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最好不要成为冤家对头
    刘双喜抱着乐乐,随在章念真身后,由一众女尼引进了慈宁庵,瞧着慈宁庵虽然不大,里面的庙舍却建得极其精致,白墙绿瓦青竹,若不是庵内佛香袅袅,刘双喜真看不出这是一座庵堂,倒像是江南的大户人家。

    在庵堂之内,不少衣着华丽的夫人带着俊俏可人的丫鬟,由尼姑们引着到处参观,也有不少夫妻相携而来。即使只是随行的丫鬟,也都精心打扮,无一意外的没有见到一位衣着朴素之人。

    刘双喜便有些皱眉,显然这并不是一个众生平等之所啊!

    章念真推了推刘双喜,“姐姐,怡心师太问我们是否要做个全套的祈福法事,若是要做晚上就要宿在庵里了。”

    刘双喜原想着上了香就回,听章念真的意思却像非常想要住上一宿,而郑三娘也一脸期待地看着刘双喜,刘双喜便无可无不可地点了头,只是担心乐乐认床,换了地方睡不安稳。

    见刘双喜点了头,那位怡心师太明显松了口气,刘双喜有些不解地多看了她两眼,怡心师太对刘双喜念了声佛号,刘双喜只能将心中的想法压下,她总觉着怡心师太松口气是因为又可以多赚几个留宿的银子了。

    跟着怡心师太在慈宁庵转了一圈,庵堂前面看似不大,内里却别有洞天,过了几重院子,后面便是客房,一处处客房或是被围墙圈在里面,或是以翠竹相隔,间或几株苍松翠柏,小桥流水,倒真有几分雅致闲情。

    刘双喜等人被怡心师太带到最里面的一处由白墙围着的小院,小院后面便是山壁,一道三米多宽的瀑布冲击而下,在小院边上形成一汪浅潭,再从一旁向山下流去。若是在夏日,这里定是凉爽之极了。就是在这时节也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当真是个让人心胸都开阔的好地方。

    刘双喜对这样的地方甚是眼馋,想着回去就请人在她那片田地边的山上也建这样一处避暑之地,夏日就带着乐乐去那里避暑,可比在县城里凉爽得多了。

    将人带到,怡心师太便带着女尼们退下,离开时刘双喜见章念真塞了一块银子到怡心师太的手里,那块银子估摸着少说也有十两,喜得怡心师太连念了几声‘阿弥陀佛’,态度也越发的恭敬。

    怡心师太离开不久,便有女尼送来茶水点心,无一不透着精致,但对于吃惯喝惯的刘双喜来说,这样的点心只能说看着不错,都是素油素馅做出来的,清淡有余香味不足。

    章念真对刘双喜道:“我早就听人说慈宁庵里风光好,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若是今年夏日里得了闲,我就在慈宁庵里避暑了,到时三娘和姐姐也都过来。”

    郑三娘笑:“我可比不得念真妹妹财大气粗,这一趟下来又是打赏又是香油钱,没个一百两下不来吧?”

    章念真伸出五根手指,“我许诺主持,离开时给添五百两香油钱。”

    “五百两?念真妹妹真是财大气粗。”郑三娘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虽然这一年光景她跟着刘双喜一起做生意,五万两都赚到了,可不过拜个佛就要五百两香油钱,这里面恐怕还不算刚刚的打赏和接下来的打赏,这佛拜得略贵。

    章念真却叹了口气,“若是能让菩萨保佑我二表哥平安归来,再多银子捐了我也不心疼。”

    郑三娘一怔,想到这些日子章念真每次过来都会提起在京城音讯全无的定北王,忍不住也念了声‘阿弥陀佛',愿菩萨保佑那位北地的王能平安归来,她也愿多捐些香油钱。

    刘双喜心里头却五味杂陈,明显章念真也喜欢云珞,但愿将来她们不要成为势不两立的冤家对头。

    刚刚安顿好,乐乐便醒了,睁着机灵的双眼到处看,好像对什么都很感兴趣,刘双喜见了放下心,好在乐乐没认生,不然孩子哭闹起来才叫惊天动地。

    大概是在肚子里待到足月,平日营养又好,这孩子生下来时只觉得结实,可生下来之后就像气吹的似的,一日壮过一日,胖乎乎招人喜欢。

    但这孩子平常很少哭闹,一旦哭闹起来就不是那么好哄的,那豪迈雄厚的哭声几欲把房梁就要震塌了。

    而此时乐乐看哪儿都新鲜,小嘴里也发出让人听不懂的哼唧声,再有刘双喜与他一搭一唱,看得章念真直笑,“姐姐,你这样子好像乐乐能听得懂似的了。”

    刘双喜笑得眼睛都眯成一道缝了,“谁知道呢,或许就听得懂吧,反正每次我和他一搭一唱,激动了他还会挥着小拳头抗议呢。”

    郑三娘每日都要有大半日待在刘双喜这里陪乐乐,也觉得孩子虽然看着小,没准真能懂呢,比如渴了饿了都知道喊人呢。

    正说笑着,外面有人敲门,章念真的丫鬟出去,不多时由打外面带着个婆子进来,进门先给章念真几人见了礼,才笑意盈盈地道:“章小姐,奴婢是赵府八少爷的奶嬷嬷,今日陪着姨夫人来上香,却不想与章小姐巧遇,姨夫人让我过来问一声,章小姐可否赏脸,由姨夫人请客,大家坐下来喝几杯素酒?”

    刘双喜便知道那位姨夫人定是赵八少爷的亲姨娘,虽说只是个姨娘,但有一个极有头脑的儿子,这位姨夫人在府里的地位还不错。

    但赵八少爷给刘双喜的感觉就是太善于钻营,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对于这种人,生意上合作一下还成,深交还是不要了。

    刘四喜曾好几次回来同她抱怨,陈礼那傻子,把从他爹县衙里得来的朝廷密事都告诉给赵八,白白让赵老爷得了好处,若是他就是怜惜好友在府上的处境,要出卖亲爹也得卖个好价钱。

    照刘四喜看,没准赵八少爷所谓在府上日子艰难,都是人家爷俩演的苦肉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