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还是一样不解风情
    乐乐见有人看他,小家伙竟发出‘哦哦’的声音,像是在与人打招呼一样,把章念真看得饭都不想吃了,跑到床边上抓着乐乐的小手就亲了一大口,回头对刘双喜道:“姐姐,我和乐乐挺投缘的,一见这孩子就喜欢得紧,不如让我做他的干娘吧?”

    刘双喜为难地傻笑,虽说有这样一个出身好的干娘对乐乐来说是好事儿,可干娘哪是那么好叫的?这位是表姑姑啊。

    郑三娘见刘双喜一个劲儿傻笑,就知道她心里是不愿意的,大概是怕多个干娘同自己会分了乐乐对亲娘的眷恋,便笑道:“章小姐真是会说笑,你还没嫁人呢,怎么好给乐我做干娘?要我说啊,你和双喜挺合得来,又是以姐妹相称,往后让乐乐叫你姨姨多好?快过来吃饭吧,待会菜要凉了。”

    章念真也看出刘双喜是不愿意的,倒也没强求,又亲了乐乐的小手,这才走到桌边重新坐好,只是在听到乐乐‘哦哦’叫人的时候会应上一声。

    从章念真离开后,刘双喜就时不时地想起小白花一样的表小姐,虽说还没见着人,可这名声却是如雷贯耳。有心向影一影二打听打听,又怕让他们觉得自己对云珞太上心。只盼着云珞能早日平安归来,好好同她说说回来就娶的表小姐是怎么回事儿。

    可这么久了都没有消息传回,他在京是否一切安好?

    而此时的云珞却没有别人想像中过得那么艰难。

    京城,灯烛摇曳的六殿下卧房内,云珞与传说中重伤不治已经卧床几月也未见起色的六殿下相对而坐,桌上摆着二凉二热四道菜,六殿下不甚有诚意地替云珞将杯中倒满酒,“我琢磨着我这府里的厨娘厨艺也就那样了,再多的菜也入不得你口,不如就从简了。”

    灯光微闪,六殿下眼下一颗泪痣甚是妖艳。云珞‘呵呵’两声,表达了对六殿下敷衍的不满,六殿下却好似不觉,“你来京也有三个月了,一切可还习惯?若有不惯之处尽可与我说,你我兄弟一场无须客气。”

    云珞眼光在四个菜上一扫,又往里面间的大床上看了一眼,之后道:“我说了,你就能办到?”

    六殿下不以为意地笑笑,“这不是知道你吃不惯,也便不弄那些花样了,说起来,我也是真穷了,这几月以来银子搭了不少,母后留下的那些底子都被我败得不剩多少,如今这情形也由不得我想办法捞钱,你也别在吃食上挑剔了。”

    见六殿下说完,一双怎么看怎么不端庄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云珞端着酒杯喝了一口,“这么久了,你都没把事情办成,还想我出人出力还搭银子?想都别想!我的银子是要留给妻儿的。”

    六殿下闻言不满道:“有妻有子了不起吗?我是不想连累人家。再说你我图谋之事容易吗?那是几个月就能办成的?若不是当初母后为我留下不少人手,还未必有如今的布局,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若是换了你来,还未必有我做得好。”

    云珞却慢条斯理地道:“你是要坐在朝堂之下玩弄人心权术的天子,而我是统一方兵马,保一方平安的将领,你我道不同,岂有相比之处?若你能带兵打几场胜仗,我便替你在朝堂上应付那些老狐狸。”

    六殿下叹一声,刚要说云珞不够义气,就见身边的内侍一路跑了进来,到了近前不等平稳一下气息便急着道:“殿下,不好了,晨平公主又来探殿下的伤了,殿下还是快些回床上躺着。”

    六殿下和云珞对视一眼,六殿下眼中是幸灾乐祸,云珞眼中是无可奈何。但接下来,六殿下站起身大步跑到床边,掀被子钻了进去,而云珞则看了眼桌上六殿下用的酒杯和筷子,拿起来到床边便塞进了六殿下的锦被之中,让一向素爱整洁的六殿下脸上的神色僵了僵。

    而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六殿下双眼紧闭,呼吸也变得虚弱了。

    晨平公主带着四个随身侍候的宫女从外面走进来,看了眼床上面色苍白无血色的六殿下,拿出帕子在眼下搌了搌,这才对身后的宫女道:“你们且下去吧,我要在这里陪陪六皇兄。”

    宫女们鱼贯而出,晨平公主坐到床边,目光落在六殿下的脸上,却是对云珞道:“云哥哥,今日御医可来看过六皇兄的伤?”

    云珞道:“看过了,说还是老样子,殿下他坠马之时头撞在石头上,瘀血不清以至于一直昏迷不醒。”

    晨平公主叹了口气,猛地起身抓住云珞的手,“那不知云哥哥可有什么良方?你与六皇兄自小交情就好,岂能看着他一直这样躺着?”

    云珞将手抽回,脸色却有些不大好看,“公主逾矩了,况本王也不是大夫,御医都没有法子的伤,我又能如何?”

    晨平公主嘟着嘴,“云哥哥真是不解风情,当初云哥哥在京城时,大家都玩在一处,那时候的云哥哥可没有这般小气。”

    云珞道:“那时都还年幼,并无人闲话,如今我等俱已长大,岂能再与儿时相比。”

    晨平公主却不依地向前两步,“那我若说不在乎别人的闲言闲语呢?”

    云珞便朝后退了三步,“皇上会震怒。”

    晨平自然知道皇上不会把她嫁给云珞,更知道皇上正憋着劲要发落云珞,定北王的存在早就让他寝食难安了。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要嫁给云珞,只是看着云珞这张脸她就心痒难耐,结一段露水姻缘又如何?可恼云珞竟还和年少时一般不解风情,对她是能有多远就躲多远。

    眼角余光看到外屋桌上的四盘菜,晨平笑道:“这起子奴才,就给云哥哥吃这些?莫不是看六皇兄伤重不起,就怠慢了贵客?云哥哥不如同我去我的公主府住上几日,保你日日都有珍馐美味下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