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白莲花是女人的公敌
    从乐乐满月那天章念真亲自过来道贺看了一眼之后,她就喜欢上这个看起来有很眼熟,却一直想不起来像谁的小家伙,见他被刘双喜抱在怀里,小嘴用力地吸着奶,还含着泪花的眼睛却睁得大大地盯着刘双喜,就怕一眼看不着,最爱的娘亲又不在身边了。

    那模样把章念真稀罕得不得了,“姐姐,你家乐乐太可爱了,也会长,瞧着眉眼漂亮的,不知是不是我和乐乐有缘,瞧他的模样就觉得特别熟悉亲切。”

    刘双喜抬头看了眼章念真,心说:这孩子和他爹长得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你瞧着不熟悉才怪。至于说亲切,或许就是血缘关系吧!

    也幸好上次云珞过来时戴着半截面具,哪怕匆匆看过一眼也未必认得出来,章念真那时又是一张烂脸,据说好些年没见过面的表兄妹,才会没认出来。

    郑三娘却叹了口气,对乐乐道:“我们乐乐这小模样是招人,往后可别学你那渣爹!”

    章念真也听说了刘双喜之前男人的一些事,对那个抛下怀孕妻子一走了之的男人也是深恶痛疾。刘双喜想要替云珞说两句好话,又怕郑三娘再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她,便噤了声,那模样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被男人抛弃的苦命女人。

    章念真安慰道:“姐姐心里就不要再想着那无情无义的男人,以你的本事,即便带着个孩子也未必不能再嫁,若是姐姐愿意,我替姐姐做大媒。”

    刘双喜忙道:“别,别,这样挺好的,我还不想再嫁。”

    郑三娘道:“看吧,我说什么来着?她就是还记挂着那男人,不就是模样长得好吗?之前瞧着他是个会知冷知热疼你的,可事实他就是为了你的钱。”

    有些话不能说,刘双喜解释不了为什么要相信云珞,便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对郑三娘道:“三娘,你去看看彩月的菜做好没?咱们待会儿好好吃一顿。”

    郑三娘白了她一眼,“每次一说你那男人,你就护着他,往后我不说就是了,免得惹人烦。”说完,起身朝外走去。

    见刘双喜长长地松了口气,章念真看着好笑,但见刘双喜神色如常,章念真也没再想挖刘双喜的痛,笑道:“我这次过来之前去了趟华阳城,不出意外就在那里建一个美颜馆,这次过去也见了我那位多年不曾见过的姑姑,没想到她才几年不见,竟似老了许多,可见姑丈和大表兄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

    说着,章念真叹了声,脸上神色既苦恼又气愤,刘双喜笑道:“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说着说着倒把自己气着了。”

    章念真愤愤地道:“姐姐定是没见过我表姐那样的人,年纪不小了,还当自己是小姑娘呢,借个由头就掉眼泪珠子,好似全天下的人都欺负了她。偏姑母她就叫这一套,只要我那表姐泪珠在眼圈里一滚,错的就是别人。当初若不是为了她故意弄得像是被我欺负了,我娘也不会为了替我说句话同姑母交恶,以至于这么多年都不来往了。哼,真当我不知道,当初就是因为二位表哥看我小,喜欢逗我玩,她怕二位表哥因此冷落了她,才设计陷害我吗?她那种女人最喜欢全天下的男人围着她打转了,瞧着像棵小白花,其实就是个坏女人。当初和大表哥定了亲,后来祈表哥为国捐躯,她又盯上二表兄,不就是盯着定北王妃的位置,真当她是香饽饽,全天下的男人都得喜欢她,由着她挑了?可我好气啊,二表哥怎么也看不清她的本质,就喜欢她那样的人呢?姐姐你不知道,她还和我说,二表哥说了,等他从京城回来就娶她过门,让她做王妃呢。”

    这酸气冲天的抱怨听的刘双喜不知该如何安慰,毕竟云珞若是真想娶那位青梅竹马的表小姐,那自己算什么?说好的不会娶别人,其实就是想要骗她把孩子好好生下来吗?不然为何这么久了都没想把她带回华阳城,再给她一个名分?什么为了她和孩子好,都是骗人的!

    但外人所说的一面之词刘双喜也没全信,云珞再怎么也不应该会娶自己兄长未过门的媳妇吧?

    但章念真有鼻子有眼,让刘双喜清楚地知道至少那位表小姐对云珞心思不单纯,那位表小姐肯定是自己的情敌。

    那种白莲花一样的女人最讨厌,她们会让男人心生怜惜。再想到与云珞初次见面时的情景,他可不就喜欢刘一妙那类看起来弱不禁风的?

    虽说后来给刘一妙个没脸,但谁知他是不是气刘一妙没有救他?而他一向都在嫌弃她不够女人味,没准就是拿她和表妹比呢?

    刘双喜撇撇嘴,他嫌她不够女人味,他还嫌他什么都憋在心里不够爷们呢。

    郑三娘从外面进来,听章念真又说了不少那位表小姐为了让别人怜惜她而做过的事情,同章念真一道对那种女人一阵讨伐,可见那样的女人容易得到男人和长辈的喜爱,却一定是女人们的天敌。

    章念真和郑三娘又说了许多,都是抱怨她的表姐如何如何会装柔弱扮善良收买人心,让刘双喜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都不能不对那位没见过面的表小姐多上了几分心。

    彩月的菜炒好端上来,除了有章念真和郑三娘爱吃的几样菜,大多都是对刘双喜好的,尤其是那一大碗鸡汤,被刘双喜一口喝下,看得章念真眼都直了,“姐姐,这一大碗汤你都喝了,还吃得下饭吗?”

    刘双喜一抹嘴,对章念真笑了笑,郑三娘道:“别管她,自从生完孩子以后她就整天喝这些汤啊水啊,说是多喝汤水孩子奶水足,看把我们乐乐吃的壮壮实实的。”

    章念真回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眼巴巴看着她们的乐乐,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长得像谁,那眉那眼真是太好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