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孩子是我的,和男人无关!
    听到脚步声,章太妃却头也不回,在她身边的位素净美人将手搭在章太妃的手臂上,轻声道:“姨母,刘双喜回来了。”

    从这声‘姨母’,刘双喜猜出这位应该就是章念真口中所说的那位白莲花表姐,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果然很白!

    章太妃拍了拍解卉兰的纤手,慢慢转回身,刘双喜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保养合宜的中年贵妇,结果看到的却是一张看起来有些苍白显老的脸,看起来丈夫和长子战死的打击对她很大,如今小儿子又生死未卜,这位太妃心里可见有多苦。

    刘双喜心便先软了一半,抱着乐乐弯身给章太妃见礼,“民妇见过太妃。”

    章太妃嘴角向下,目光森冷地盯着刘双喜。刘双喜弯着身子,许久没听到章太妃让起的声音,就知道这章太妃不喜欢她,想要给她个下马威,刘双喜将之前的心软收回。既然章太妃不让她起身,她就不起了?怎么说她也是双喜快餐的主人,这里是她的家,她给章太妃见礼那是因为她是长辈,见礼是对她的尊重。

    放着别人的尊重不要,刘双喜还不愿惯着她呢。

    刘双喜抱着乐乐直起身,抬头对着章太妃笑了下,“太妃远道而来,想必舟车劳顿,我这就让人给太妃置办酒菜。”

    章太妃没想到刘双喜会不听吩咐就起身,微微怔了怔,心头便有怒火腾腾而起,“刘双喜,你好大的胆子。”

    刘双喜不解地看着章太妃,章太妃道:“本太妃问你,你是如何仗着美貌爬上王爷的床的?还有你生的这个孩子生父到底是谁?”

    刘双喜惊讶地微张着嘴,不敢相信如此粗鄙的话会是从一个太妃的口中说出,再看看章太妃身边眼中明显闪着幸灾乐祸的光的解卉兰,脸色一沉,“民妇敬重太妃是长辈,却不想太妃如此污蔑,既是如此也没什么好说的,太妃请吧!孩子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与任何男人都无关。”

    说完,刘双喜做了个送客的手势,让正准备再狠狠发落刘双喜的章太妃把要出口的话吞了回去,良久道:“你是在赶本太妃走?”

    刘双喜认真地点头,“正是!”

    章太妃气得险些撅过去,捂着心口拿手指着刘双喜,解卉兰赶忙过去给章太妃顺气儿,一边轻声呵斥刘双喜道:“你这女人怎会如此无理?太妃年纪大了,又是长辈,纵是说了什么你不爱听的话,你也不该如此顶撞。”

    刘双喜不由得点头,瞧着恼了都不大声说话的模样,果然就是那种长辈喜欢的温柔小花,难怪能得章太妃如此喜爱,非要娶回去做儿媳不可。

    可惜,刘双喜自认不是这种会委屈求全的性子,也不愿给这种小白花拿去做衬托,既然章太妃看不上她,已经认定她是仗着美貌,使着见不得人手段的女人,她说再多有用吗?总不能跟章太妃直接说,你儿子是我买回来生娃的工具?

    估计那么说了,章太妃直接真能撅过去。

    刘双喜抱着乐乐转身进屋,可把影一影二急坏了,他们自然是想要刘双喜好好的做他们的王妃,可太妃不喜欢这个儿媳,就喜欢柔弱的表小姐,王妃做不成王妃怎么办?

    要不为了王妃,把表小姐暗地里不柔弱的一面报告给太妃?虽然有些不道德,可他们真心拥护王妃啊。

    章太妃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越想越气,本来她是打算先难为一下刘双喜,让她知道太妃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王妃也不是她这种身份的人能肖想的,然后让她知难而退,主动提出不做王妃,只做个妾室就好。

    可刘双喜却不按着她的预想走,竟然敢给她甩脸子?这是仗着受宠,连她这个太妃都不放在眼里了?

    章太妃越想越气,对解卉兰道:“兰儿,你把心放在肚子里,这个王妃之位谁也别想抢走,这种连规矩都不懂的女人,即使生了孩子,姨母也不会让她进王府。”

    解卉兰皱着眉头苦恼地道:“可是表弟他……”

    “你表弟那里自有姨母做主!”

    虽然嘴上说着,章太妃心里也没底,与儿子的感情刚刚稳定了,可千万不能因为刘双喜而再生分了。可这样的女人做王妃……章太妃想到生死不知的儿子,觉得再看不上刘双喜这种只凭着美貌迷惑男人的女人,但毕竟她生了云家的后代,岂能流落民间?若万一云珞真不在了,好歹这也是定北王的唯一后人了。

    将章太妃犹疑不定的神色看在眼里,解卉兰眼神黯了黯,看来她该做些什么了。

    章太妃拂袖而去,临走之时看了影一影二一眼。虽然章太妃并不都认得影卫,但影一影二曾经在老定北王父子双双战死后,云珞便将他们派到章太妃身边保护过一段时日,章太妃对他们很熟悉,一看这两个影卫中的佼佼者都被派来保护刘双喜,就知道刘双喜在云珞心中的地位,心里又一阵泛酸,觉得好好的儿子被抢了。

    章太妃对影一影二道:“你们且随本太妃来。”

    影一影二犹豫,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刘双喜,按说除了云珞之外没人可以调动他们,可章太妃是云珞的亲娘。看看天色不晚,他们离开一阵也不会怎样吧?

    但与景礼擦肩而过之时,影一还是低声说了句:“保护好掌柜。”

    景礼手上拎着空着的食盒,刚刚从外面送餐回来,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可瞧章太妃的架式和她身后跟着的人,便隐隐有些猜测,对影一点了下头。

    得了景礼的承诺,影一影二放下心,前些时候暗地里也与景礼交过手,虽然都未尽全力,但景礼的功夫只在他们兄弟之上,不在他们兄弟之下,有他保护刘双喜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妥,只是……把王妃交给一个明显对她有着不纯洁心思的男人手里,这也是他们没保护好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