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你就是那个贵人
    怡心师太心里再苦,有些话也不能说出口,但丫鬟的话也没有错,人家是来上香的,上完香了不让走岂有此理?虽说来慈宁庵上香的香客都会捐不少香油钱,但这个也全凭自愿,也没有拦着讨要香油钱的说法。

    而此时怡心师太拦着不让人走,便有人在后面议论纷纷,都知道慈宁庵势利,难道真是说嫌人家小姐给的香油钱少?

    怡心师太听得心里暗暗叫苦,章念真又不是她能得罪得起的,赶忙念了声佛号,对身后围观着的人道:“并非是慈宁庵拦着章施主要香油钱,而是住持刚做完了课业要与章施主长谈,适逢章施主要下山,贫尼才会赶过来请章施主留步。”

    听怡心师太说得也在理,那位花枝招展的夫人便噤了声,随即面露喜色,“我来慈宁庵也有许多次了,却一直无缘得见住持师太,不知今日可否同这位章小姐借个光,有缘一见师太?”

    怡心师太为难地皱了皱眉,要说慈宁庵的这位住持师太可是个固执的人,因不满她弄出这些敛财的手段,这些年都不管寺中俗务了,只在静室里吃斋念佛。

    她若不是形势所迫,也不会把住持师太搬出来,那可是位得道高尼,慈宁庵的香火鼎盛也是因有这位高尼坐镇,但一个章念真都不知那位高尼是否愿见,更别说这位庸俗的夫人了。

    怡心师太念了声‘阿弥陀佛’,“住持师姐近日来身体偶感不适,不宜长久见客,怕是要让赵夫人失望了。”

    被如此差别对待,赵夫人不悦地拉下脸,到底还是没敢得罪章念真,只是带着跟随的丫鬟转身离开。

    随着她的离开,有人掩着嘴笑,也有人撇了撇嘴角,章念真问怡心师太:“这位赵夫人是哪位?”

    怡心师太笑道:“这位就是临县有名的赵大爷家的姨夫人。”

    原来这就是赵八少爷的亲姨娘啊!

    刘双喜和郑三娘对视一眼,都觉得赵八少爷甚是肖父!

    虽然怡心师太没有露出任何鄙夷之色,但刘双喜却能看出她是不想多谈这位赵家的姨夫人,想来也是瞧不上她的身份。

    而章念真也知道了,这位赵家的姨夫人就是刚刚要请她吃酒的那位。

    若是之前刘双喜和郑三娘还觉得章念真太趾高气扬的不近人情,只想结交有身份的和能给她带来利益之人。可在看过这位姨夫人之后,刘双喜觉得,或许看人这方面,她还要同章念真学学。

    那位奶嬷嬷见了章念真就眼中看不到她和郑三娘,这位赵家的姨夫人也是个眼皮子浅的,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

    怡心师太见众夫人都渐渐离去,又对章念真陪着笑脸道:“之前的事儿都是贫尼教而无方,千错万错都是贫尼之过,还请施主息怒。”

    章念真也不是不通情理,虽然看不惯怡心师太把个佛门弄得只朝‘钱’看,但怡心师太好话说尽,她此来也是想要见见住持师太,便也顺水推舟地随着怡心师太回了庵堂。

    这次怡心师太把人再次安置好后,离开没多久又转回来,“几位施主请随贫尼来,住持师太有静室恭候。”

    章念真到底还是看怡心师太有些不顺,不免笑道:“若师太是贫尼,那整个临县便是穷人窝了。”

    临县在周边数县算得上顶顶有钱,不但战乱没有波及此处,连年也是风调雨顺,在这战乱过后的东楚国可是出了名的富庶之地。

    相比之下,章念真就是在嘲讽死要钱的怡心师太虚伪。

    怡心师太听了也不恼,只是笑微微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章念真也没得理不让,问道:“双喜姐姐,三娘姐姐,你们也随我去面见住持师太吧!”

    郑三娘点了点头,刘双喜却摇头,“乐乐该饿了,我就不跟着过去了。”

    章念真道:“这位住持师太佛法高深,多少人想求见都未必见得上一面,今日难得有缘,姐姐就随我一同去吧!”

    刘双喜犹豫着要不要去,乐乐不知为何哭了起来,刘双喜立即跑到乐乐身边,见小家伙睁着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虽然不哭了,却像是怕娘亲离开的样子。

    刘双喜对章念真笑了笑,“乐乐不想我离开呢,你们去吧。”

    章念真也无奈,去见住持师太也不好耽搁太久,便有些遗憾地同郑三娘一同出了门。

    刘双喜等几人出了门,摸了摸乐乐的襁褓,干干爽爽的,忍不住笑道:“你是怕娘亲被住持师太看出来什么吗?”

    乐乐瞪着一双天真又无辜的眼睛看着刘双喜,完全听不懂娘亲在说什么,但见娘亲笑了,乐乐也跟着咧着嘴笑。

    刘双喜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叹了声:她又何尝不担心呢?怡心师太这些被世俗耀花了眼的她不怕,谁知那位得道高尼会不会看出她的来历?她只想过个平平稳稳的日子呢。

    早来之前若是想到这些,她都不会来的,只是瞧着庄严肃穆的佛像心里便没了底,生怕被认出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而被当成妖孽给烧了。

    不多时乐乐便努着小嘴找奶喝,刘双喜便解了衣襟抱着乐乐喂。不时再点点乐乐的小下巴,心里既温暖又满足。

    正当母子俩温情脉脉的时候,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刘双喜赶紧合上衣襟,抱直了乐乐轻轻拍打几下后背。

    刚听到乐乐打了个甚响的嗝,外面的人已然到了门前,就听到章念真的声音道:“怡灵师太,我双喜姐姐就在里面,我进去同她说一声。”

    “阿弥陀佛,有劳章施主了。”声音低沉中略有几分沙哑,却有着一种让人静心的力量。

    刘双喜慢慢地将衣襟系严,一面朝外面望着,就见章念真从外面跑进来,到了刘双喜的近前,将嘴贴近刘双喜的耳边低声道:“那位怡灵师太就是慈宁庵的住持师太,不知为何定要见你。还说什么一早看到天边有红霞,知是贵人要来,说你就是那个贵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