样真眼熟
    刘双喜在桌边一坐,倒了杯热茶在手里擎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影一,那神情说不出的精明。

    影一还是头回在刘双喜的脸上看到这种神情,大多时候刘双喜对谁都笑呵呵的,说好听了是和气,说不好听了是有点傻,难怪王爷会不放心她了。

    可此时看着刘双喜这样的神色,影一觉得那么英明神武的王爷都被王妃给骗了,王妃哪是傻?她这是大智若愚!

    影一被刘双喜看的不敢抬头,刘双喜才放下茶杯,“说吧,到底是谁派你们来我身边的?”

    影一摇头,不敢欺瞒刘双喜,也不敢不打自招,刘双喜见他一脸为难,道:“行,我也不逼你,其实你说不说,我心里都有数,问你只是给你一个自己坦白的机会罢了!”

    影一被噎得一口气半天才上来,对着刘双喜苦笑。

    刘双喜摆了摆手让他下去,这个影一虽说比影二看着老实,可这嘴也比影二严,也不像影二那么容易变通,认准一个理儿就会一直走下去,说白了就叫固执,只能怪她运气不好喊出来的不是影二。

    不过,该确定的也确定了,这么久了他们都没做伤害她的事儿,那么他们就是云珞派到身边保护她的。

    朝政她不懂,也帮不上忙,只要安安稳稳地在这里过她的小日子好了。

    只是想到自己被云珞当成外室一样对待了,刘双喜就恨不得把云珞薅过来揍一顿。

    日子还是一样地过,待到三月春暖花开之时,又到了一年春耕农忙时节。刘双喜原本是打算再买几十顷好田,都种上甜高粱或是甜菜,到时就可以做多多的糖。

    可一直没传来关于定北王的消息,一旦定北王出了事,在外人看来没有子嗣延续的定北王府必然要被皇帝将权势收回。

    到时不管派谁来管理这片土地,都会是皇帝的心腹,而新权旧权交替,原本定北王手下的官员势必要受到打压,甚至一些平常行事高调的富商都将成为靶子。

    而刘双喜前段时间又是海鲜又是做糖,已经锋芒太露,制糖技术更将惹来麻烦,与其给他人做嫁衣,干脆就先低调地观望一阵子再说。

    至于说如今双喜快餐的生意火爆和之前的海鲜生意,刘双喜认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就是新官上任也不敢一来就明着烧杀抢夺,大不了生意不要了,钱也不要了,她带着家里这些人躲一躲呗。

    因此,刘双喜从出了月子开始就已经在陆续将手里的银子都送到钱庄里换成银票或是金子,到时真要跑路也方便携带。

    而田地那边除了种几亩甜高粱留着做成糖自用,再种些供应双喜快餐的蔬菜,其余的都种上玉米。

    这样也能把人手解放出来,刘双喜从来就没指着地里赚多少,与其大批人手耽误在地里,刘双喜更是发现那些女人在卖货上的天赋,一个个都是大嗓门子,吆喝起来绝不输于老爷们。

    而海鲜的生意也已经停了下来,只是隔些日子会送一些海咸鱼和海干货过来,虽不及海鲜卖得好,却也还不错,刚好发挥那些女人们的天赋。

    因没有新鲜的海产卖,双喜快餐便推出一套全鲜宴,一套十八个菜,用的有海干货,也有河鲜,吃全了、吃好了就是十八两银子,最贵的就是主打的几种鲍鱼做法,用的都是干鲍鱼,吃起来却更具风味,只这一道菜就占了五两银子。

    而最受欢迎的则是水煮鱼,按份量算钱,一盆最便宜的二斤草鱼都要一两银子,若是点的四斤往上黑鱼,那也足足五两银子。

    其余用干虾干贝做的菜,都在一两银子以下,最便宜的干贝萝卜汤只要二十文,而一份辣炒田螺也只要二十文钱。

    这样一桌下来,价钱有高有低,虽然大多数人都吃不全,但每次来点两个菜的人还是有的,太贵的点不起的,就点一份辣炒田螺,就着小酒,一盘就能喝两壶酒了。

    当然,也有不少人会呼朋号友地过来,就是为了把一套全鲜宴吃全。

    刘双喜坐在柜台后面对账,却难免心不在焉,不知道自己赚那么多银子有什么意义。

    正怀疑人生时,章念真从外面进来,见刘双喜坐在柜台后台,小跑过来,“姐姐,姐姐……”

    刘双喜抬头看到章念真时不由自主地便咧着嘴笑了,“章小姐来了!”

    之前不确定章念真是云珞的表妹,如今确定了,倒觉得比之前更亲切几分,起身就出了柜台。

    章念真神秘地朝刘双喜一笑,“姐姐,我把这几个月的账本都带来了,我们到后院对账去!”

    刘双喜看了眼对了一半的账,头顿时就有些大,但章念真来一趟也不容易,她们又合作的时间不长,对账这种事情还是要认真对待。将账本一收,刘双喜便带着章念真到了后院。

    平日都是刘双喜自己带着乐乐,刚好乐乐睡了,刘双喜让郑三娘帮着看一会儿,又怕翻动账本和拨打算盘的声音吵到乐乐睡觉,小家伙才三个月,正是要多多睡觉的时候,只有多睡才会长得结实。

    刘双喜这才到前面来对账,如今章念真又带着账本过来,刘双喜就把她带到后院的石桌旁,去屋子里取了两个软垫子和章念真一人一个坐在院子里对账。

    今日天气不错,阳光照得暖暖的,章念真坐在桌边就有些犯困,账目之前她手下的人已经对过,干脆就让刘双喜一个人对账,她趴在桌上打盹。

    刘双喜怕她着凉,想让她去屋子里睡,却被章念真给拒绝了,刘双喜也就由着她了。

    待把厚厚的账本对完,眼看已经到了午时,刘双喜见章念真还没醒,便到前面去让彩月给准备些菜。

    菜还没准备好,乐乐醒了,醒来没看到最最爱的娘,扯着嗓子就哭了起来,刘双喜赶紧跑进去,把乐乐抱起来,先是把了尿,又抱在怀里喂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