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不好占太多便宜
    不多时,外面的声音不但没停反而更响,刘双喜正想着要不要把乐乐先送郑三娘那儿看会儿,她过去是拉架,还是揍人看情况再说。

    彩云从外面跑进来,“小姐,有人来闹事,您快去前面看看吧。”

    刘双喜把乐乐交给彩云,朝前院快步走去,到了前面就看到陈礼和刘四喜正同几个人争执,赵八少爷在身后皱着眉,样子像是有些犹豫。

    陈礼道:“你们这群哪来的混账东西?敢在临县闹事,也不打听打听爷爷是谁!”

    对面一共六个男人,最前面的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闻言撇着嘴笑道:“不就是陈奇瑞家的二儿子,你跟我横,你可知我是谁?我爹可是皇上亲封的巡抚大人,别说是你,就是你爹见了我都得恭敬着。”

    陈礼闻言皱了皱眉,“你爹是巡抚又咋的?还能管着我们了?我们这里可是归定北王管辖,你爹再大的官也管不着这块!还接掌定北王封地?也不怕风大闪了你舌头!”

    陈礼的话说完,没像平日一样得到大家的追捧,而是换来一阵沉默,尤其是赵八少爷,眼看着朝后退了两步,似要与陈礼拉开距离。

    陈礼因大家的态度环视一圈,将赵八表现看在眼里,便有些恼了,“赵八,你这是何意?”

    赵八少爷为难地咬了咬嘴唇,见众人的目光都随着陈礼的话落在自己身上,许久才有些艰难地道:“陈二少爷,常言道‘识实务者为俊杰’,这位是巡抚家的少爷,还是莫要得罪了。”

    陈礼便‘呵呵’冷笑两声:“赵八,原来你就是这种人啊,我这几年真是看走眼了,把你还当成个人了。”

    赵八也不恼,只是目光真诚地与陈礼对视,让陈礼一阵无力,面对他这样的目光,自己倒像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陈礼回头看了眼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四喜,“这是我和巡抚家少爷的事儿,你一边待着去。”

    刘四喜不满道:“这是在我家铺子,我往哪儿待着去?就算是巡抚家的少爷,也没有到别人家铺子撒野的。”

    陈礼盯着刘四喜看了几眼,似乎没想到看起来长得怂的刘四喜这时候竟然不肯爷们了,倒是让他因赵八产生的不快散去不少,对刘四喜笑了笑,“不躲开,待会儿磕了碰了可不许哭!”

    刘四喜大叫:“你们可给我手下有点准,不管是谁砸了我家店都得按价赔!”

    陈礼扔了一块银子给刘四喜,“先赔着!”

    刘四喜接过银子,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就你脑袋大!”

    陈礼瞪了刘四喜一眼,见刘双喜朝自己挤眉弄眼,一时不明白刘四喜想表达什么,还是眼睛抽筋了,气得刘四喜大骂陈礼是头猪,他就是想说待会儿砸了什么让巡抚家少爷赔,有那么难懂吗?

    对面的巡抚家少爷却忍不住笑出声,“陈礼,看你这人挺没脑子的,交的都是些狐朋狗友,想不到也交了个值得深交的朋友,不过就是默契倒是差了点。”

    陈礼朝巡抚家少爷扬了扬下巴,觉得他也不算太失败,虽然一直把赵八当成朋友是他失策了,可好歹刘四喜这块滚刀肉算他没看错,伸手搂住刘四喜的脖子,“怎么?羡慕了?”

    比刘四喜高了一头多的身高很有压迫感,刘四喜被他勒得哇哇大叫,想着要不要把人摔出去。

    巡抚家的少爷竟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是有些羡慕,这样在你位于劣势时还能站在你身边的朋友不好找,不如大家坐下来喝一杯如何?”

    “不打了?”刘四喜看了看手里的这块银子,最后还是有些艰难地还给了陈礼,虽然他爱银子,可该拿的拿,不该拿的也不好拿,就摔了那两个碗碟,待会儿从酒钱里扣好了,总不能占人家太多便宜。

    嗯,这顿要让巡抚家少爷请!

    巡抚家的少爷都示好了,陈礼也不是脑袋一热就分不清好歹的混蛋,让人把刚刚碰到地上的几个碗碟收拾了,又重新置办上一桌,巡抚家的少爷与他的几个朋友及陈礼和刘四喜几人围着桌子坐下,赵八在一旁却甚是尴尬,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朝着与他所想不同的方向发展。

    不是说定北王在京中回不来了,那位巡抚大人就是来接掌定北王的势力的?为何他的儿子却与陈礼坐到一个桌上喝酒了?任他脸皮再厚,经过刚刚的事情,他也不好再像从前一样与陈礼称兄道弟了。

    赵八在这里不知如何是好,却没人看他一眼。刘双喜瞧着这边事情戏剧化的转变了,没说什么便回了后院。

    既然打不起来,就让他们以年轻人的方式来解决好了,她一个女人还是安安心心地哄孩子好了。

    不过,四喜这小子真是让她刮目相看,倒是赵八少爷的模样瞧着有些可怜,显然是被那位巡抚家的少爷摆了一道,往后恐怕陈礼都不会把他当成朋友了。

    回到后院,郑三娘也听到声音过来了,小声同刘双喜道:“双喜,我刚刚听吃饭的客人闲聊,说是皇上派了位巡抚大人过来巡察咱们北地,看意思是有意要收回定北王的封地,你说往后咱们的日子还能像现在这样吗?”

    刘双喜心里也没数,若是云珞没出事,皇上怎么也不会做出这个决定,可她更不愿意相信云珞出事,唉,孩子他爹,你如今到底怎样了?好歹让人给捎个话啊。

    刘双喜夜里睡不着,起身到院子里对着空气喊:“出来!”

    影一犹豫着从房上跳到院中,刘双喜看着影一皱了皱眉,“怎么每次都是你?”比起闷葫芦似的影一,她更想和影二说说话。

    影一也很纠结,他也不想是他啊!可为何刘双喜一闹心了出来喊的都是他,无论他与影二怎么换班都不会喊错。

    刘双喜走回屋中,影一随后跟上,进到屋中离刘双喜远远的,刘双喜问:“那个巡抚是什么来头?真是来接掌你们王爷的封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