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本少爷不陪酒
    章念真气了一会儿,便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坐下,蔫蔫地问道:“好姐姐,你们帮我想个办法啊,我可不想嫁人,若我真嫁了人,爹娘就要过继我叔叔家的堂哥,你们是不知道,我那个堂哥不学无术就算了,从前还总说些让人着恼的话,从很小的时候就常说将来我们家的家业都是他的,还要把我们一家都赶出去,若真把他过继过来,我爹这半生心血都得被他给挥霍了。”

    郑三娘讶异道:“既知他是那样的品性,你爹娘不会糊涂到过继他过来吧?”

    章念真颇有些无奈,“不过继又如何?虽说我爹是这一辈的家主,可章家也不是我爹一个人的,我爹膝下无子,家族压力大,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唉,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就长着一张烂脸,谁看着都恶心,也不会有人想要娶我了。”

    见章念真越说越落寞,刘双喜和郑三娘都不知如何劝好,郑三娘道:“世上总没有过不去的坎,我想你爹娘也不会那么糊涂,我相信他们一定已经在替你的将来打算,你也莫要这般悲观。”

    章念真笑了笑,她自然相信爹娘会为她打算好,可真是不甘心啊!

    接下来三人就将话题转到春耕上面,郑三娘手里有几十亩地,其中还有刘双喜当初卖给她的那几亩薄田,因为收成不好,这次听了刘双喜的建议都种上甜高粱,到时收了就卖给刘双喜,其余的良田则是听刘双喜的意见,一部分种粮,一部分种菜,这样一来店里差不多也就够用。

    章念真道:“我手里这几个月也赚了不少,不如也买田置地算了。”

    刘双喜和郑三娘却不赞成,“你赚的银子就换成银票好好收着,这样别人也不知你手里有多少,若换成田地,没准被人听到风声,万一硬要说是你章家的产业,你爹娘也为难不是?”

    章念真又是一声长叹,却也知事实如此。

    吃过饭,三个女人就坐在后院逗乐乐玩儿,今日太阳很好,小孩子抱出来晒晒太阳有好处。

    刘双喜喂乐乐吃了半颗蛋黄,小家伙伸着嘴还想要,刘双喜怕他吃多了肠胃消化不了,说什么也不肯给,小家伙一又滴溜圆的眼睛就跟着刘双喜的手动,不时再露出一个讨好的笑,仿佛这样就能哄得娘亲多给他吃一口。

    刘双喜被他逗得心情大好,却也知道不能惯着他,又喂他喝了几勺温水,这才哄着他睡下。

    刘双喜抱着乐乐回屋子里放到床上,就听外面彩云同郑三娘说话,“小少爷睡了吗?前面来了位夫人,说是要见小姐。”

    郑三娘道:“刚刚睡下,双喜抱他进屋了。那人有没有说要进双喜有什么事儿?”

    彩云道:“说是在慈宁庵受了小姐朋友的恩惠,过来道谢,并打听一下恩人的来历。”

    郑三娘和章念真就明白,那位夫人就是抱着女儿在庵门前求救的女人,想不到她过后还能过来道谢,章念真本来也没指望她的谢,闻言道:“彩云姐姐去同她说一声,谢就不必了,让她回去好好照顾孩子就是。”

    彩云明白夫人说的刘双喜的朋友就是章念真了,闻言答应一声便退了出去,不久后带了一只篮子进来,将篮子放到章念真和郑三娘坐的桌前,笑道:“那位夫人临走时非要把这篮子鸡蛋留下来,还说她如今无力还钱,但一定会努力攒够钱还给小姐。”

    章念真掀开篮子上面盖着的布,看到里面一篮子用稻草碎隔开的鸡蛋,嘴角弯了弯,“她倒是有心了!”

    看起来这篮子鸡蛋让她的心情好了很多,刘双喜出来时看到她脸上的笑,心里松了口气,虽然刘双喜相信章家爹娘一定会给女儿做最好的打算,但她也怕章念真钻了牛角尖。

    又坐了会儿,瞧着天色不早,章念真起身告辞,临走时没忘把那篮子鸡蛋带上,对于一向身娇肉贵的她,这篮鸡蛋颇有些份量,章念真却固执地非要自己提着,不让丫鬟伸手。

    晚上,刘四喜从学堂回来,先去逗了逗刚刚睡醒的乐乐,每天这个时候都是乐乐最精神的时候,白天睡足了,这时候他就躺在床上扳着自己的小手玩儿。

    一见刘四喜回来就张着小手,嘴里发出只有他自己能懂的声音,刘四喜先去把外面穿的衣服换了,又洗了手和脸才过来抱乐乐,舅甥俩一搭一唱的说的无比热闹。

    刘双喜问刘四喜在学堂里都学了什么,刘四喜一样样说得明明白白,小家伙却不干了,伸手抓着刘四喜的脸,非要舅舅盯着他看才行。

    孩子的指甲长得快,在刘四喜嫩嫩的小脸上留下几道划痕,刘四喜却不介意,还笑言这是外甥同他亲近,怕他丢了给他抓几个记号。

    彩云从外面跑进来,“陈二少爷、赵八少爷都在外面,说是来喝酒的,让少爷出去见一见。”

    刘四喜抱着乐乐不松手,“告诉他们,本少爷不陪酒!”

    彩云没忍住,‘噗’的笑出声,之后应了声‘是’就往外走。想到那位赵府的姨夫人,刘双喜坐到床边,问刘四喜道:“你和那个赵八少爷关系如何?”

    刘四喜道:“也就那样吧,他那人心眼太多,总觉得少接触得好,也就陈礼还把他当成知己,哪天被人卖了还得帮着数钱。”

    刘双喜见刘四喜如此,放下一半的心,她也觉得有那样的娘,赵八少爷还是少接触为妙,既然刘四喜心里明白,她就不多劝了。

    不过,看不出来刘四喜这小子平时看着少根筋似的,心眼倒也不少。

    彩云出去不大工夫,就听前面传来喧哗,声音越来越大,乐乐好奇地朝外面看,刘四喜有些着恼,“定是那个陈礼闹事,我出去看看。”

    说着,刘四喜放下乐乐朝外面走去,刘双喜想要拦着他自己出去,乐乐身边又不能没人,喊了两声刘四喜没回头,刘双喜只能先顾乐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