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反正我也不是很待见你!
    章念真不信地盯着刘双喜看了又看,“真没想法?”

    刘双喜再摇头,“真没有!”

    章念真遗憾地看向郑三娘,“那三娘姐姐有何想法吗?”

    郑三娘想了想,“慈宁庵的客房不错,我都想买座山头建那么几间房了,到了夏日就过去住上两个月,也不用怕天热得难受。”

    章念真便笑了,“我与三娘姐姐想到一处了,不如我们一起买个山头,把房子建在一处,到时还能做个伴。”

    郑三娘刚要拍手称好,想到章念真时常也不着个家,虽说章家世代经商,恐怕也于理不合,担忧道:“你这样整日在外,你爹娘不会恼了你吗?”

    章念真对着郑三娘眨了眨眼,“我这不是在同双喜姐姐合伙做生意,自然要常常在外,如今还只是在北方,待把生意越做越大,将来可是要将生意做到京城呢。”

    “念真妹妹真是比好些男儿都要强上百倍呢。”郑三娘一脸钦佩之色,看的章念真很不好意思,可很快便叹了一声,“我娘只生我一个女儿,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

    刘双喜和郑三娘第一次听章念真说起家中情况,见她神情有些落寞,便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不好再深问,只是将话题扯到了别处。

    在这个时代里,若是家中没有个能顶门立户的男孩,将来一片家业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说呢。

    说着话便来到了山下,见山脚下停了几辆马车,而离着章念真那辆马车最近的是一辆青缎面的马车,刘双喜看了一眼就认出来,正是刘府的马车,刘财主活着时就常常带着原主和刘四喜坐着这辆马车出门,所以这辆马车最大的特点就是大。

    又宽又大,同时坐进那时的刘双喜和刘四喜都不费劲,再多个刘财主,走个泥路都能陷进半个车轮。

    而此时,马车停在章念真的马车旁,丫鬟站在马车下面,伸手扶着里面的人下车。

    先下车的就是刘三石,被丫鬟扶了一把,顺势在丫鬟的脸上捏了一把,惹来丫鬟一声尖叫,刘三石不但没有羞愧,反而哈哈大笑。

    紧接着刘一妙从里面出来,看着不成体统的弟弟眼神忧郁且伤。

    刘大夫人大概是见惯了刘三石的变化,对此视而不见,刘一妙的眼神愈发忧郁了。

    刘双喜不想见刘大夫人,却也不是惧她,既然走个迎面,自然也不会因此回避,是以两边的人便走了个面对面。

    刘三石的眼中精光闪烁,刘一妙眼中幽怨带恨,刘大夫人则是冷哼一声,带着丫鬟从几人身边擦身而过。

    刘一妙也跟上刘大夫人的脚步,倒是刘三石走到刘双喜面前嘻嘻笑道:“二姐,多日不见,越发漂亮了,过几日我就去家中拜望。”

    刘双喜道:“既然大家都分了家,又闹得怪不愉快的,这些表面的东西就别做了,反正我也不是很待见你!”

    刘三石一愣,笑得却更显开怀,“看来是三石的错了,二姐是恼我不常走动了,改日定当登门赔礼。”

    “别别别,我是真不想见你……们,拜访还是赔礼这些往后都别提,何苦把大家最后的脸面都扔在地上踩,你说是不?”

    刘三石打量了刘双喜几眼,又笑了两声,啧啧地离开。

    章念真道:“你弟?”

    刘双喜想摇头,又觉得该点头,就有些纠结了,她不好和别人解释刘三石为何不是她弟,毕竟就是她自己都不清楚刘三石到底是不是刘财主的种。

    章念真见刘双喜为难,想到之前听说的刘双喜和刘四喜的身世,只当刘双喜是觉得亲爹一死就被赶出家门,不知这个正室生的弟弟还算不算弟弟了。

    伸手拍了拍刘双喜的手背,这份纠结她懂。

    刘双喜也回拍了两下章念真的手背,虽然不知她脑补了什么,但她不问最好。

    回到临县已是午时,在山上吃了一日多的斋饭,味道比从前在别处吃得好,可但自从吃惯了双喜快餐的美味后,章念真就觉得慈宁庵里比别的寺庙好吃得多的斋饭也有些食不下咽了。

    一进双喜快餐,也不等彩月给做菜,自己端了盘子就去快餐盆里盛了几样菜,虽然盛的肉不多,却都是双喜快餐的招牌菜,她想这口都想了好些日子,这也是她常往临县跑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边吃,章念真一边对刘双喜抱怨道:“姐姐,你可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在淮南日子过得怎么水深火热,吃不到彩月姐姐做的美味不说,还要被我娘逼着学针织女工,你说我打小就跟我爹东奔西跑做生意,学什么针织女工啊?那些活有家里的下人做,哪里轮得到我亲自动手?再说就学那么几日,做出的东西能看吗?想穿什么还不如花了银子到布庄去做。”

    刘双喜还没反应过来,郑三娘却道:“莫不是你娘替你寻了亲事?女儿家嫁到婆家就不比在娘家了,针线还是多少要会一些,遇个年节亲手给婆婆做些小物件,也能讨得婆婆的欢心。”

    章念真吃饭的动作就是一愣,看着盘中的美味就有些食不下咽,半晌才道:“三娘姐姐真坏,就不会等人家吃完了再提醒人家?”

    刘双喜笑道:“还真是给你寻了婆家了?”

    章念真嘟着嘴,“这倒没听说过,可想想我娘的反常,还真有这个可能,她除了逼我学针线,还总说些奇怪的话,我还奇怪她怎么变得怪怪的,肯定是打的这个主意!”

    说完,章念真气恼地一拍桌子,“气死我了,不是说好我不嫁人,就是嫁人也是招女婿入赘,为何又打主意要把我嫁出去?”

    章念真头回在她们面前发这么大的火,这气势真够吓人的,那横眉立目的模样,若是不知她是跟她亲娘较劲儿,还当是遇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了呢。

    郑三娘和刘双喜都不敢劝,只能默默地把脸转向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