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姐姐有什么想法?
    刘双喜道:“我只听说过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看来我是带着雨来的。”

    章念真嘴角抽了抽,“不管那些,怡灵师太说要见你,那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机缘,你就随我出去迎迎师太吧!”

    刘双喜原本就不想见这位师太,听了章念真的话就更不想见了,谁知这位师太要见她的目的是什么?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非说有什么不同,就是顶着别人的壳子,若怡灵师太要见她是这个原因,对她来说才叫悲剧。

    可虽然不情愿,但人家怡灵师太已经等在门外,她若不见岂不就是心虚?唉,真后悔没想明白就跟着来了,出了事儿也是自找的。刘双喜只能抱着孩子出来迎接怡灵师太。

    门外,郑三娘正陪着一位看不出年纪的师太说话,与别的尼姑一身整洁的灰色袍子不同,这位师太身上的袍子虽然也是灰色,上面却是一个补丁又一个补丁,几乎已经看不出袍子原本的颜色,却洗得甚是干净。

    但穿着这样一件被袍子,师太的神色却极平和宁静,看人的目光中透着慈悲与睿智,让人不敢轻视,与之相比,一众衣着崭新的尼姑们则显得世俗了许多。

    刘双喜心存静意,见了怡灵师太先互见了佛礼,抬头就见怡灵师太正看着她,嘴角含着笑意,却不像是看破了她的来历想要点破。

    刘双喜先松了口气,就听怡灵师太道:“刘施主怀中所抱可是令郎?”

    刘双喜点头,“正是小儿。”

    怡灵师太笑着伸出手,在乐乐的头顶上轻轻抚了三圈,收回手后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之后便一言不发地往回走了,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章念真皱着眉头,“怡灵师太不是说要见双喜姐姐,怎么看了一眼就走了?”

    怡心师面色尴尬,她自然不会说怡灵师太本来是不愿见客,但因她苦苦哀求,才勉强答应下来,或许她要见刘双喜只是个借口,再故弄玄虚一番,也免了被人求着又是看相又是解命的。

    但这话不能说,不论怡灵师太做了什么,她这个做为知客女尼的师妹都得替她圆回来。可嘴张了几次都不知如何才能圆回去,正为难时,一个小尼姑跑了过来,对怡心师太道:“师父,住持师伯让弟子同刘施主带句话,‘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刘双喜挠了挠头,虽然觉得这两句有些耳熟,听着像首诗里的两句,可她真想不起来这两句在哪里听过,难道是说她的儿子将来定要不平凡吗?

    章念真嘴里反复念着这两句,许久之后对刘双喜道:“看来师太对我们乐乐的期望很高嘛。”

    郑三娘也笑道:“我就说我们乐乐不普通,将来定是个盖世英雄。”

    刘双喜虽然也跟着笑了,笑得却不那么开怀,还是觉得这两句应该是在哪里听过,可是在哪里呢?她从穿越过来之后整日为了生计忙碌,别说没看过诗词之类的书,就是从别人口中也没听过诗啊词啊的,这两句到底是什么时候听的呢?

    而怡灵师太真是想要告诉她,生了个不平凡的儿子吗?看着乐乐微张着小嘴的无邪模样,哪里就看出不凡了呢?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她倒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凡一些。

    下午,天上的云层越来越厚,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好在屋子里隔音不错,因离着瀑布近,防潮也不错,被子更是新洗过又晾晒的,还带着阳光的味道,倒不觉得潮湿。

    可见怡心师太对章念真的到来有多上心,而因怡灵师太的那两句诗,对刘双喜和乐乐也高看一眼,以至于郑三娘也成了座上宾,待遇比之旁人好上太多。

    在慈宁庵住了一夜,刘双喜心里一直想着怡灵师太那两句诗,夜里睡得不甚安稳,早起自然带着浓浓的黑眼圈,郑三娘见了笑道:“之前还担心乐乐换了地方睡不着,想不到先睡不着的倒是乐乐他娘了。”

    刘双喜跟着笑了笑,先给乐乐喂了奶,又把了尿,便有小尼姑送来了斋饭。

    慈宁庵的斋饭是免费的,住宿也是免费的,但离开时章念真还是按着之前说好的给了五百两的香油钱,毕竟能见到怡灵师太,又得了她那两句不凡的诗句,这五百两花得值了。

    甚至章念真已经想好了,回去就把这两句请个书法大家写出来,到时就挂在刘双喜的卧室,等将来乐乐长大了让他瞧着,知道自己不是个平凡的孩子,就会按着不平凡来成长了。

    怡心师太一直送到山门外,章念真也像忘了昨日的不快,与怡心师太客气地道别,几人才顺着山路下得山来。

    半夜时分雨便停了,但被雨水冲刷过的台阶甚是湿滑,下山之时大家也加了小心,一直走到缓坡处才开始说笑起来。

    见路上没有行人,郑三娘边走边道:“想不到这佛门清静之地,也有这踩低捧高之流,这次还真是开了眼界。”

    章念真也感慨道:“我之前去寺里或庵里拜佛都是与我娘亲一同,都是由家中下人打点好了,如今想想那时把闲杂人等都给疏散了,岂不也是佛门嫌贫爱富的表现?”

    刘双喜却不甚在意地道:“由古至今都是如此,又不是只是我们见着的这些。”

    想到前世一些名川大山进个门就要收费,慈宁庵怎么说也是采取自愿,并不会强迫一定要捐多少,你有钱就多捐,没钱最多受点白眼,好歹在庵里逛逛也不会被拦着,比起那些想要进门先收费的景点可是要强上许多了。

    章念真却突然对刘双喜神秘一笑,“姐姐,你在慈宁庵住了一夜有何想法?”

    “没有!”刘双喜摇头,她总不能说看了慈宁庵的房子就想也仿着建一处?章念真那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一定立马就能去实施,她可不想因此再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